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95章:特殊的补考(下)
    “差几天开学……”

    “十杰全员,齐聚?”

    夏言见久我照纪,不像是开玩笑,神色也稍微郑重了。

    他很快意识到什么。

    “我的补考,已经安排好了?”

    “对!”

    一个笑声从楼梯口传来。

    极星寮的那位‘第七席’,一色慧,竟穿了一套学园制服。

    黑蓝色的长裤,洁白色的衬衫,再搭配与裤子同样配色的长袖外套,让这家伙穿出了堪比西服正装的笔挺隆重感。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一色慧摇了摇手中的爪机。

    看见夏言呆着没动。

    一色慧挑挑眉,开玩笑道:“以你的厨艺实力,完全不用担心这样的紧急临时安排啊,又不是什么食戟给你提前亮题目,考试么,本就注重积累和功底。”

    “另外,考试是什么方向,总帅已经给那位第一席指示了。”

    顿一顿。

    一色慧脸上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

    “夏言君,这也是你摸清十杰议会现状的契机啊!”

    哪怕是久我照纪,就听出了一色慧这番话的潜台词,摸清十杰的状况,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搞事!从猎人的立场出发,搜寻合适的猎物了!

    “也是,补考且另说,我得会会其他人。”夏言点头表示认同,上楼去换制服,拿外套。

    这家伙!

    久我照纪暗吸一口气。

    瞳孔微微收缩了,眼睛紧紧盯住迈步走上楼梯的背影不放。

    他觉得一阵牙疼。

    为什么,又是开学、临近开学的时间点啊。

    对于自己获得人生中首次败北的食戟,即使足足一年时间过去,久我照纪仍然觉得那种败北的苦涩,记忆犹新。

    巧了,上次食戟是开学,这次他回来,又打算在这个时间搞事?

    让刚刚驱逐了寒风,开始吹拂春风变得温暖的校园,再一次感受到那种绝望的严酷和冷冽吗?

    忽地。

    久我照纪眼角使劲抽搐。

    他自己,如今就是十杰的一员啊,席位排在一色慧后面,是第八席。

    “他不会选我的!”

    久我照纪心说:“好歹我也以副会长身份,替他操持‘黑暗料理同好会’一整个学年了,他应该不会凶相到猛啃窝边草的!”

    刚才见到回归的会长、主将,那稍微提振精神表现出来的锐利眼神,誓要把败北的场子找回来的心气,全然消失蒸发了。

    一张手,这时搭在了久我照纪肩膀上:

    “我懂你,久我。”

    一色慧投来一个“懂你”的眼神。

    “你是他社团的干将,而我么,好歹是同在一栋宿舍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好基友,所以放心吧,他不会把我们视为猎物的……”

    道理是这么讲没错。

    久我照纪大为松口气的同时,还给一色慧无比古怪的眼神:

    “我说,一色,你似乎有点怕这位同床……同窗好基友?”

    一色慧耸肩:“当一个人,表现出绝对压制你的实力,所拥有的厨艺,和你根本不在一个次元维度上时,你根本就不想遭到莫名其妙的降维轰击吧?”

    闻言,久我照纪下意识地点头。

    降维打击?

    “他回归后的厨艺,你见识过了?”艰涩的开口问。

    “当然,就在昨晚!”

    “反正经他诠释的瑰丽香料世界,我觉得那些毕业生都……”突然在这止住没说下去了。

    得到一色慧无比肯定的回答,久我照纪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

    薙切家宅。

    叮咚,专属料理室响起铃声,这是有人在外面敲门等候。

    新户绯沙子见薙切绘里奈打开了门,便双手递出一张今日行程安排表:

    “绘里奈小姐,在上午10点钟,您要准时抵达今年插班生考试的会场,主持这次的考试。”

    “此外,下午2点,有一间毕业生开设的新兴餐厅,邀请您过去试菜和品鉴。”

    薙切绘里奈从昨晚到今天早上的心情,可以说是一会阴一会晴一会雨,变幻莫测。

    她似乎熬夜到很晚,这对一个有着严格自我管理、自我要求极高的名门大小姐而言,是很少见的。

    顶着淡妆容无法遮掩过去的黑眼圈,无聊至极的扫看一眼行程表,薙切绘里奈叹气:“加入了十杰评议会,成为其中一员,学园事务也安排到了头上么?”

    “把其它安排全推掉,我今天只出一次门,就主持插班生考试吧!”

    咳。

    小心翼翼瞄一眼情绪不太好的大小姐,新户绯沙子咳了咳,又摸出一张通知安排表:“这是紧急的补考安排,所有十杰成员务必到场,时间是上午11点钟。”

    “补考,插班生考试?都是今天?”

    “一个10点,一个11点,那不是起冲突了?那些家伙到底怎么安排工作的!!”

    薙切绘里奈眉毛拧成一团,接过来补考工作表。

    考官:全体十杰成员(司瑛士、小林龙胆等)

    考生:1人(夏言)。

    “……”

    眼眸就死死盯着那个补考生的名字。

    “是他啊!”薙切绘里奈显得咬牙切齿。

    “这个尸体,终于肯转生了吗?”

    ……

    远月校园正门,豪车云集。

    一个从大众商店街、大众食堂走出来的少年,步行在名车和名门贵公子大小姐齐聚的校园广场上。

    “喂,老爹。”

    红发刺猬头的少年,当然就是幸平创真。

    他跟电话另一头的老爸,不停的抱怨吐槽:“你跟我说,在那所学园,我会找到一群同龄的对手和小伙伴,可以很好磨练自己的厨艺,但为什么,这里看起来那么华丽气派?”

    “还有还有,别的考生跟我完全不同啊,都带着保镖和管家。”

    “我总觉得我来错地方了!”

    电话传出一个悠然淡定的成熟男性嗓音:

    “创真,远月就是这样的名门,不要太惊讶,你首先要做的,就是通过插班生考试,然后才是在那所名门里存活下去的问题,至于你一直想战胜的老爹我嘛,呃,先去击败那个小子吧——”

    嘟,通讯断开。

    幸平创真嘴里嘟囔着自己才听到的牢骚,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处花坛前,这里有长椅,并坐着一个翘二郎腿喝热奶茶的贵公子。

    正当幸平创真想问问路,询问考试会场的具体位置时。

    一辆黑色汽车,在花坛外的校园大道,车速放缓慢的行驶而过,恰巧后车窗打开着,后座一个少年正打量窗外的校园景色,兴致勃勃观察那些云集的名门公子和小姐。

    两人,就隔着花坛,奇妙的对视了那么两三秒钟。

    “喂!”

    幸平创真一眼就认出,是那个被他老爹称为“那小子”的少年,顿时喊了一声,大步追上了黑色汽车。

    在某栋教学楼外的停车场。

    夏言、一色慧和久我照纪依次下车。

    “呼——”幸平创真双手扶住膝盖,剧烈喘了好一会,才张张嘴。

    然而,想说的一些话,到了嘴边,居然歪到了问路上:

    “那个,插班生考试的会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