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17章:始于乌贼,终于乌贼
    “咔嚓!”

    一截断筷掉在了地上。

    堂岛银突然惊醒,弯腰去拾起了地上的断筷,再看看自己手掌里,仍然紧紧握住的另外一小截。

    愣了愣。

    健美的面容,旋即展露出清爽的笑容:“有趣啊有趣,鱼片本身的甘甜鲜美,被酱汁施加了一种辛辣魔法。”

    顿一顿,堂岛银迎向摄像机的镜头,不仅没掩饰自己脸上残留的震撼,还去摸了摸汗水,对镜头长长吐气道: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那种一口下去,陡然见到的冰原,冰之国度,才是这道‘刺身拼盘’的灵魂所在吧?”

    他是在自问自答,根本没等夏言这位食戟选手解释清楚,自己就去拿了另一双筷子。

    第三台阶。

    海鳗肉!

    第四台阶上,赫然放着几根巨大而狰狞的蟹钳子。

    只是,钳子都被处理过,外壳剪开了,内里呈半透明的肉条,弥漫着丝丝缕缕的冷雾。

    “咦!”

    看见蟹钳肉绽放开来,相当的精致,漂亮。

    女主持吞了吞口水对麦克风说:“这肯定是在冰水里滚过的松叶蟹腿,因为绽放的肉,像极了松叶的形状,一根根,一条条,千丝万缕。”

    不远处,夏言听了,表示他还真用冰水浸泡了这些蟹腿。

    即使有伪兵。

    有「北辰天狼刃」。

    可是,厨具和厨技,并不能让蟹腿肉绽放,况且在冰水里还可以将一些脏东西除去,比如一些带血丝的粘膜。

    只见堂岛银径直抓起一根蟹腿。

    手抓蟹钳的夹子,啊呜,一口吃下去,整条白皙细腻的蟹腿肉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两条细细的白色筋丝,在半空,摆来摆去的。

    “来了——”刚吃下,堂岛银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还是那一片白茫茫的冰原。

    逃离深海监狱的囚犯,在冰面上,剧烈喘气,休息了一阵,选定一个方向刚要继续跋涉的时候。

    “轰!”

    突然,一片冰层较为薄弱的区域,冰块破碎,钻出来一只拥有恐怖巨钳的深海巨蟹。

    堂岛银仓惶飞奔。

    咕咕冒着水泡的深海之底,大洋之心,传出了一个深邃且悠远,无比威严的声音:

    “你逃不掉的。”

    “我在此宣判,你将永远被囚禁在大洋之心!”

    呼,呼。

    现实中,堂岛银好像真的逃过了一劫,经过了一次漫长的跑酷,额头上,全是汗液。

    眼睛里残留着惊悸,只是那股饶有兴趣,那种跃跃欲试。

    不仅没衰减,反而随着一层层台阶,一层层加强的冰原、冰之国度历险日记。

    让堂岛银觉得,自己好像通过刺身拼盘,跟一个瑰丽的、奇幻的、不思议的国度,来了一次超级亲密的旅行!

    “啪~”

    他再次探出了筷子。

    却不料,另一双木质的筷子,也在这时横空杀来,于是筷子与筷子撞车了。

    堂岛银很不满地,向肇事者投以一记凌厉的眼神,不过,在看清了那一位肇事者是‘食之魔王’薙切仙左卫门之后。

    他很明智且非常怂蛋的,率先撤掉筷子,啊哈哈谄媚笑道:“总帅,您来,您先请——”

    老爷子深沉的嗯了一声,把一块带银色外皮的厚切鱼块,送进了嘴。

    堂岛银旁观着,见老爷子咬开显得肥厚的鱼肉。

    咕噜。

    正当他咽口水时。

    嗞啦一下,才刚咬开厚鱼块的远月总帅,身上那一套和服、武士服,又是熟悉的名场面。

    “「衣衫绽裂」!”

    “什么,在冰之阶梯的第五个台阶,总帅就已经不行了吗?!”

    明明是吃冰底座上的冰鲜刺身,可是,通过特写镜头,观众们发现仙左卫门老爷子赤裸的上半身,像蒸桑拿,像泡在硫磺温泉里,皮肤不断的渗流汗液,并一阵阵冒热气。

    堂岛银对此,完全不惊讶。

    “他们……”

    他这回抽空也观察了除开自己和老爷子之外的,其余三名评审。

    发现汐见润、四宫小次郎以及罗兰·夏佩尔,仍然沉浸在第四阶的冰原逃狱历险记里,看来一时半会是挣脱不出那种美食世界了。

    “啧!”

    堂岛银想笑。

    “看来只有意志、食之欲望最为强大,却又能把持自身的厨师,才有资格走向第九阶……”

    于是,他的目光落在了冰之阶梯,高高的,顶端那一小块台面。

    场馆灯光非常刺眼。

    月亮清辉一片迷离,加之冰块在融化,冻雾升腾、弥漫,上面用白色瓷碗装载的食材,由此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嗅嗅鼻子,堂岛银吸进一阵浓郁的腥气。

    到底是什么呢?

    这时,薙切仙左卫门结束第五台阶的品尝,筷子夹向第六阶。

    堂岛银便紧跟着上司,赶紧去吃第五阶的刺身。

    很快。

    冰原的深处。

    这里一片狼藉,小冰山倒塌,一些精致栩栩如生的巨怪和英雄冰雕,或是断了头,或是失去了手脚。

    “扑通”一声,累到几乎瘫软的堂岛银,一屁股坐倒在地,也没去管裆下凉飕飕了。

    他一脸震撼看着前方。

    有一座晶莹的阶梯,横跨天穹,直直架向了高空,架到了不知名的星空,再往上无论怎么眺望都只是一片模糊的云彩。

    前方,也不再有冰面。

    而是一片静谧的湖泊,半空隐隐约约,有个恢宏国度的影像。

    那里冰天雪地!

    那里——

    孕育着所有的鲜美!

    “蓝色国度,我见到了!”

    有个惊呼的声音。

    堂岛银回头看,发现汐见润、四宫小次郎以及罗兰·夏佩尔,步履蹒跚,相互搀扶着,也走到了终点的天国冰阶面前。

    而在现实中。

    夏言受女主持的采访,便解释了第八阶上面的食材:

    “哦,那是‘喜知次鱼’。”

    顿时,场馆四处响起惊叹声。

    “原来是‘深海红宝石’啊!”

    “难怪有资格放在那,最顶级的鱼获,在霓虹,地位与河豚、鮟鱇并列。”

    夏言多的没讲,他知道,反正只要吐出鱼名,看客们就懂了。

    女主持紧紧抿着嘴继续问:

    “那么,第九阶的……”

    这时候,也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了,夏言把第九冰阶端放的白色小碗,取了下来,大大方方的,向镜头展示。

    不是鱼片。

    也不是蟹腿或者什么伊势龙虾肉。

    就是简简单单的,某种海产的肝脏。

    根本没煮过,生的,并且只用了一种奇怪的腌咸菜,彼此混合成黏稠、烂泥状的料理。

    夏言对已经醒来的堂岛银、薙切仙左卫门解释说:

    “这是乌贼的肝脏。”

    “乌贼全身上下,最为鲜美的食材。”

    他单手托举着碗,向两人递了过去,嘴角微翘说道:“始于乌贼,终于乌贼!”

    “你们,会真正见到‘蓝色天国’的!”

    对乌贼肝脏什么的,霓虹本土人,倒是没多少抗拒心理,并不认为是什么‘黑暗料理’了。

    于是,堂岛银和老爷子,彼此对了一个炙热的眼神。

    吃!

    不约而同的下筷。

    乌贼的肝脏,入口即化,可是食物里混合的咸菜,牙齿咬下去,咔咔传出生脆口感的同时,另一股截然不同的清爽,也在口腔中掀起汹涌浪潮。

    “和前面的比……完全不同的滋味!”

    冰原,九层冰阶前。

    堂岛银、仙左卫门,并肩拾级而上。

    哗啦啦,底下的湖泊,湖水沸腾,无数条触手疯狂涌了出来,拼了命的想层层捆绑九阶天国阶梯,想阻止旅人推开那一扇天国的大门。

    那东西在恐慌,害怕释放出什么。

    噔!

    脚步稳稳落在了第九阶。

    一扇门,雾气宣泄着。

    有道人影在雾气中,在门内,回头对惊呆的堂岛银、仙左卫门笑了笑:

    “这是我的天国……”

    嗞啦,台阶的冰面突然完全粉碎。

    一阵失重感!

    低头看看自己即将坠入,水花翻腾的湖泊,见到了之前潜藏的触手巨怪徐徐冒出脑袋。

    堂岛银下意识地发出惨叫:

    “中计了!”

    “这是陷阱,伪装成天国的……冰之炼狱!”

    然后整个世界,就化作一片灿烂的光,在堂岛银脑海中消失无踪。

    现实中。

    连忙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堂岛银手心冒冷汗,看了看一脸淡定、全当无事发生的夏言,后怕的退开两步,“你、你……”

    “我什么?”

    一个声音在这插话:

    “你很好,把我们想象中的鲜美天国,做出了不一样的滋味。”

    薙切仙左卫门缓缓地说道,并盯住少年:

    “始于乌贼,终于乌贼的一道冰盘刺身么?”

    “这么多的食材,一个层级一个层次往上,却丝毫不显杂乱,殊为难得的是,每一层,就相当于一层料理幻想……”

    四宫小次郎推眼镜框道:“在任何餐厅,酒店,任何美食场所,都不可能吃到类似的菜品。”

    “对,这是一种独属于个人的料理,只有他这个人能做出来——”

    “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特质!”

    其他人也搭腔评价。

    “根本不是学生应该有的作品,太夸张!”汐见润拍胸脯吐气,小脸红扑扑的,“这样一来,胜负,也就很明朗了,我投夏言同学一票!”

    “附议!”

    “+1!”

    堂岛银是第四个举手的。

    顷刻间,评审席的五人,就只剩下薙切仙左卫门没表态了。

    看台一片死寂,无比安静。

    嘉宾席,十杰们看呆了。

    极星寮一群人所在的位置,一色慧嘴巴张大,半天都没合拢:

    “我就说呢,那天宰杀乌贼的时候,他执意要带回不好保存的肝脏,还非常感兴趣的,向我讨教了霓虹「盐辛」的调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