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95章:又出现了!
    翌日,坞堡楼阁。

    夏言看了一眼刚刚送到的“十人名单”,把纸张放在桌上,掩上门,打算装模作样先回一趟广舟城,然后通过系统,购买一些土产搬运回来,先正儿八经把准备工作做足了,总之绝壁不能凭空取出食材惹上麻烦。

    他尚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挥霍。

    当然了,今晚的“擂台”决战,某种意义上,与光明界的第二轮考核类似,由于没有事前公布题目,所以就非常讲究准备的多面性和选手自身的临场发挥。

    在夏言离去时,坞堡的某处。

    亚刊、颜先和‘一丈青’向恩,正在商议题目。

    向恩郑重取出一封信,并当着亚刊和颜先的面,将信封拆开。

    结果这是一封无字天书。

    将密信从总部带过来的向恩,都呆了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首领的意思是,应该是叫我们自行裁定。”

    颜先悠闲作派,半眯着眼,没睡醒的样子。

    亚刊瞟一眼过去:“上一届的决战主题,我记得是‘药膳’吧?”

    向恩补充道:“准确的说,是‘蘑菇’与‘药膳’。”

    “而且,题目是凯由大人下书指定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届,首领他似乎无暇分心和脱身,关注黑暗界新秀们……”

    闻言。

    亚刊、颜先都没搭腔,只是目光闪烁。

    这一两年,那位黑暗界领袖,‘入云龙’凯由,几乎处于闭死关的状态,恐怕除了他视若“亲女儿”培养的密拉,就没人知晓他在鼓捣些什么。

    向恩看似在自言自语,眼睛余光却时刻观察两人,见两人对此事保持沉默,内心不由的遗憾,没能借题发挥窃取那位大人的情报啊……

    屋内沉默片刻。

    亚刊目视颜先,缓缓地说:“你的意思呢?”

    颜先打了个哈欠,把桌上的无字书信拿起,塞到了亚刊的手上,而后头也不回地跨过门槛,“无字,无题。”

    嗯?

    亚刊盯着空白的信纸,沉凝的面容流露出一抹笑意,“原来‘无字天书’也是一种指示么?要是不了解你的家伙,还真就被你无赖卸锅的样子给欺骗了!”

    说完,把信纸又放回了桌上,并对有些愣神的‘一丈青’向恩说:

    “就这么干吧。”

    于是‘浪子’和‘爆炎厨师’先后离去,剩下向恩站在安静的屋子里,紧紧盯看信纸,内心反复琢磨两位大佬暗中的交锋。

    向恩良久才恍然喃喃地说:

    “颜先大人主动提出‘无字’,是担心亚刊大人掌控主导权,把题目引向有利于‘火工’发挥的方向吗?”

    “这两位大人,难得同时出面,同时出现在广舟城,这足可证明他们对参赛门徒的看重!”

    “谁都不想自己的门徒,在题目、方向,先天就弱势!”

    至于亚刊为何很轻松的就同意,这可能就是‘五虎星’间的默契和妥协吧。

    没必要在这些小事上吵嘴。

    何况,“无字无题”本身就是最大的公平,最完美的无限制。

    砰!

    向恩掩上门,打算安排今晚的工作去了,作为本届黑暗界“科举考试”明面上的主考官,兼任司仪的那个,她要忙到午夜。

    然而没走多远,向恩脚步忽地一顿,向坞堡小道上,一个身背“大砍刀”的身影盯去:

    “是他——”

    “雷恩!”

    视线飞快掠过这个人周身佩戴的“七把刀”,向恩眼中满是嫉恨。

    “他才来梁山泊多久,完全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罗歇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把他生平最得意的一套名兵名器,交给了这种无名小卒!”

    名叫雷恩的年轻选手,察觉到头顶廊桥上的不善目光,也停下来,抬头和向恩的视线对上。

    发现这个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子,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敬畏也就罢了。

    甚至于,在他望来的眼神中,向恩只看见了一种冷静、自信。

    这下,向恩更是暗暗咬牙,目送雷恩走远,突然心中一动:

    “我记得罗歇老不死,三番两次找凯由大人申请通行信物,不止一次进入冰魄洞窟寻找铸造材料。”

    “从他的行迹,和搬运材料的次数看,他真的只打造了一套厨具刀具吗?”

    内心产生了这么一个怀疑,要不是被考官工作拖住,向恩简直恨不得立刻飞回总部,当面找名匠罗歇质问。

    ……

    白天很快过去,夜幕降临。

    夜色下的‘堡中堡’,亦如昨日,底楼的大堂、天井,以及二楼和三楼,都挂满了灯笼,把这块区域照得亮如白昼。

    大概一百余人的选手,经过昨晚的淘汰选拔,到了今夜,只剩下最终十人。

    而这“十人名单”。

    夏言。

    杨义。

    雷恩。

    这三个绕过初赛,直接在今晚亮相的“保举”角色,自然备受看客们的关注和讨论,于是不需要什么主持人的热场,气氛在恰到的时间点,就已然白热化。

    “夏言,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他似乎是颜天王的门徒?”

    “杨义!我知道他!”

    “嘶,这样吗,一个火工天才,被亚刊大人从遥远的西北带回来,据说是个料理狂人,获得亚刊大人的技艺传授之后,又潜行修行有一段时日了,在今天才正式亮相吗?”

    “雷恩?这个名字……”

    提及雷恩,广舟当地以外的料理界人士,尤其是一向生冷不忌的黑暗众,故意加大音量讨论道:“哦,这个人,‘阳泉酒家’的叛徒,曾经也是广舟极为耀眼的天才,号称罗添大师的继承人,不过后来为了追求真正的大道,叛出师门,加入了黑暗料理界。”

    在喧嚣热闹的土楼中,有几批人,却在反复琢磨名单上一个名字。

    ‘东江菜馆’的韩姓东家,向盯紧名单的儿子韩武问道:

    “是他吗?”

    韩武铁塔一样的健硕躯体,明显抖了抖,“老爹,我也不知道啊!”

    他也是“十人名单”的一员,今夜要登台的选手。

    见儿子下意识流露出来的恐惧,说话的强调都变了,韩姓的中年人张张嘴:“你尽力就好,大不了四年后再来!”

    其实,对于《中华一番》世界中下层的民众而言,黑暗、光明的界限,有时候会很模糊。

    就比如眼下,这位老字号菜馆的东家,几乎半公开的,让儿子在光明界科举会场那落榜之后,紧接着就参加黑暗界的“擂台赛”。

    与此同时。

    “是他吗?”

    ‘魔女’芝琳盯看名单,纤细白皙的手指,捏得发白。

    “是他吗?”

    单雄嘴唇嗫嚅,可以说,他和芝琳,都是这个名字的直接受害人,因为其恐怖的发挥,只能眼睁睁看着晋升之路被人挥手截断。

    谁知道,今天晚上,换了一个会场,换了另一种的“科举”形式,这个带来噩梦和恐怖的名字……

    又双叒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