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30章:击破混沌的一刀(下)
    “你可以拒绝的。”堂岛银小声地说,“至今没有成功活取异化大白鲟鱼卵的案例,当然,也不是说绝对,有些研究机构或者一些名厨,已经有了思路和筹划,可是这类异化食材太过稀有,他们没有很大的把握,是不会轻易施行的!”

    顿一顿,堂岛银还是把仙左卫门豪赌的原因,讲述了出来:

    “其实,总帅那么突然的决断,是跟远月以外的一些变化有关,太多人,太多的个体和组织,想抢先登陆,在新的领域,插上醒目的旗帜,宣称自己的存在了。”

    夏言却突然说:“深夜料理人?”

    “咦,你知道这个群体?”

    堂岛银看见夏言当着他的面,忽地摸出一粒蓝色的胶囊药丸,送进了嘴巴。

    视线被那蓝色药丸吸引。

    就如同发现了宝藏,下意识的视线反射,堂岛银见夏言喉咙一动,喝水将药丸吞咽下去,然后呼出一口气侧头盯看过来:“还有呢,堂岛总长?”

    “呃……”

    堂岛银明显的噎了一下,话题都歪掉了:“这是什么药丸?”

    “一种提振精神的日常药物,我需要额外、倍增的专注力……”

    这算嗑药吗?

    堂岛银有点好笑。

    “看来我无法劝说你了,要是你等一会有爆表的发挥,我严重觉得该送你去尿检!”

    而在另一边。

    汐见润、宫里隆夫和罗兰·夏佩尔三人,在窃窃私语,司瑛士则在一旁静静聆听着。

    “总帅这是要豪赌?”

    “赌注,是一尾‘宝物鱼’,筹码很大,极有价值。”

    “假如豪赌失败,以远月、薙切家的体量,这事或许轻飘飘就过去了,但我想总帅那,包括堂岛组长,心里怕是都会流血肉痛很久。”

    “把答案寄托在一个学生那里吗?唔,有意思,其他人倒也罢了,这个学生可是‘怪物’啊,我期待他惊艳的‘快切术’,用在那条百岁大白鲟上,会有怎样的表现……”

    不久,薙切绘里奈回来了,怀抱狭长的刀匣子。

    匣子里,是一把风格复杂的厨刀。

    “三德刀?”

    夏言拾起了刀具,拿在手上。

    「三德刀」简单说,就是一种日式万能刀,能切蔬菜、肉类和一切鱼类,所以也才有了“三德”的说法。

    刀刃弧度显得平缓,尖头的刀尖,也适合对鱼的精细化处理。

    有别于普通的「三德刀」,薙切家珍藏的这把,刀身更长,夏言试着挥劈一下,嗖,听那刺耳的破空声,他觉得去剁肉,剁骨头,都轻轻松松。

    至于握刀的用法,由于结合了西式厨刀、中式厨刀的特点,夏言握在手里,丝毫不觉得膈应和陌生。

    反倒是,充满了熟悉之感。

    “很好,不必试刀练出手感了!”夏言暗暗点头,瞟一眼昨天就已经接到,在任务日志里显示的任务——

    【对‘宝物鱼’的初次亲密接触】。

    “可以了——”

    于是,他向堂岛银点头,而堂岛银、幸平城一郎两个壮年男子,就充当捞鱼的打手,只见他们向池子撒下去特制的捕网,柔软且坚韧的网子,并没有让大白鲟身体出现勒痕。

    事实上,这条鱼一直安安静静,只是在离开水的包围那一刻,稍微在渔网里拍腾了一下鱼尾,似乎在告诉池子周围的众人:

    我是一条母鱼。

    轻点。

    合力将巨大的异化白鲟,搬上了一张同样规格的大号工作台。

    堂岛银撤掉网子:“开始吧!”

    夏言却没急着站在工作台前,而是回头对薙切仙左卫门说:“总帅,您不准备好调味料,在我把‘鱼卵’取出来的时候,即刻、当场腌制鱼籽吗?”

    这话说得,众人都愣了一下。

    是这个道理。

    越顶级、越珍馐的鱼籽,都非常讲究“即时腌制”。

    反正鱼卵离开了鱼腹,脱离了母体,就必须在一刻钟内完成十几道工序,锁住那份鲜美,如此才是鱼籽、鱼籽酱。

    而客人吃鱼子酱时,品尝到的盐味咸味,也正是这个环节腌制进去的。

    闻言。

    薙切仙左卫门脸庞忽然浮现一丝笑容:“好!”

    他挽起了和服的衣袖,不必多余的吩咐,堂岛银这个心腹大将,就急忙忙跑腿准备一应用品去了。

    在学园总帅回答时,一直观察夏言的薙切绘里奈,发现少年嘴角泛起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这种坏坏的笑容……

    噫!

    肯定满肚子坏水,想着一些“黑暗”、“整蛊”的事情!

    薙切绘里奈露出嫌弃的表情,略微皱了一下琼鼻。

    实际上,夏言还真是“别有用心”。

    在工作台站定时,他忍不住地,翻开个人道具栏,看着那一张只用过1次的金色天赋体验卡,“「超视觉」,复制之瞳术,又有大丰收的样子啊!”

    “看来,今天注定是收获满满的一天!”

    摆摆头,旋即把多余的杂念先压制了,夏言握住薙切家珍藏的‘三德刀’,轻吸了一口气。

    不是立刻去挥刀剖腹。

    而是伸出手,在百岁老妇人、大白鲟,依然白皙细腻的鱼腹下。

    从这头,抚摸到另一头。

    手掌显而易见的,多了一滩湿滑黏稠的液体。

    很快,手掌定格在,鱼体腹下较为隆起的区域,产卵期的体态特征总是那么明显,省去了许多校准器官和部位的功夫。

    而目睹夏言表情平静,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小心且轻柔抚摸鱼腹的场面。

    不知为何,薙切绘里奈脸蛋有些红。

    她脑洞很大的脑袋瓜里,怕是又有什么奇妙、引人遐想的画面在展开了。

    这时。

    地下仓库通道,传来喘气和脚步声。

    “我、我来了——”迟到的四宫小次郎,刚走出通道。

    “嗤!”

    一道比天花板灯光都要刺目和耀眼的寒光,骤然在视野中,绽放开来。

    白色,灰色的石质颜色。

    与凛凛寒光混杂。

    那迅捷劈落、划过的刀势,以四宫小次郎的视角,觉得像极了雷暴阴沉的天气里,天穹骤然劈落一道紫色的电蛇,然后光芒遍布大地。

    只不过,这道雷电的颜色,是白色!

    而白色电光迅速坠入天际,坠落到地平线以下,像突然间击穿了某种世界隔层,击破了混沌!

    灰蒙蒙的一滩东西,呼啦涌出来。

    定睛去看,工作台上,那些灰蒙蒙纠缠成一团的,竟是些鱼卵。

    一时间。

    地下空间只有四宫的粗重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