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43章:特殊的‘食戟’
    “终于见面了啊——”

    化名为‘铃木苍马’,成为远月临时教师的才波朝阳,目不斜视,就看着电梯楼层数字在闪,嘴中突然这么笑说了一句。

    然后,才波朝阳嘴角微微翘起,等候旁边这个[新笔趣阁 www.xxbiquge.xyz]“怪物”学员的反应。

    依照正常情况,凭空冒出这么一个人,对你说终于见面、久违了的这样的话,那张脸一定是写满了惊讶吧?

    可实际情况根本不在才波朝阳掌控中。

    “怪物”学员和他保持一致,也在目视电梯楼层的数字,似乎没听到他低笑的招呼,侧脸上就没反应。

    叮!

    电梯很快降落至底层,门口打开,穿远月学生制服的学员,往门外跨出去一步,旋即停下,忽地回头向电梯内的‘铃木苍马’说:

    “我认识你。”

    说完就走掉了,不给‘铃木苍马’追问的机会。

    “……”

    才波朝阳愣站片刻,才吸足了气,在安静的教学楼里、无人电梯中,也不再掩饰什么,脸上泛起了惊疑,喃喃复述:“认识我?”

    看看电梯反光墙壁上,自己的全身影像。

    不应该啊。

    现在的他,就是很日常的装扮,和他以‘深夜料理人’形象登场时,截然不同的气质,哪怕把他前后的形象摆在一块对比,都不可能得出这是同一个人的结论。

    “远月内,应该没有人能这么肯定我的身份,哪怕是堂岛银、薙切仙左卫门。”才波朝阳思索至此,脸色忽然转为怪异。

    或许,是那个怪物学员,用他自己的方式做了回应?

    我说终于见面。

    他也以搞怪、恶趣味的想法,说认识你这样的话?

    反正无论如何,才波朝阳并不会因为一个在校生别致的招呼礼,弄得心慌意乱,仓惶逃离远月。

    只是这次招呼、见面,足够印象深刻的!

    “他叫夏言么?”

    才波朝阳反复嚼念这一个名字。

    ……

    走出教学楼,夏言有点无语。

    擦,怎么原著里缠上‘药王’幸平创真的剧情和戏码,如今却在他这个时空外来者身上发生了?

    如果记忆没出偏差的话,他记得‘药哥’才波朝阳,以远月临时教师身份混入远月,也是很后面的狗血戏码了,才波朝阳这么做,无非就是主动找到幸平创真食戟,要把幸平创真从还没坐热的第一席位置,踢下来,从而证明自己是最强这件事。

    对于“最强”这件事,才波朝阳表现得很执着。

    仔细想想他狗血的身世,夏言倒也能理解。

    薙切蓟的私生子。

    被才波城一郎抱养。

    养父兼师傅那,还有一个正牌儿子,所以才波朝阳才心有执念,必须证明自己的出色。

    问题来了,我是怎么被他“盯上”了的?

    夏言暗暗想。

    莫不是破坏了他,前阵子声势浩大的‘异化龙虾烹调祭典’,搞得这家伙灰头土脸,草草收尾……

    这样一想,夏言顿时脊背生寒,卧槽,这仇恨值直接就MAX了。

    也无怪乎原著里的戏码提前一整个学年上演,然后才波朝阳找过来的直接目标,还从原版猪脚,替换成了他!

    嘟嘟。

    这时,口袋里响起了来电铃声。

    “喂?”

    “啊,夏言君,总帅办公室来通知了,下午有一堂异化食材指导教育课,是公共大课,除了今年的一年级新生,所有二年生、三年生必须到场,包括我们十杰,我通知你就是害怕你又躲进研究所别墅,晚上才见人……”一色慧苦笑说。

    夏言敏锐察觉到了什么:“谁是授课讲师?”

    “总帅是名义上的教授,可是研究所那几位也会出面的吧,哦哦,对了远月临时外聘的几位强力教员,到时候肯定也会参与实际的烹调指导……”

    “因为是第一次授课,公开课,校外人员肯定会挤爆旁听席的,你注意一下身为第九席的言行就好,可别在镜头上掉节操了……”

    下午2点多。

    远月的大礼堂。

    因为校内校外人员众多,一般的大教室都不够用了,于是校方不得不启用礼堂,在二年生、三年生就座的席区外,还有大片的旁听座椅。

    属于十杰的十张椅子,摆在所有学生席位之前,毗邻教授们就座的嘉宾席。

    夏言找到自己那张“第九席”的椅子坐下,在众多审视、好奇目光之中,察觉到了一双饱含深意的眸子,他迎头看过去,对上教授教员席位上,一个显得非常年轻的面孔。

    第十席的薙切绘里奈也刚刚坐下,皱皱眉:“是铃木讲师?夏言君,他看你的眼神,有种危险感。”

    夏言好笑:“那我看他的眼神呢?像不像是猎人看待猎物?”

    薙切绘里奈瞪过来:“什么猎人和猎物呀,这位铃木讲师,是爷爷亲自拍板决定应聘下来的,薪酬待遇这些很夸张,地位直追那些特聘教授。”

    顿一顿,薙切绘里奈接着压低了声音:

    “我也看过他的面试烹调录像。”

    “爷爷也说,这是一个真正的特级厨师,不到20岁,虽然还不知道他师从何人,具体在国外什么地方磨练的手艺,但这份实力,足够让远月在履历、身份资料收集完成前,打破规则招聘他!

    夏言有槽吐不得。

    他很想说,这就是‘修罗’才波城一郎的得意门生,流派的大弟子。

    课堂准时进行,这些天远月的特殊研究所,也把烹调手册的几个小篇章编纂出来了,于是就以罗兰·夏佩尔担当理论那部分的讲师。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剩下来的一小时,就是实操课堂。

    “下面,欢迎‘铃木苍马’讲师登台——”

    薙切仙左卫门用沉凝的声调,介绍这位年轻的教员:“这是我们远月新聘的强力教员,在异化食材烹调这块,经验丰富,足够撑起这堂课的后半部分。”

    大礼堂满满的窃窃私语声。

    就在众多异样目光中,年轻的‘铃木苍马’登台了,站在一张厨台里对着场下微笑:

    “我需要两位助手,助教。”

    “麻烦夏言、司瑛士同学了。”

    被这位实操课教员点名的两人,同时起立,走到了厨台近前。

    化名‘铃木苍马’的才波朝阳,目视台下:

    “站在我身旁的这两位,应当就是这所学园,最强的二人,大家对我的话有异议吗?”

    顿时,台下一片寂静。

    不说二年生,那些三年生,有资格冲击毕业成绩,或者正在默默积蓄实力的,都不禁暗暗点头。

    无论如何,台上的两名学员,是公认的不可招惹。

    “我的授课比较特殊。”

    只听那位特聘讲师继续说:“我指导两位学生处理食材,然后,烹调环节就交给他们,由他们自由发挥,我最后再依照他们的菜品、食谱,做出和呈上一模一样的一道菜,由他们前后对比,自己说出不同。”

    “当然!”

    “相同的一道菜,由不同的厨师做出来,品质肯定有高低、优劣之分!”

    这句话一说,远月大礼堂瞬间鸦雀无声。

    十杰席位。

    一色慧张张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久我照纪已经大感纳闷开口:“我怎么觉得,这个铃木讲师,要搞事情?”

    小林龙胆认同的点头:“把最能代表我们远月学子的两人,都叫上去了,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的特殊授课,是尾随,做出一模一样的菜品,还叫司、夏言君他们自己吃出不同,品鉴优劣……”

    “杀人诛心!”一色慧莫名吐出个中文词语。

    “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夏言君曾经手写出来,并跟我郑重解释了……”

    研究所众人和薙切仙左卫门就座的区域。

    堂岛银、四宫小次郎错愕相视,而后看向了表情深沉的薙切仙左卫门,谁知这位远月总帅根本没解释什么,只说了一句:“看罢。”

    大礼堂的角落,才波城一郎则表现得很安静。

    时间退回到大约两天前。

    才波朝阳,才波城一郎,这对养父与养子,在研究所别墅后方的荒野,静悄悄见面了。

    “离开吧,远月不是你可以兴风作浪的地方。”才波城一郎说。

    “我是找个人而已。”

    手插在裤袋里,才波朝阳面对曾经的养父、师傅。

    “这个小小的任性,您可以容忍的对吧?我对‘宝物食材第一调理人’的名号,其实看得很重,要不是那个人,或许这个名号已经被公众安排到我头上,而就是一个小时的差距,让我永远失去了如此殊荣……”

    面对面,近距离的,看到养子不做丝毫掩饰的锐利眼神,那里面写满了的冷冽。

    才波城一郎叹气:“猎物,猎人,身份存在掉转的可能性!”

    “那个学生,我都看不懂,看不清。”

    “如果还妄想以自己独特的‘复制’才能,去杀人诛心,我劝你……”

    “哼!”

    才波朝阳背过身:“这才是我的最强‘武器’!”

    “用这个去取得漂亮的胜仗,不是应该的吗?”

    对养子背身而去的影子,才波城一郎张嘴,很想说,你所瞄准的目标,很可能同样拥有‘复制’的才能,甚至把薙切仙左卫门这个魔王的工艺都窃取而去,转化成了自己的东西。

    ……

    视角转回大礼堂。

    ‘铃木苍马’指着工作人员送上台的课堂指导食材:

    “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