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39章:肉+肉
    实际上,在四宫主动停掉自己的烹调,全神贯注看“对手”的挥刀之后,本来好端端,该严肃就严肃,选手本身也非常认真的交流会,就整个歪掉了,不对劲了。

    半小时后。

    夏言,四宫小次郎,都把自己的菜品,呈到了以堂岛银领衔的熟人评审面前。

    四宫的菜品,当然就是很经典很精致的西餐牛排。

    此前样貌丑陋的‘羊肚菌’,赫然在他的餐盘上消失了,变成了一滩浇洒在牛排肉上面的蘑菇浓汁,呈现出酱油的色泽,却远比酱油来得清亮透澈。

    咦。

    夏言观察到了一些与普通牛排的不同之处。

    牛肉,还是一整块未经切割。

    可是朝上的一面,不见丝毫香煎过的痕迹,也没什么全熟、几成熟牛排的说法。

    “炖?不是煎?”夏言指了指汁水超多的餐盘,惊诧问出。

    四宫将餐盘放下,用一种相当奇怪,似乎在看元凶的眼神,瞟过来:

    “我原本的食谱,是‘煎’没错。”

    “但我刚刚为了理解、看懂你的‘直切’,停火了,再续上的话,火候不好控制,我怕出现瑕疵,因而选择了更为合理和稳妥的烹调法。”

    说着,嘴角微翘。

    这位法餐大厨、十年前毕业的首席,语气始终平淡,对自己半途中化用另一种料理技法,成功续接自己必杀食谱这件事,丝毫不炫耀。

    “从经典的牛排搭蘑菇浓汁,变成了‘法式浓汁烩牛肉’吗?”

    堂岛银等人的惊诧,也没比夏言少了。

    罗兰·夏佩尔最有立场发表权威性的评论,他直摇头,眸色深沉:

    “在法餐里,炖和煎,区别太大了!”

    “就挑烹煮牛肉这块说,我只听说过‘法式白汁烩小牛肉’,却没见过任何法餐主厨拿一整块牛排肉去烩煮的!”

    夏言暗暗吐槽不已。

    又岂止在法餐,或者说,在所有的烹饪领域,‘炖煮’和‘香煎’是方向截然不同的料理形式啊——

    幸平城一郎笑呵呵,和善发言说:

    “最起码,四宫已经展示了这个可能不是吗,他端上来的牛肉料理,色香味,挑不出毛病,具体味道怎样,就用我们的舌头去仔细品鉴好了!”

    他率先取了一张小餐碟,递向了四宫:“先给我切一块好了,让我先来——!”

    “站住,城一郎!”

    堂岛银脱线的大喊道:“还是我先来吧!”

    “让我这个远月连锁酒店的总料理长,看看四宫在巴黎呆了这么些年,究竟取得了怎样的进步……我要在他的料理世界,亲自目睹!好好观察!”

    他也迅速递出了洁白色的餐碟。

    其余评审也不甘落后,叮叮叮,一时间屋子里全是餐盘和刀叉碰撞的清脆声音。

    毕竟,这是一位名厨在重要食戟上才可能展示的「必杀」,不是校园必杀,而是真真正正的,特级厨师的秘密武器,不轻易示人,日常生活里有钱都吃不到。

    四宫却没搭理评审,而是拿牛排刀,切下了一角,放进餐碟,竟把这第一份食物递给了夏言:

    “吃吃看吧。”

    夏言接过餐碟,放在手旁,然后也拿了个同样的碟子,取银勺,舀了几勺子的鱼子酱到碟子里,作为回应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鱼子酱’,味道虽不能跟宝物食材比,可美味程度么,我觉得应该会让四宫前辈你的舌头……”

    顿一顿,夏言笑了,把到嘴边的措辞,临时改成了另一句:

    “它。”

    “将俘虏你的舌头!”

    四宫闻言一怔,失笑摇摇头:“这就是总帅经常挂在嘴上的‘气魄’吗?很好!”

    于是,也接下餐碟,四宫握住了一把勺子。

    夏言同样在面对一个餐碟。

    上面有四宫备好的干净叉子,他动手,轻轻向碟子中央的牛排肉刺下去,因为这一下子翻滚出来的浓厚汁液,瞳孔微微收缩了。

    这么多的汁水,确实是‘炖煮’才该有的丰美。

    香煎,做不到这种程度!

    手上再稍微用力。

    “嗤!”

    犹如刺穿了一朵柔软的云,叉子刺在了盘底,听着一声脆响,夏言感觉心脏都紧跟着颤动了:“这么短的烹调时间,却能煮到这么透吗?”

    将在叉子上的肉块,送到了嘴巴前。

    肉在视野里……震颤、摇晃!

    “这要煮到多么轻软啊?!”

    夏言刚丢进口腔,牙齿、舌头还没去挤压撕咬牛排肉,一股‘羊肚菌’的风味就哗啦啦冲上他脑腔。

    不禁沉醉在“第一口”的惊艳里,闭上了眼睛去享受。

    此刻。

    他就感觉自己躺在柔软翠绿的草坪上,脚底不远处,就是防波堤,再下去就是一条波光粼粼银白色的溪流,看着天空飘过的云朵……

    “咔呲——”

    当他终于用牙齿去咬,用舌头,将肉块死死抵在了上颚时。

    林地画风蓦地一变!

    蘑菇!

    到处都是蘑菇!

    头枕的草地,变成了一朵枝叶庞大、色彩鲜艳的大型菌菇,再去看脚踝,看溪涧透澈的水底,那些拥挤成一团的蘑菇群。

    夏言心中一声卧槽,“这么多蘑菇?怎么比我的风格,都要‘黑暗’的样子啊!”

    只是,随后涌来的牛肉、蘑菇双重风味,让夏言瞬间头皮炸开了。

    “这是肉+肉!”

    他把肉块吞咽下去,震撼地睁开了眼。

    恰好以堂岛银为首的评审们,也都品鉴完毕,屋子里变得嘈杂。

    最先改口,给予强烈好评的,却是此前不怎么看好的罗兰·夏佩尔:“相当厉害,极为体现功底的料理技法化用!”

    “是啊是啊。”

    “羊肚菌,本就是一种有‘肉感’的菌菇,把它做好了,熬煮成酱汁,或者当配菜也可以,放在餐盘上,就是隐藏起来的‘肉菜’!”

    教授们讨论着,落在最后也分到了一小块的司瑛士、薙切绘里奈,自然也不甘寂寞。

    薙切绘里奈自言自语:

    “每个法餐导师都会讲,法餐的精髓之一,是酱汁。”

    “而这里面,蘑菇汁,又占有极大的比重。”

    “我记得爷爷曾经对我说过,他一位专精法餐的老朋友,这么举例阐述——蘑菇汁的最高追求,最高境界,是第一口开始,就让品尝者感受到仿佛躺在柔软翠绿的林地上,周身环绕一团团的天然蘑菇……”

    如今的首席,‘餐桌的白骑士’司瑛士同学,同样主修法餐,他手上还握紧叉子,脸上因为压抑不住的兴奋、激动,微微通红:

    “这就是法餐烹调的高深境界!这样的造诣,四宫前辈做到了!”

    听众人紧紧围绕自己的食谱、菜品讨论。

    似乎完全习惯了类似的场面。

    四宫小次郎不疾不徐地转身,目光投向了一桌之隔的夏言:

    “怎么样?”

    嘴角噙着一丝莫名的笑容。

    “吃出我赋予菜品的……特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