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64章:药倒
    实际上,夏言端给红龙女士的‘炖牛肉’,并不能用炖的烹调方式形容,而是实实在在的,冷吃、生牛肉。

    更具体说,这是《鞑靼牛肉》的变种。

    要知道,这道菜兼具血腥与野蛮的画风,从菜谱名的“鞑靼”二字就可知晓,直接指向了一种游牧民族,如果是在远月的教科书上或许会这样写,论鞑靼牛肉的起源与鞑靼人食用马肉的方式,是否存在关系。

    然而,《鞑靼牛肉》无论如何,都是很正统,很地道的欧罗巴料理。

    夏言只不过将食谱之中,对牛肉切丁切碎的处理,变成了横切,切片。

    至于混合了香草、罗勒叶、橄榄油、柠檬汁这一类的调味调汁处理,在任何西式洋食餐厅,都很常见,只不过呢这些调味汁因为「百变鱼籽」的缘故,变成了这个高级调味进阶的施法材料,所以才显得不同寻常起来。

    “这到底是……”红龙女士眼睛闪烁异彩。

    “你要的‘炖牛肉’。”夏言如此回答。

    “这不是我认识的‘炖牛肉’!”

    红龙女士略显烦躁的,扯了扯挂在脖子上的礼服蕾丝吊带,罩住她曼妙躯体的是一件露肩轻纱红色礼服,和她发色一样,鲜艳似火,此时因为微微流汗了,在发色、红礼服的映衬下,她肌肤宛若沾染了露珠的娇嫩花蕊。

    “嗯,的确不是过去猫屋菜单上的‘炖牛肉’,这是用我的方式做出来的,我习惯叫它‘卡帕奇欧’。”

    夏言则大大方方的,文明观球。

    女士,哦,应该说一位红龙老姑娘都不介意,他也没必要自己先很纯情的尬住。

    “很不舒服!”

    红龙女士试图把脖子的蕾丝环取下,无果后,语气显得更烦躁了,“这里,被卡住了,也让我想起了一些东西……”

    羞恼似乎又回到了眼瞳里,但一闪而逝。

    终究是存在无尽岁月的老古董了,红龙女士并没有冒然发火和迁怒,她反倒认为是自己的错,为什么呢,从一次次大破灭中都活下来的自己,心之湖照理说是波澜不惊,刚才享用食物,所看见的画面,对她而言,就像是无法控制神力,简单说就是失控了……

    控制不住精神。

    乃至灵魂,都一点点沉沦进去的错觉,所以红龙女士此刻凝视‘猫屋’新任店长的眼眸里,有着不加掩饰震惊:

    “这到底是……”

    又不禁反复的低念一句。

    喂!

    复读机!

    夏言好笑地举起双手:“女士,真就是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料理啊!”

    “我就是一名厨师。”

    “真的,有一个厨神志向的厨师而已!”

    闻言,红龙女士兴许是觉得自己反应也太激烈了,自己也跟着好笑自嘲:“就一口下去,我都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了。”

    她也没擦手指,而是毫不在意节操和矜持这种东西,舌头把手指上的汁水舔舐干净了,忽地开口道:

    “再来一片。”

    夏言愣了愣,旋即欣然地回答:“好,稍等!”

    嗤!

    又一次挥刀,又是一片轻薄如丝绸的牛肉片,被垫在洁白餐盘的底部,其它工序照旧。

    红龙女士身体微微前倾,眼眸紧盯。

    “好了。”

    还是刚刚的餐盘,一如既往的,被推到了客人面前。

    夏言专门向系统采买的“土产”,品质根本不用质疑,而跟上次补考时的腿肉不同,此次考虑到是生吃牛肉的形式,他不惜价钱,买了售价最高的牛里脊肉,于是展示在红龙女士眼中的薄薄牛肉片,质地细腻,流转光泽。

    加之一粒粒金黄色泽的鱼籽,星罗棋布,点缀在上面

    瞬间,红龙女士又“失控”了。

    眼眸迅速溢满了水雾。

    “我的……”

    “龙巢……”

    隐约又见到了那一座打上别人印记的巢穴。

    ……

    “店长?”

    “法师大人?”

    过一会,魔物少女阿蕾塔从淋浴间出来了,原来一身灰尘和泥土的少女,洗掉污垢,换上崭新的服务员女仆装,于是一个不用佩戴恶魔羊角装饰,并且是橘色头发、双马尾的可爱女仆,就活脱脱出现了。

    “我、我换完衣服了。”

    阿蕾塔到店面,发现给她温热食物的那位“法师”,人却不在。

    吧台位置,那位‘赤之女王’还在。

    只是,女士状态似乎不对劲。

    脸朝台面,整个人趴伏着,上半身几乎瘫软倒在上面的样子。

    阿蕾塔小心翼翼地接近,发现女士身体偶有一阵细小幅度的颤抖,见她不是昏厥昏迷什么的,暗自松口气:“还好,还好。”

    到底是“还好”什么,姑娘自己都不懂。

    她站了一阵。

    “唔!”

    这时,红龙女士似乎挣脱了某种禁锢,汗水淋漓,仰起了上半身,而后摇摇晃晃站起来,手扶在额头上,脸色红烫吓人,简直处于某种高烧状态般。

    阿蕾塔吃惊不已,目送这位女士离开,叮铃铃,店门被推开又自行关闭,挂在门后金属钉勾上的铃铛发出了悦耳声音。

    而身份尊贵的客人,前脚刚走,一个声音就从厨房传出:

    “人走了?”

    阿蕾塔回头,看见那位“法师”一边拿毛巾擦手,一边走回到灶台。

    她点点头,“走了。”

    “你呢,吃饱了吗?”

    没料到对方会这么和颜悦色的问自己,魔物少女微微脸红:“饱,饱了。”

    话音未落,肚子就很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噜”的低鸣。

    “正好,那位贵客东西没吃干净,因为不是普通食材,丢掉会很浪费,浪费可耻,我就给你继续做一模一样的‘牛肉料理’好了……”

    少女张张嘴,扭捏一会儿,还是打算拒绝并郑重感谢离开的时候,鼻子就嗅到了浓浓的鲜味,这是阿蕾塔过去一段流浪日子里,从未见过的美味珍馐。

    于是,又一位异世界的品尝者,被药倒了。

    叮铃铃!

    迷糊中,阿蕾塔听到了店门再次开启的声音。

    她隐约听到店长,与一个刚进来的客人,谈论什么“盟约”,那个新客人的语气颇为尊敬:

    “我主说,盟约不变,一切维持原样,她认可您就是‘猫屋’的继承人,新一代的店长。”

    说完,停顿一下,阿蕾塔感觉对方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只听红龙女士的仆从继续说道:

    “女士,将‘猫屋’以及里面的所有,视为自己的财产,值得守护的藏品。”

    “这个魔族少女,是阁下您新雇佣的侍从吗?”

    当店面发出一个“是”的利落回答,阿蕾塔就忽然感觉到身体外面覆盖了一层温热的保护膜。

    这是某种护体法术?她暗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