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10章:‘夕阳蓟’
    “铛!”

    钟声敲响,喻示着时长2个小时的食戟正式打响。

    睿山枝津也,深深地吸了口气。

    远月每一位十杰,可以说都是食戟经验丰富,不是那种初登台容易紧张的菜鸟,因为情绪波动太大然后发挥失常、菜品质量崩盘的事情,几乎就不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名十杰身上。

    不管前几秒钟,多么的心惊肉跳。

    从大屏幕,收回了视线。

    他连续深呼吸,把大脑里的杂念排空,迅速的稳住了心绪。

    无论如何,现在的睿山,也只能相信自己的准备。

    这时。

    主持司仪引领全场的镜头,先从比较靠近她的睿山处开始采访,用写满好奇的眼睛认真打量睿山准备的食材,以语言引导全场的气氛,嗓音悦耳,问道:

    “睿山选手,你准备的食材,难道是……”

    很显然,女司仪已经看出了睿山放在厨台,一种类似卷心菜的蔬菜,是什么食材了,却仍然故意这么问。

    “洋蓟!”

    于是,看见镜头特写里,宛若一朵花蕾,叶片层层包缠起来的蔬菜,观众席一片骚乱的低语声。

    评审席也适时传来了四宫小次郎饶有兴趣的科普声:

    “洋蓟,别名法国百合。”

    “叫菊蓟、菜蓟或者叫荷花百合也可以!”

    “这是一种原产于地中海沿岸的典型西式蔬菜,两千年前的罗马人就大量食用了,当然,如今的世界,法国是种植洋蓟最广泛的地区,或者换一个说法,法餐系国家,但凡了解一点法餐的民众,就没有不认识洋蓟的……”

    女司仪听完,顿时配合的,发出充满惊叹的长长喔声。

    “哎呀!”

    她接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此次食戟,题目不也正是‘前菜’吗!”

    “而据我所知,洋蓟的吃法虽然多种多样,可普遍而言,都是做成很简单的,沙拉一类的开胃菜……”

    导播,或者说远月方面的食戟导演,也很懂配合,于是场馆上空的屏幕,“咚”的一声,出现了两个斗大、沉凝的方块汉字——

    ‘前菜’!

    所以,哪怕到现场之前,不知道食戟题目、范围的观众,此时也纷纷惊醒了。

    洋蓟。

    与‘前菜’。

    天生的组合,无比完美的搭档啊!

    嘉宾席,几名十杰面面相觑。

    “话说。”

    小林龙胆弱弱的举手提出疑惑:“睿山这家伙,他的准备,是在知道题目前就有这么一手藏着,恰巧题目击中了他的好球区。”

    “还是说,昨天离开了总帅办公室,才加紧时间不知道从哪,弄来了这么几朵很奇怪的‘洋蓟’?”

    却没人搭腔。

    若是说在揭晓替题目前,手上就有这么一副牌备着。

    那可以说,睿山真是抽中了食戟优胜礼包。

    战斗还没打响前,就握有了巨大的优势!

    久我照纪嘴角抽了一抽,声音低而闷说道:“总帅说,题目箱子里,一共有10张纸条,如果是从‘前菜’排下去,到主菜、汤品什么的。”

    他表情已经渐渐不好了。

    “洋蓟,在法餐系的食谱中,可不仅仅只能做前菜啊,当主菜,熬一锅洋蓟汤,那都是没任何问题的。”

    “可以说,如果这是早就备有的底牌,睿山他抽中优胜礼包的几率,很大很大。”

    没能成为评审登台的宫里隆夫教授,这一位知识渊博的料理研究学者,盯看了屏幕里,那几朵被放大特写的“洋蓟”。

    见到这些洋蓟,不是普通的品相。

    那一片片似精致红色鱼鳞的花瓣,那样的色泽和外观,简直像是地中海风情农场的土地里,被夕阳染红的蔬菜。

    宫里隆夫皱皱眉,突然低语说:“原来是这种洋蓟!”

    “两周前,才刚刚被人发现。”

    “它被那位发现者,一个普通的农场主,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

    “夕阳蓟!”

    听这位教授的自言自语,十杰们相顾惊讶。

    果然是某种‘异变食材’吗?

    “教授。”司瑛士表现出浓厚的好奇,“这种名叫‘夕阳蓟’的洋蓟,与普通洋蓟区别开来的,最为显著的特点,是什么呢?”

    宫里隆夫却是用不太笃定的口吻回答道:

    “据我一位好友,一位已经初步研究这种食材的法国大厨说,‘夕阳蓟’的味道,基本脱离了人们印象中的框架,不再是‘清甘鲜润’。”

    这位教授,脸上都流露出怀疑的样子。

    “口感倒是没太大变化,可是味道,原本很像是核桃仁的香味,已经浓郁到,拥有了强烈的排它性!”

    “简单说,就是在同一个盘子里,容不下其它味道了!”

    “就连我那位名厨好友,都大感头痛啊!”

    说完,对镜头特写画面中的‘炼金术士’,睿山枝津也,投去一个凝重加疑惑的目光。

    这位十杰。

    远月的在校生。

    能把‘异变的洋蓟’,烹调到什么程度呢?

    宫里隆夫突然对食戟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感到了一种久违的、陌生的兴奋感。

    “假如,他可以用‘夕阳蓟’烹调出一道符合十杰层次的菜品,质量没有太糟糕的话,凭借食材味道的排它性,胜负天秤怕是会瞬间失去平衡……”

    与此同时,场馆的某片看台。

    一色慧和极星寮众人,也正讨论着睿山的食材。

    “有点不妙的感觉。”吉野悠姬也没了古灵精怪的笑容,表现得和旁边的田所惠、榊凉子一样,手心冒汗,脸部紧绷。

    一色慧目光微沉,视线在中央舞台,两个对立的开放厨房之间,来回转动。

    呃。

    他也有点迷糊了。

    究竟是谁,抽到了优胜者礼包?

    这时,主持和四宫小次郎,也终于发表完各自的见解。

    镜头随女主持而移动,转播画面切换到了夏言这。

    由于之前在睿山那耽搁了一段时间,画面再切回来时,人们发现夏言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烹调节奏,对站在厨台外侧的司仪,完全视而不见,没有主动介绍自己食材的闲情逸致,这里从冰鲜箱搬出一条浑身都是斑点块的“海蛇”,没急着处理,先放在干净的盆子里,似乎待解冻。

    掉头又从解封一个保鲜袋。

    镜头对焦过去,只见夏言排出袋子里的汁水,拿出几块薄薄的透明肉片。

    “咦,这是经过‘熟成’处理的……”

    “乌贼肉?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