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18章:米饭骑脸怎么输(求订阅!)
    「盐辛」?

    伊武崎峻,一个沉默寡言的极星寮成员,座位紧靠着一色慧,听到旁边的自言自语声,他立刻露出诧异之色。

    有着‘烟熏贵公子’绰号的伊武崎峻,擅长各式各样的烟熏。

    严格来说。

    极星寮成员里,最为了解「盐辛」的,不是一色慧这个头子,应该是拥有全宿舍最大欧派的榊凉子。

    这个女生,擅长「麴」。

    汉字笔划很复杂,反正伊武崎峻觉得自己是写不出来的。

    但说到底,「麴」的本质,无非就是发酵。

    直接理解为发酵技法也没问题。

    恰巧「盐辛」,就是一种需要微生物进行发酵的菜品。

    从最为常见的海鱼。

    到各种各样的扇贝、虾蟹。

    乃至眼下食戟,其中一位选手,拿出令人评审席惊异的乌贼内脏。

    反正但凡足够美味新鲜的海产食材,直接腌制起来,只依靠食材自身的酵素,发酵就完事了。

    “叮!”

    场上,最后一名评审,点亮了投票器。

    伊武崎峻抬头看去。

    是那位此前没表明态度的学园总帅,只见他默默穿回和服,返回席位,在桌面的记票器上轻轻一拍。

    与此同时。

    场馆上空的大屏幕,再一次分屏。

    两个镜头,分别锁定夏言、睿山枝津也所在的食戟厨房。

    票数统计结果及时反应出来——

    夏言,5票

    睿山枝津也,0票。

    无可置疑的,干净利落的大胜!

    即使在现场,认认真真看了全程的伊武崎峻,被厚刘海略微遮住的眼睛,也不禁写上了惊叹和震撼。

    挑战者,全票胜出啊。

    而作为擂主,守卫自己十杰席次的,那位第九席,‘炼金术士’,睿山枝津也……

    很干脆的吞了鸭蛋。

    “睿山他……零零零、零票?”

    伊武崎峻听到极星寮众人附近的看台,传出来一阵低语,接着场馆嗡嗡骚乱起来了,反正就是充满了议论声,那画面比清晨的海港渔市都喧嚣热闹。

    沉默寡言的伊武崎峻,还能勉强控制面部表情。

    可极星寮其他人,就没他这么内敛了。

    “啊——”

    吉野悠姬双手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死大,回过了神,就发出一阵尖叫引来四座侧目。

    旁边的榊凉子赶紧靠过来,紧紧捂住她嘴巴,怕古灵精怪、率性而为的少女,激动之下胡乱喊出一些让人羞耻心爆炸的话。

    反正性格成熟的榊凉子,可不想惨遭围观,被群众眼神杀。

    至于食戟台上。

    作为吞了鸭蛋,不仅仅是败北,而且是惨败,大败,这样的败北,对于睿山枝津也,对于一个对自己人生有清晰规划,乃至在校外都拉扯起了自己产业的“十杰”来说。

    根本不可能接受!

    失去十杰席次,突然变得没那么糟糕了。

    更为糟糕的结果是,这么一次败北,他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金名片,怕是要从此名誉扫地。

    目睹屏幕上,自己名字后,那个显示为“0”的票数。

    睿山后脑勺倏地涌上一股凉意,旋即整块脑壳都一阵阵发麻。

    “怎么可能!”

    “我拿了零分?!”

    先是懵了好一会。

    眼睛都爬满了血丝,睿山盯住那位投出最后一票,让此次食戟瞬间失去所有悬念,并毫不留情将他踢落深渊的学院总帅,艰涩的开口问:

    “我的‘夕阳蓟’,为什么会输?”

    没问自己厨艺如何,开口就是食材如何。

    是的。

    他之所以接受食戟邀约,并不是对自身厨艺有着爆棚的自信,而是怀抱“盘外招”的想法。

    普通的洋蓟,细嚼慢咽之后,留在口腔里的甘甜,对于后上菜的食戟方而言,也可以形成尖刺陷阱。

    而‘夕阳蓟’,睿山能成功调理,当然清楚,这些异变的“蔬菜皇后”,将会在评审口腔里留下更尊贵高雅、不可磨灭的印记。

    于是陷阱,瞬间升级为地雷坑,他考虑和筹划食谱时,之所以一切求得至简,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要抢先手!

    当然,计划很顺利,睿山只用一小时出头的时间,就向评审席呈交了一份答卷。

    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自己精心布置的“地雷坑”,被后来人,硬生生踏平了。

    说好的粉身碎骨呢?

    为什么,为什么反而是我被炸没了呢?

    睿山在盯住仙左卫门询问时,自己脑子里,仍是一片凌乱的问号。

    一个声音代为回答了:

    “你菜品里的东西,其实在第一层台阶那,就被抹除了。”

    堂岛银投来悲悯的一瞥。

    睿山:“???”

    我太难了!

    为什么是第一阶,而且,被抹除是什么鬼?

    怎么听起来,像极了记忆强制删除。

    见状,四宫小次郎摇摇头,口吻更为冷硬:“愚蠢!”

    “你的‘至简’调理,主旨无非就是靠食材本身的滋味,去给后上者设陷阱。”

    “但很可惜,刺身拼盘,本来也是追求‘至简’、‘原味’的料理方式,你们在这一点上撞车了,只不过,你的布局,显得太幼稚,妄想靠洋蓟的后味、余味,打乱他蘸料碟的调味公式。”

    汐见润弱弱地接上话道:

    “可惜了,睿山同学,你完全没料到,你在我们口腔留下的那一种味道、记忆,在第一层冰阶上,就被完全冰封、冻结了呢,好像从来没存在过。”

    罗兰·夏佩尔点点头:

    “是的,等食戟结束了,散场了,离开‘月天之间’后,有同事问我,睿山同学你的菜品,到底是什么味道,我的回答将是……无!”

    “没有记忆!记不住!”

    “就好像一天内,我到底打了几次水,喝了多少杯水,很少有人会仔细去记住,平平淡淡就过去了……”

    评审你一言,我一语。

    毫不留情的总结陈词,顿时让睿山枝津也,心脏中了无数箭,感觉眼前发黑,呼吸不上来,身体摇摇晃晃。

    忽地,脑中闪过一道救命的亮光。

    睿山枝津也抓住了什么似的,大喊道:“他偏题了!”

    “食戟的题目是‘前菜’!”

    “这个题目的宗旨,不是什么大鱼大肉,他强调丰盛、缤纷的刺身大餐,本身就是个错误——”

    说着,睿山原本急促的呼吸,快速趋于平缓。

    说话的条理也清楚很多。

    他大概恢复了些理智,脑袋也不再是空白的,抓住机会陈述道:

    “前菜,最大的意义,就是开胃引出食欲,为了之后的主菜作铺垫,它不应该也绝无可能成为餐桌上的主角!”

    评审们都没开口,面色平静地凝望他。

    场馆再一次安静下来。

    这时,一个仿佛久等了的嗓音,姗姗来迟道:“啊咧,那就是你对‘前菜’的定义吗?”

    “开胃?”

    “食欲?”

    睿山看着食戟对手,从他的厨房走出来,到他的面前,将手中托举的瓷碗,端到了自己的面前。

    场馆灯光打下来。

    月亮,洒落一片清辉。

    低头看看对手呈上的碗,里面,赫然是一大碗米饭。

    饭碗的一角,覆盖着一层黏稠的发酵食物。

    乌贼肝脏,与另一种主打咸爽风味的腌咸菜,似乎在那种显得黏糊恶心的,浑浊颜色的发酵汁液撮合之下,彼此混合,浑然一体。

    “这是……”睿山嗅到一股腥气,喉结控制不住的,上下蠕动。

    “我放在第九阶上的‘前菜真理’!”

    只见对手把饭碗递来,睿山不知怎地,情绪奇怪,竟伸出了双手去牢牢捧住这个饭碗。

    米饭还是温热的。

    那表面一层的奇怪「盐辛」,充满了个人特色,不是用纯粹的盐来发酵,反而用了腌咸菜来搭配。

    “用筷子搅拌一下……”

    听到那个声音这么说,睿山也就这么做了。

    筷子一搅。

    白雪皑皑的米饭,与趋近酱油色泽的发酵食物,混合成了饭团。

    嗞嗞!

    睿山猝不及防之下,被视野中转瞬扩散、升腾的光柱,直直的拍在了脸上,过两秒钟,他才怔怔地抬头,看见光柱高过了穹顶,从‘月天之间’场馆上空的缝隙,嗤的一下照射出去,月亮在这样的“光芒”之下,都显得无比黯淡。

    然后,睿山把那一团米饭、发酵物,送进了嘴巴。

    脸庞上。

    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满足!

    开心、喜悦。

    他被镜头放大特写的面孔,忽然泛起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好吃!”

    “真香!”

    嘴里含糊不清地喃喃。

    “我感觉自己的食欲,无限的膨胀——”

    都听到落败方自己这么说了,夏言递出饭碗后,就对傻住的评审、女主持说:“不管什么菜品,不论是‘前菜’还是‘主菜’,端出来不就为了满足客人的口腹之欲,让他们得到满足么。”

    “更何况,我觉得‘前菜’,嗯,一道菜就足够了,根本不必讲究什么繁琐的前菜、主菜这些规格和礼节,上餐桌,直接就上最丰盛的!”

    半晌。

    薙切仙左卫门才用略显哭笑不得的语气,为本次食戟画上圆满的句号:

    “那么,我在此宣布。”

    “夏言,是食戟的优胜者!”

    “而他,也将接掌「远月十杰」的第九席次,成为新任十杰成员!”

    哗啦啦,掌声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