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14章:闪着光(求订阅)
    “嗤!”

    见夏言一刀子,就把马面鱼的整颗鱼头躲掉,毫不费劲,轻飘飘的模样。

    四宫小次郎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询问话语,硬生生回了肚子里。

    他瞳孔微微收缩,看见夏言轻巧的杀鱼、切鱼片。

    心绪翻滚着难以平复。

    说实话,四宫小次郎也是头一次,看见如此材质、如此锋利的怪异刀刃。

    忍不住的,去推了下眼镜,面孔放低了,镜片反光藏住了底下那一双带着几分惊疑的眼眸。

    然后。

    稍微平复心绪的四宫,发现自己并不是最失态的那个。

    那位大评审官。

    难得露面的学园总帅。

    竟然是,猛盯一个方向不放,脖子像冻僵了,眼神释放着无比锐利的光芒。

    那既视感,活脱脱的,发现了秘宝的猎人。

    哪怕只能隔空看特写镜头、特写画面的观众们,都感受到了‘食之魔王’,薙切仙左卫门的炙热。

    “总帅他……”

    先是四宫反应过来,循着仙左卫门的视线方向,也是定睛凝神看去,旋即嘴里下意识般,产生了嘶嘶的抽气反应。

    “看——”

    汐见润,这位香料学女教授、香辛料领域的权威,手捂住了嘴巴,眼眸瞪大。

    “光!”

    ‘不笑的厨师’,给学生棺材脸印象的罗兰·夏佩尔,无比动容。

    堂岛银是最不掩饰震惊的那个。

    “快,给到冰台阶镜头,对,就瞄准、锁死第二个台阶,那刚刚放上去的肉片,那种马面鲀的刺身卷!”

    他对场外急切挥手。

    嘀,呈九个台阶的阶梯式冰之底座,亦完整展现在镜头画面中。

    当然。

    突然让场馆静音,失声的,却是画面里,那一片片隐隐流转慑人光泽的刺身鱼片。

    乍一看去。

    鱼片细腻光滑的表面,好像被一层薄薄的,几乎不存在的白色结晶层,紧致依附着。

    “冻、冻住了?!”此时不知道多少人,结巴的自言自语。

    夏言呢,则丝毫不担心自己堂而皇之的,这样展示一把伪造仿制的「北辰天狼刃」,会如何刮起轩然大波,然后被世界政府抓去切片研究什么的。

    这本就是一个存在种种不思议的世界。

    就算不提近来愈演愈烈的返古异变潮,也不谈什么‘神之舌’、‘神之嗅觉’的不科学。

    要知道,除了远月。

    里世界还有一个名为‘深夜料理人’的群体。

    那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是正常人。

    照理说,堂岛银、四宫小次郎和薙切仙左卫门等人,知晓‘深夜料理人’的存在,知道这些人的怪异之处,应该不至于表现出这样的惊诧,但想必“冰魄刀”这种东西,以及刀之冰鲜,依附在食材上什么的,以前他们绝壁没亲眼见过。

    接下来,夏言一次性的,搬了两样海产食材上台。

    一种是常见的‘石鲈’。

    另一种则是此前三番两次有存在感的斑点“海蛇”,其实这是一条海鳗。

    正当评审团团围住夏言杀鱼的厨台,镜头也锁死了这,现场观众们不少人忍不住的起立,想要一个高空视野,想把接下来夏言挥刀子,切鱼片的过程,看得更详细、更清晰的时候。

    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喂,我的菜品完成了!”

    是睿山枝津也的声音。

    场馆广播,响起他呈交食戟菜品的请求:“现在能对我的菜品,进行审查了吗?”

    场馆,突然鸦雀无声。

    “咳!”

    薙切仙左卫门回神,带头先返回评审席,其他几个人走两步,又回头,终于还是缓慢回到了座位上。

    睿山枝津也的心情,可以用无比糟糕形容。

    心惊肉跳的感觉……

    又来了!

    “不!”睿山枝津也一边从烤箱,取出滚烫的烤盘,一边在内心给自己壮胆打气,“他的食谱,也已经一目了然。”

    “无非就是刺身船,刺身拼盘,呵,只是讨巧把大冰块开凿成别致的盘子,才显得这么吸睛罢了!”

    全场灯光给到第一位端上菜品的选手。

    女主持也适时引领气氛,嘴巴里喔喔喔惊呼道:“耗时一个小时又15分钟,睿山同学!”

    “睿山枝津也,正在向评审席,递送他的食戟答卷——”

    镜头画面里。

    睿山稳稳地将几个餐盘,陆续摆在了几位评审面前。

    每个洁白色盘子里,都有两朵切开的洋蓟花蕾。

    经过蒸煮、烘烤两道火候工序,原来夕阳色无比灿烂的花蕾,稍微出现了一些焦黄。

    不过,这些痕迹的存在,反而让此前像极了艺术品非常漂亮的食材,突然拥有了食物的烟火气。

    身为十杰,自然有研究摆盘。

    不只是洋蓟花蕾。

    盘子底下,食物的上面,都摆了几条翠绿的叶片,空间立体感很足。

    四宫小次郎嗅到面前的“蔬菜皇后”,向鼻子,汹汹传递而至的浓香,蓦地就从前面见到鱼片被冻住的震撼一幕里,挣脱出来了。

    他率先握起了叉子。

    对着烘烤花蕾、花瓣的最内成,那最为脆弱、味道最浓的芯片和芯子,刺了下去,然后送进嘴巴里,慢慢的咀嚼。

    显得非常自然的,闭上了眼睛,去享受在口腔里宣泄的滋味。

    见状。

    睿山上菜后就稍微捏住的拳头,忽地松了一松。

    不只是四宫,包括学园总帅在内,五名评审都先后吃掉了花芯,而后表现出专心、专注的品尝表情。

    半晌。

    四宫睁开眼,赞道:“原来‘夕阳蓟’是这种风味,我记住了,你做的很好,把食材原原本本的滋味,传递到了品尝者的口腔和舌尖上。”

    第二个睁眼点评的,竟是主管法餐课堂的罗兰·夏佩尔教授。

    “我想起来了。”

    “你总共在洋蓟的切面,涂抹两次、两样液体。”

    “第一种,是柠檬汁。”

    “那第二种,恐怕就是那股很淡很淡,几乎被洋蓟完全排挤出盘子的香草味……原来是香草油吗?”

    这位大教授,名厨名宿,瞬间就将睿山的食谱,剖析得一干二净。

    “洋蓟,柠檬,切碎了香草与橄榄油彼此混合的‘香草油’。”

    顿一顿。

    罗兰·夏佩尔脸上冒出了微弱的笑意,盯住睿山好奇地问:

    “你为什么不尝试其它复杂一点的食谱呢,比如,放葡萄酒、牛至叶、红辣椒以及胡椒和蒜末这些,调制一碗更显厨艺功底的酱汁,倾倒在洋蓟内部,再裹上锡纸放进烤箱……”

    闻言,睿山冷静地推了推眼镜框。

    “不需要,‘夕阳蓟’有一个味道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