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47章:橙红色的寒天
    之所以叫“面豉”,还是因为味噌。

    这是一种用黄豆制作的特殊食物,调味料,霓虹人认为这是汤品的必备材料,所以味噌汤在岛国从不缺席,哪怕是怀石或其它宴席菜。

    夏言倒是想用其它材料,但课堂上,这张厨台,也就那么些常用的东西,因地制宜的,用手头上可用的食材,烹煮出漂亮的菜品,这同样非常突显主厨的功力。

    实际上呢,在活烤龙虾以外,额外熬煮一锅‘龙虾面豉汤’,是夏言觉得不够稳,不够苟。

    他不确定才波朝阳的能力界限。

    假如,才波朝阳能再现他活烤龙虾的厨艺,包括他劈下的,那究极一刀呢?

    如此一来,加一道保险杠,势在必行啊。

    活烤。

    包括‘火候’和‘刀功’。

    在夏言手上,是「一口锅」和「七星破军迅切开」齐头并进。

    眼下的面豉汤,却更复杂了,在以上两种进阶的基础上,夏言用味噌、云丹、味淋和木鱼花这些素材,相当于把他至今尚不能完全掌控的「跳脱之风」,也一块放到呆会要呈上的餐盘上,构成他菜品的一环!

    哼哼。

    一身工艺,技术。

    就连本人都无法掌控「跳脱之风」都下去了。

    你怎么“复制”?

    但夏言依然觉得有所欠缺,怀抱慎重念头一遍遍的,自我检视:

    “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还有什么可以添加的‘佐料’?必须要做一次史无前例的大餐,迎接‘药哥’,哪怕不是为了别致的见面礼,为了大型任务的奖励,我也要……”

    片刻后,课堂烹调临近尾声。

    一个大餐盘上,先放了未劈开、去掉虾头的龙虾身体。

    “咔”的停火,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龙虾头面豉汤。

    两道白色的烟柱,分别从虾身、虾头的料理,直直地上升,却共同释放着汹涌的鲜美气旋。

    “完成了!”

    夏言看看摆在一块的炭烤龙虾、面豉汤。

    呼……

    够了……吧?

    于是他抓起刚刚的厨刀,“噗哧”一下,再把烤熟的虾身,一刀劈落,一分为二,本来两道大小差不多的白色烟柱,因为这一刀的处理,那积蓄在虾壳内的雾气,骤然间风起云涌。

    呼啦。

    距离厨台最近的司瑛士、才波朝阳,就感觉到一股宛若实质的鲜美气浪,从他们身侧一刮而去。

    夏言放下刀,对“讲师”笑了笑:

    “你是先尝尝看,还是这就动手,尾随我,做出我的料理?”

    ‘铃木苍马’讲师:“……”

    面庞显而易见抽搐了一下。

    残酷烧,活烤龙虾。

    简单吗?食谱根本毫无复杂性可言,难度更是摆在台面上,普通人,普通的渔民,都能轻轻松松做出来。

    可是!

    “那一刀”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啊?!

    “相信大家跟我抱有同样的疑问,夏言同学的刀功处理,似乎非常特殊啊。”表情不免显得僵硬,笑容也没了此前的从容自若。

    才波朝阳嘀的,按下遥控器,屏幕上,又回放着刚刚的烹调录像。

    画面定格在,夏言劈斩虾头处。

    下一个停顿点。

    是夏言挥下第二刀,将虾身一分为二时。

    这两个片段,反复的看,不止才波朝阳在看,连同大礼堂在内的所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试图捕捉刀光的轨迹。

    “……”

    无言的沉默。

    简直就是雾里看花的感觉。

    无论怎么看,视野,眼睛,都获得一片白茫茫的讯息。

    才波朝阳吸足了气,看向摆在同一个盘子上的‘龙虾头面豉汤’:“相比之下,这道虾头浓汤,材料,工艺,很是一目了然。”

    换作平时,比如刚刚对司瑛士,才波朝阳直接就开始烹调了,在看懂看透别人食谱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理解,加入他智慧的闪光点,从而用尾随的方式,做出比原版更加厉害的菜品。

    只不过。

    当下,才波朝阳突然失却了直接上手的信心。

    “我决定先吃吃看。”他如此回答夏言。

    “请——”

    夏言耸肩,侧步退开,把位置让出来。

    才波朝阳站在厨台前。

    一分为二的烤龙虾,那劈开的虾壳内,是雪白细腻,表面嗞嗞浮动汁水的虾肉。

    而汤锅里,虾头被浓汤覆盖。

    “龙虾二吃吗?”

    才波朝阳先拾起筷子,吃红色壳子里的虾肉。

    嗞!

    滚烫的一块白肉,与舌尖接触,鲜美瞬间就炸裂开来。

    他突然流汗了。

    和司瑛士品尝他‘柑橘’复制改良化的菜品时,大抵相似的表情,反应。

    就好像情景再现,只是流汗的,变成了才波朝阳自己。

    倒不是说这份活烤龙虾的鲜美,有多么浓郁,有多么惊人,“第一口”就把他防御击溃的程度。

    而是……

    “为什么啊!”

    忍不住的,再夹断一块虾肉送进嘴,才波朝阳却被舌尖上扩散开来的“冰冷”,弄得激灵灵打了个颤。

    试想。

    新鲜出炉,还很滚烫的活烤虾肉,夹藏着“冰鲜”,俨如刚从急冻冷库取出的口感!

    滚烫,冰鲜。

    截然不同的方向,无比矛盾的味道。

    却在一块虾肉上,共同演绎精彩!

    “轰隆——”

    才波朝阳看见了,礼堂上空的穹顶,突然间被掀开了,屋顶消失,天幕也接着被一层橙红色所取代,呼呼寒风就在这样的幕布下,一阵阵吹刮,一阵阵呼啸。

    “这是……”

    “橙红色的寒天?”

    此刻才波朝阳的口腔里,阴阳交汇,寒热碰撞、融合。

    而鲜美,居然是两种矛盾口感与味道的,那一条无比突显,堪称楚河汉界的分界线。

    冷热交加。

    两团气流在他口腔里角逐。

    这条分界线,也随扭曲变化的气团、势力,变幻不定,难以捉摸!

    才波朝阳懵了,大写的懵逼脸。

    这……

    怎么还原?怎么复制?

    叫他如何去尾随和追逐啊?

    他的“复制”才能,第一,是建立在收集厨具上,获取别人的核心工艺;第二,就是依靠不俗的眼力,经验,追逐一个厨师在他餐盘上所构筑出来的世界,那料理世界的本质……

    然而。

    此时此刻,口腔里冷的、热的,无形之物,交汇形成的——

    ‘橙红色的寒天’。

    根本无从下手!无法看透!

    才波朝阳的额头上,汗液不停渗流。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什么鬼厨艺!”

    以他的特级底子,过去,就没碰见过看不清下级厨师餐盘构造的情况。

    才波朝阳有点心慌。

    忽地,他眼前浮现前些天,和养父城一郎见面时的对话。

    “那个学生,我都看不懂,看不清。”

    “如果还妄想以自己独特的‘复制’,去杀人诛心,我劝你……”

    一意孤行的才波朝阳,现在深刻的感受到了,悔恨这种心情。

    “喂!”

    这时,耳朵听到那个怪物学员的招待言语:

    “别停下啊,我的‘龙虾二吃’,单独吃一道,根本不可能看见完整的风景。”

    “想吃透我料理的‘本质’,就要吃干净,尝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