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00章:质感(上)
    “咔!”

    点了火,夏言听着猛火炉灶,呼呼吐息的声音,对远月考试会场的厨房设备,非常的满意,反正比他本铺里的炉子好用。

    “一个小时!”

    他转过身,对十杰们竖起了一根手指。

    会场内一时间没人说话,氛围静得可怕。

    “水,会不会少了?”

    首席的司瑛士,突然打破死寂说。

    “的确少了吧!”

    其他人也打开了话匣子,纷纷对刚才的上蒸锅环节,发表了各自的见解。

    “这可是完整的牛腿,需要不俗的火候,才能蒸透、蒸熟的啊!”

    久我照纪说道,他对中华料理,“蒸”的那一套,可以说非常熟悉。

    “嗯,要焖蒸很久。”

    “所以,水放少了,等一会肯定会烧锅的吧?”

    就连一色慧,对夏言厨艺最有信心那个,也不禁流露出几分疑神疑鬼之色。

    他飞快走到夏言身边,目视架在炉灶上的密闭蒸锅,放低了声音说:“你刚才的‘水量’,也就几厘米高,起码也要把牛腿淹没才行吧?如果是‘蒸牛腿’的话。”

    夏言反倒诧异的瞟去一眼。

    “水那么多,我好不容易用大保健手法按摩揉进去的香辛料,岂不是要流出来,味道被稀释了?唔,如果是‘伪香草公式’倒是可以不那么严格控制水量……”

    一色慧听得愣住,“按摩大保健手法?”

    他也没纠结奇怪的说法,急的不行:

    “这样一来,1个小时内,你怎么把整条牛腿煮熟?”指了指会场墙面上古老挂钟的时间,“你还剩下一个小时又十几分钟,就必须呈交答卷!”

    夏言无语叹气:“水,是一种传导火候的强力介质没错。”

    “但是‘蒸汽’,也是火候的介质之一啊!”

    “你想想,包子馒头怎么熟的?不就是靠蒸汽么,要不是为了施加一点特别的东西,我可能都要考虑炭烤牛腿了……”

    一色慧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本想上来,建议他多加水,结果自己反而被他自信的说辞,弄得心绪翻滚有些吃惊。

    他默默退下去。

    作为好朋友,他的提醒,最多也就到此为止了,再强行说的话,就是试图把自己的思想、意志施加在夏言身上了。

    他一向懂得拿捏分寸。

    场内众人对“水量”有疑问,场外,幸平创真也挠挠头,表达了类似的疑惑:

    “这样,真的可以蒸熟一整条牛腿吗?”

    闻言,抱臂立在阴影里的薙切仙左卫门,面容没什么波动:

    “拭目以待吧!”

    一个小时悄悄流逝而去。

    始终立在灶台前,时不时调节灶火阀门的夏言,忽地长吁一口气说:“可以揭锅了!”

    咔!

    吞吐的火焰,顿时熄灭了。

    首席司瑛士适时宣布道:“那么,补考结束,夏言同学请向考官席呈交你的菜品!”

    十杰们,已经在一张长条餐桌前齐聚。

    “扑通”一声。

    整个蒸锅,被夏言十分干脆的端到了餐桌之上。

    十杰们死死盯着即将揭开的盖子。

    夏言正要伸出手,却突然有人出声,主动请缨道:“我来吧。”

    小林龙胆举手,兴致勃勃的表情。

    这下,众人神色变得怪异。

    这第二席的红发学姐,没在意众人目光里的东西,脸上焕发光彩道:“上次,是在一年前吧,真是遗憾呢,没能在这样超近距离目睹夏言君的料理,揭开面纱的惊艳一刻,现在我要抓住这个机会!”

    这话听来有点奇怪。

    一色慧、久我照纪对视,一个是眼角抽搐,一个是嘴角不停的扯动。

    我说。

    这个“怪物”,是什么时候新添了一个脑残粉的?

    这个粉丝,可是个重磅角色。

    十杰的第二席啊!

    正在夏言也愣住,其他人心思各异、目光闪烁,场面眼看就要僵住的时候,一个没打招呼的秀气手掌,横空杀出。

    “啊,住手!”小林龙胆娇呼,要去阻止却晚了。

    蒸锅盖子,已经由嘴角微微翘着流露出一抹淡淡愉悦的薙切绘里奈,整个提到了半空。

    “呼,呼,呼……”

    瞬间。

    汹涌喷薄的雾气,一下子把蒸锅都覆盖了过去。

    前一刻还抢着揭示料理,距离蒸锅最近的两位女性十杰,像是被施了一个定身法术,白皙光洁的额头,溢出了热汗。

    在她们视野之中,狂野弥漫开来的热雾,竟宛如一块白色投影荧幕。

    鼻子嗅到的,也不是什么浓郁的香料风味,而是一股野蛮、原始、粗犷的气息。

    热雾涌散的很快,转眼间,蒸锅又出现在视野之中。

    可是,当看见那条完整牛腿的刹那。

    “轰隆!”

    小林龙胆,薙切绘里奈,身体都隐隐跟着莫名回响于心灵深处的声音,颤抖了一下。

    似乎,有一条裹挟着火焰,带着野蛮、原始和粗犷气息的巨人之腿,重重地,一脚蹬踏在她们心头上!

    除了她们,其他人也是吃惊、震撼的表情。

    倒不是说锅里,蒸熟的牛腿,外观精致到难以置信。

    相反的,这条蒸熟的牛腿,模样实在谈不上好看。

    牛腿表面那些纵横交错的刀口,因为蒸熟,已经极大的撕裂开,再加上香料色泽的渲染,像是一条条涌流着污浊泥水的大峡谷。

    整条牛腿,都因为蒸汽,看起来湿漉漉的。

    而之前就严格控制的汤水,经过一个小时的炖煮,早就熬干了,和溢出的香料结合,成了一大片不规则的赤红色泥巴块,凝结在蒸锅的底部。

    乍一看,简直就是红色原始土地上的巨大尸骸!

    “咕噜~”

    一阵咽口水的声音。

    就连夏言自己,也是悄悄擦了擦嘴角。

    握草!

    他内心不太平静。

    为何这样的粗犷风味,竟有一种完全撬开食欲铜门的奇诡魔力?

    门外,幸平创真嗅到逸散而来的味道,双手搭在了小腹上,脸上是惊奇又难以相信的表情:

    好像……

    胃袋……

    都跟着气味变得粗野起来了啊!好想吃!想吃!

    牛腿还热气喷薄。

    而见锅底这画面,不知为何,夏言也不打算戴隔热手套将牛腿取出,生怕破坏难得一见的烹调艺术油画。

    就提着一把长刀子,探下去,切割下来一片片的肉。

    他在桌前,端着小餐碟,很快装完第一份。

    “这是第一盘,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