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16章:冰之阶梯(求订阅!)
    “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个‘怪物’啊!”

    薙切绘里奈暗暗气恼。

    为什么叫“怪物”,包括司瑛士在内,几个人,一致认同这样的绰号。

    不就是在紧急补考,不知道题目,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成功使用‘异变和牛’素材,即兴且临场创作了一篇典范食谱嘛!

    相较之下。

    眼下的食戟,有了一定量的反应和准备时间。

    所以细细想来,虽有点震撼,却还没到奇迹、难以置信的地步。

    “只是……”薙切绘里奈咬着大拇指。

    普通的洋蓟,味道在蔬菜之中,本就是非常特殊那种,能让人回味很久。

    而‘夕阳蓟’么,看评审们一致的赞扬反应,不用想,味道上胜出不少,甚至,异变后的“蔬菜皇后”,原本不太好的口感缺陷,也被弥补上了。

    不存在缺点的“灵魂食材”!

    这时。

    一阵“铛铛铛”响亮敲钟声,终于让所有人惊醒。

    那个女主持、司仪,不知何时走到了场边,站在金钟架子旁,抓住了一根粗大、绑着红布的麻绳,敲出声传全场的悠远钟声。

    “完成了!”

    还没等钟声完全消散。

    女主持就用高亢、激动的语气,呼喝道:“第二手选手,夏言同学,在时间耗尽之前,提前半小时呈交了他的食戟答卷——”

    唰啦。

    一下子,灯光混合了月亮清辉,洒在了夏言的厨台这。

    “这就是我的料理!”

    直面镜头,夏言这样说。

    他努力不让自己的脸上,表露出过多的情绪。

    尽管此刻的内心,颇有些激动。

    当然,令他激动的,一方面是备受瞩目的食戟上,自己终于要交出一份案卷了,可说到底,真正让他产生挑战成功的兴奋情绪的,还是刚刚关闭掉的系统烹饪日志。

    “我可以请诸位离席吗?”夏言说,“毕竟,我容纳生鲜的盘子,又大又沉,实在不适合搬到评审台上……”

    话音未落,夏言就发现自己的邀请,显得多余了。

    评审在他说话间,已经一个个站起。

    大踏步而来

    没想到是岁数最大的老家伙,学园总帅,薙切仙左卫门走得最快,脚底生风,直接到冰之阶梯的近处,上上下下的打量。

    随后是汐见润、四宫小次郎、罗兰·夏佩尔这些人。

    堂岛银是第一个发言的,指了指冰阶梯:

    “这个别致的底座和盘子,有什么深意吗?我看一共有9个台阶。”

    四宫小次郎接上话。

    “如果是刺身盛,刺身拼盘,用夸张的道具摆盘并不稀奇,只是那样的话,就太浮于表面了,面子工程,单纯追求好看的外观而已,徒有其形……”

    “咦!”汐见润也开口,嗓音娇柔,“那些鱼片上,之前依附的冰晶层呢?”

    闻言,评审们全都定睛看去。

    果然。

    “摆盘”完毕的生鲜们,一层又一层排布而上,花团锦簇,却不再有刚刚被月光衬托得尤为闪耀的神秘光芒。

    当然了,除了生鲜,冰之阶梯附近,也摆着大大小小的调味碗碟。

    一个碗里装生姜碎。

    一个碗是蒜蓉。

    另一个碗则是葱花搭配酱油,也有单独的酱油碟。

    反正调味碗碟,琳琅满目,并且众星拱月般,始终以冰之阶梯为中心。

    而面对评审们好奇的询问,对上他们写满探知欲的眼睛。

    夏言很想笑出声。

    喂喂。

    咱耗费足足一个小时,精心开凿和雕琢出来的冰阶梯,可不仅仅是花瓶啊。

    怎么说呢,其实本次食戟答卷的构思来源,并非《烈冰鲜鲷山》,或者说,并不是单纯模仿、还原‘七星刀’雷恩的食谱。

    要知道,南鲜酒家(阳泉酒家)的主厨,那位及第师傅,真名为丁油的大佬,也曾在动画里有过冰雕方面的惊艳展示,只是他完成的冰雕,是一条巨大的神龙,而且还被雷劈碎了。

    所以夏言真是为“食戟菜品”煞费苦心了,多方引援,参考了丁油师傅的冰雕神龙,也就不再拘泥于雷恩的冰山造型。

    然而……

    他的九层阶梯式设计,玄机深得很,嘴巴上解释要说到口干,还不如下筷子,实际去吃一吃呢。

    没等到夏言的回话,评审们彻底按捺不住,一个个拾起了筷子。

    其实夏言的笑而不语,也就短暂几秒钟。

    见评审们一个个猴急的样儿。

    他摇摇头,知道不必说什么招待的客气话了,自行退到一旁,留给评审足够的站立位置。

    堂岛银是最猴急最不掩饰情绪那个,筷子一夹下去,就是所能夹起的最大份量,也没去蘸什么姜碎、蒜末,探到简单的酱油碟子再抬起,就迫不及待的,连筷子都吞吃了一小截进去。

    “咔嚓!”

    牙齿一咬,柔韧性、弹性惊人。

    “这口感,不愧是乌贼身上最有嚼劲的耳朵肉!”

    腮帮子因此剧烈运动起来,因为嚼吃的动作,幅度很大,面庞肌肉都被带动起来了。

    嚼着嚼着。

    堂岛银的心理活动,却比他狼吞虎咽的吃相,还要来得剧烈和丰富。

    “噫噫噫噫!”

    “ヾ(?`Д′?)!!”

    “不对,为什么在韧性、嚼劲的特点上,还有另一种不符合食材原理、完全相悖的极致轻软度,嚼碎了之后,忽然在口腔里融化开了……啊,啊,不好!牙白!”

    “冷!好冷!”

    现实中,穿西装的健美男子,激灵灵打颤,仿佛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冷冽寒风,迎头刮在了脸上。

    不知为何。

    睿山的‘夕阳蓟’,那一股因为缓慢品尝,渐渐在舌尖上,在口腔里,已经积蓄了很多,浓郁到无法想象几乎霸占了整个味蕾的浓浓核桃仁味。

    “呼呼——”

    被那寒风一吹拂。

    冻结!

    失踪了!

    堂岛银傻了都,赶紧把变为一团软泥的乌贼耳肉咽下,过一阵,口腔恢复了温度,他非常勉强的在口腔的角落处,找到了缩成一小团,瑟瑟发抖的“圣光”。

    似乎,再吃一口的话,这么一抹对于‘夕阳蓟’的记忆。

    舌尖上的余味。

    将要被彻底扫出他的口腔。

    那样一来,睿山上菜的画面,似乎要在他记忆里遭到强行抹除,有点惨。

    只是堂岛银却没有丝毫同情和怜悯。

    筷子,嗖的一下,探向冰之阶梯的第二级台阶。

    这里是‘扒皮鱼’的肉片。

    此前浑身中毒斑点,有着糟糕外观的经济鱼种,已经变成了细腻白皙的肉片,堆在冰面上。

    这次,堂岛银用筷子,在一块厚切的鱼片上,夹放了少许的姜碎,再去蘸酱油。

    “唔!”

    眼睛猛然睁大。

    寒风,更凛冽了,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原上,堂岛银发现了赤条条的自己。

    他步履蹒跚,浑身都是血色的痕迹,好像从什么深海监狱逃出来的样子,之前遭到了某种扒皮、鞭笞酷刑。

    扑通一声。

    摔倒在了冰面上。

    周身纵横交错的伤痕,突然被姜片的辛辣所渗透。

    倒在冰上的堂岛银,龇牙咧嘴,哼唧一阵子。

    面庞上,渐渐爬满了诡异的红晕。

    “咔嚓!”

    现实里,不知道是谁折断了一根筷子,那断裂声清晰回响于死寂的‘月天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