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46章:残酷烧(下)
    残酷烧。

    通俗了讲,无非就是将活物放在火上烤熟,而在鱼市码头或者主打海鲜的餐厅,生烤龙虾什么的,其实并不算罕见。

    重点还是“残酷”二字!

    活烤!

    “在火焰的淬炼中,造就美味吗?”司瑛士竟从失利走了出来,想想也不奇怪,他没夏言那么多复杂的心思,不过是一次课堂上课代表般的演绎,被老师教育也就教育了。

    化名‘铃木苍马’的才波朝阳,则紧紧盯住夏言手上的刀刃。

    这把刀,将活虾,抵死在通红的烤网上。

    哪怕肢钳有所挣扎,这条活着的异化‘伊势海老’,也还是被固定在那,一动不动。

    没几分钟。

    大龙虾体表的,暗红色有浓重金属感的甲壳,向人们熟悉的煮透颜色转变,赤红色,灿烂,煞是好看。

    “这样的活烤龙虾……”

    才波朝阳目光闪烁。

    “不管是事前,劈开龙虾,将一分为二的龙虾放在炭火上烤,或者烤熟了才劈开,你终究要挥下厨刀,展示你最核心的工艺——”

    他心里,有一份愕然,想不到自己的图谋这么快实现了。

    来到远月。

    找到那个疑似完成‘异化大白鲟’事先处理的家伙,所为的,不就是对那种刀功技艺,一窥究竟吗?

    远月官方发布的小视频,才波朝阳不止看了一遍,有些关键处,他反复看,反复的琢磨。

    比如,破腹取卵的水台,薙切仙左卫门走上去前,没人打扫和清洁,竟不见一滴血液,不见任何污浊。

    比如,台子侧旁的大水池,灯光耀眼。

    里面蓄养的‘百岁大白鲟’,在灯光照到的池底,那条异化的大鱼,身影矫健,根本不像是刚刚经过了一次产卵手术。

    略微愕然后就是一抹热切,狂喜。

    “那把刀!”

    才波朝阳眼睛里,满是收藏家一般,看见奇珍异品的火热。

    却说夏言这。

    他心知自己这位“课代表”的演绎,其实是在和才波朝阳,进行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系统,现在符合‘猎杀的号角响起了’这个任务的食戟前置条件吗?”

    任由着龙虾在炭火上烧,夏言跟脑袋深处的东西,谨慎交流。

    “食戟规则,一是双方选手就位,二是奇数的评审阵容,三是对等的食戟赌注(条件),对观众、场地或者食戟形式这些,并无具体要求。”

    选手,早已经就位。

    至于评审阵容。

    夏言看了看自己,再瞧瞧同在礼堂舞台上的司瑛士、才波朝阳,嘴角微微翘着。

    正好3人,奇数。

    “选手”充当评审,并不算违规,相反,彼此互相品尝,互相点评,由败北方说出我输了这样的话,才更显得残酷,杀人诛心。

    最后,就是对等的食戟赌注。

    “铃木讲师,我们玩个小游戏怎样?”夏言一咳嗽,直接就说了。

    “哦?”

    “我们先后呈上菜品,而讲师你又要跟从我做出一模一样的菜品,有了这些基础规则,所以,此时此刻,不像是架好了擂台吗?赢家么,总得有点彩头,这样课堂也才更有趣更让人印象深刻啊……”

    才波朝阳却由从容不迫的言语中,听出“规则”、“擂台”这些词语上,微妙的咬字。

    再迎上那一双眼睛。

    两者目光,彼此在半空撞上。

    有种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懂了!

    才波朝阳目中满是笑意,一种得逞的狡诈:“那么,我赢了,就把你最爱用的厨刀,转手赠予我。”

    那边点点头:

    “我赢了,就把你最心目中,所拥有的,最珍贵的食材,给我一对。”

    这话,听得才波朝阳微微眯眼。

    上午,电梯间,初会面时那句“我认识你”这句话,忽地又回响在脑中。

    此时再听这句意有所指的话。

    他果然知道我吗……

    知道我手上,有宝物级的异化龙虾……

    才波朝阳没来由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身上披着的“猎人”衣服,有点不对劲了。

    两人间的对话,经过礼堂广播传开,哪怕一些反应迟钝的学生,都嗅到了突然高涨的硝烟味、火药味。

    “这两个人……”

    “咦,怪物学员和铃木讲师,之前认识吗?”

    “岂止认识,我看是对头!死敌!”

    场下,一片窃窃私语。

    十杰所在区域。

    一色慧、久我照纪、薙切绘里奈面面相觑。

    “一色,你和夏言君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他有什么朋友,有什么敌人,应该最了解不过吧?”绘里奈缓缓地问。

    “呃……”

    一色慧挠头:“他这个人,有什么目标,永远放心里不会说出来,就好比与睿山一战,也是突然决定了的,我之前还担心他会不会选我,啊哈哈哈哈!”

    而在以远月总帅领衔的嘉宾席。

    “总帅!”堂岛银向薙切仙左卫门,投去一记凛然的眼神。

    “嗯!”

    薙切仙左卫门重重点头,“这堂课结束后,尽快查清这位铃木讲师的背景,真实身份。”

    礼堂场馆的阴影角落。

    幸平城一郎静静站着,听到了养子才波朝阳,在台上,与“猎物”彼此交换了赌注、条件,就一阵低笑摇头。

    “朝阳,哪怕你赢了,拿到了他常用的厨刀,也不可能得到什么——”

    视野中,似乎又有一记刀光,劈开混沌并斩落。

    那道背影,就在刀光中凝立。

    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正在有「修罗」之名的传说厨师,又不禁回味那种看不懂的刀术之时,安静了有几分钟的礼堂,广播里,传出来夏言的声音:

    “好了——”

    于是。

    才波朝阳第一时间,看向烤网上,被烤到色彩艳丽的龙虾。

    只是,看见夏言把龙虾夹放到托盘上,挥刀一劈,竟把虾头整齐的割下来,没有动肉质最丰美的虾身,就拿着虾头,转而放进去另一口锅子。

    赤味噌,木鱼花。

    云丹(海胆),味淋。

    所用的材料,才波朝阳一味一味念出,与此同时,礼堂屏幕上也在实时播放着。

    见到虾头,最终与这些材料,同在一口锅里,熬煮。

    “面豉汤?”

    “确切的说,是虾头为主材料,煮成的龙虾面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