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50章:特殊‘通行证’
    击败才波朝阳,对于夏言来说,算是一个里程牌了,虽说有些讨巧的味道,把对手拉到了自己最为厉害、擅长的领域,可结果不会骗人,系统亦认可他此次的发挥。

    才波朝阳不久将奉上他的“赌注”,一种全新的异化食材。

    至于夏言,则在社团的会长办公室,盯着个人面板。

    【融合完成。】

    只听“叮”的一声。

    调味栏,那个「魔王鱼籽」模糊了一下,文字信息由此变成了「百变鱼籽」。

    夏言愣了一下,自己耗费5个闲置点数下去。

    就这?

    “「百变鱼籽」:脱胎于魔王工艺的百味大师艺能……”

    大师!!

    夏言敏锐捕捉到这个关键词汇,划重点,所谓的“大师艺能”,在他看来,无非是把一条道走到黑,在某一领域,处于非常领先的位置,世界范围内只有寥寥几人跟了上来,那是一种登高回望山间小径、人凄清的无敌寂寞啊。

    抓了抓下巴,夏言忽地严肃脸。

    他还不算真正的特级。

    还没通过任何形式的特级考核。

    这个“大师艺能”安排过来,夏言只感觉,份量太重,德不配位。

    在夏言打算先退出《食戟之灵》世界,去刷新任务面板时,一条系统信息跳出:

    【偏差值+3%。】

    嘶,夏言刚想点击登出选项的手,都微微抖了抖。

    这么一笔偏差值,从何而来?

    他沉吟。

    “应该是教育‘药哥’附赠的无误!”

    毕竟,再怎么说,才波朝阳也是食戟原著剧情里,幸平创真面对的最后一个BOSS角色,而如今呢,这个角色提前一整个学年被夏言击败,那么原著剧情大概率是面目全非的了。

    ‘药哥’才波朝阳也不会死揪幸平创真不放,亦或者说,才波朝阳把死揪的“目标”,经此一役,直接掉转到了夏言这里。

    一念及此。

    这3%的偏差值,也就显得合乎情理。

    “加上之前的1%,又累积4%的数值了。”

    偏差值,永远不嫌多的。

    能用来建设乐园。

    是他这个宿主,自由穿梭诸天美食世界的能量之源。

    下一条系统信息,接踵而至:

    【食戟、中华一番乐园,已初步整合完成。】

    【您可以消耗‘偏差值’(2%),向原住民角色派发特殊的登录‘通行证’。】

    夏言:“???”

    信息量太大,夏言人有点晕。

    原住民角色,无疑就是指两个主乐园世界,刘昴星、刘珂铃,或者幸平创真、薙切绘里奈这些人。

    登录通行证,那就更好理解了。

    不就是帐号么。

    所以,消耗2%的偏差值,就能给指定一名的土著角色,把帐号注册好并派发过去登录端口,纳入“玩家”的编制里?

    不,应该在“玩家”群体之中,在他这个头号玩家底下,另设一个原住民玩家的特殊编制。

    夏言开始琢磨了:

    “首先,《中华一番》世界,水太深,例如刘昴星这种究极挂中挂的猪脚,绝壁不能投放到《食戟之灵》里,否则就是一辆推土机,粉碎机器,没一年,恐怕薙切仙左卫门都完蛋了。”

    “相反的,如果把幸平创真投放到《中华一番》乐园,破坏力大减,即便他的‘药王流’食谱在另一个世界依然强横,可一山更比一山高,根本不必担心他在短时间内把这个世界副本打穿了……”

    两个主乐园,直接对比的话。

    食戟世界水不够深,夏言就连普通玩家都不敢投放,要小心翼翼呵护这方净土,何况是那些本就有气运、身怀氪金外挂的土著角色们。

    水深,好处还是很明显的,最起码包容性、容纳性,足够的强!

    “那么问题来了。”

    “这第一个‘通行证’,该派发给谁?”

    而且,要消耗2%偏差值!

    夏言吸口气,暗暗心疼,但新功能么他总得尝试一下,而从他本身的立场来说,他也对食戟土著们降临《中华一番》,会产生怎样有趣的故事,也是倍感期待和好奇的。

    只是‘通行证’价值不低,因此夏言严重觉得名额这块,要百倍慎重的选取才行。

    ……

    薙切家宅。

    “大小姐!”新户绯沙子站在紧闭大门的料理室外,通过门口的通讯对讲机,向里面的薙切绘里奈传话.

    “新鲜的龙虾,送到了。”

    “进来!”

    新户绯沙子见电子锁亮起绿灯,轻轻一推门,推着水产车进屋。

    宽敞的料理室里,平日因为练习,显得杂乱的厨台,此时一张张却出奇的整齐,根本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而正相反,料理室中央,摆了一口炭炉,通红的烤网上,演绎着‘残酷烧’。

    正被炙烤的,当然是龙虾。

    在旁边的小餐桌上,有几条烤好的龙虾已经凉掉,同样的,虾头与赤味噌熬煮的‘面豉汤’,也是一锅一锅放置在那无人理会。

    类似的练习场面,就是薙切家料理室的常态。

    只是,以新户绯沙子的视角,发现从一年前开始,自己侍奉的这位大小姐,她所钻研和费心求解的菜品、食谱,不知不觉间,就打上了一个人的浓厚印记!

    “该死——”

    “那种‘橙红色的寒天’,怎样在餐盘上,拟造?”

    研究两天也没一点头绪,薙切绘里奈终于压抑不住烦躁,手中的刀子,把烤网上刚刚烤熟的龙虾,刺了个对穿。

    新户绯沙子却无丝毫惊诧,心平气和的开解说:“大小姐,就如总帅、堂岛总长他们所说,这是那个人的食谱,也只有他,才能展示并演绎。”

    “你看,那位铃木讲师,不也是失败了吗。”

    “对了,那位讲师似乎遭到了不小的打击,两天前就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总帅对这件事,一直很沉默,远月董事局其他人同样非常安静,似乎一致选择了冷处理。”

    薙切绘里奈也根本没在意‘铃木讲师’消失这回事,摆摆手。

    “我不是烦躁找不到答案。”

    “而是……”少女咬着下唇,满脸不甘心地说,“总感觉,被他甩的越来越远了,再这样下去,连他背影都快看不见了。”

    “绯沙子,你看。”

    “他在课堂上,反手就‘教育’了那位讲师,而司瑛士前面才被讲师教育。”

    “试想,如果他愿意的话,随时都能取走‘首席’的名号!”

    新户绯沙子听到这,微微一笑。

    “是啊!”

    “可他很克制,或者说,对‘首席’的位置,表现得兴趣缺缺,说不定那个人的目光,已经离开了远月校园呢?”

    薙切绘里奈重重地点头:“事实就是这样!他已经不在意校内的任何成绩了,所以我才说,再这样下去,连他的背影都快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