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52章:小试牛刀(上)
    青野澄子板着脸:“能接受,不代表爱吃、敢吃和喜欢吃啊!”

    “就比如,你们中华也有‘活珠子’、‘折耳根’、‘土笋冻’这些美食。”

    “你们接受它们的存在,不代表要亲自试一试啊。”

    嚯,这姑娘肯定偷偷补课了,还知道活珠子、折耳根、土笋冻这些。

    道理是这个道理。

    对于这些“黑暗料理”的存在,夏言表示喜闻乐见,在接受范围内的不介意尝一尝,可一旦超出心理极限,那他铁定不碰。

    青野澄子突然咦了一声。

    看一看吧台上的两盒鱼白,再瞧瞧夏言。

    侧头再去看菜单墙。

    “砰——”她兴奋的拍桌子,“店里的菜单,又有大更新吗?鱼白这类食材,过去我可从没在你店里见到呢!”

    少女旁边的岛田隆志,闻言面色更是紧绷着。

    屁股不自然地挪动一下。

    原来是主打辣味,主打黑暗川菜。

    现在么,就连食材也不太正常了,这是要从厨艺和食材,两个方向,两个角度,重拳出击的节奏!

    “……”

    小心地再瞥一眼鱼白,岛田隆志沉默着,对比另一位和朋友闲谈很能聊的少女,他简直像赶赴战场的炮灰士卒,脸色前所未有的紧张,审视吧台里夏言这位主厨的一举一动。

    看见夏言清洗了厨刃,接着丢到冰箱的速冻舱。

    好奇怪啊!

    岛田隆志内心暗暗称奇。

    这刀,显然是准备用来切“鱼白”的。

    但是为什么要专门丢冰箱,特别的冰冻一会会呢?

    如果追求冰鲜。

    对冰鲜口感很执着,那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打碎冰块摆在盘子上,刺身片就相当于拥有了冰之王座。

    “啊,废油打翻了。”夏言手叉腰,无奈地打量一片狼藉的料理台。

    一个月人不在,老鼠果然造反了。

    他记得自己选择《食戟之灵》的旅行前,有好好打包厨房垃圾。

    用过的废油,专门装进一个瓶子待丢,然而现在这个废油瓶被打翻了,掉在水槽里,瓶盖还打开了。

    重点是,废油几乎都泄漏了。

    水槽一片油污和霉臭,而消失的另一部分废油无疑流进了下水管道。

    见状,夏言暗暗担心:“希望没那么倒霉,正好碰上街道卫生大检查,要不然督导员一类的人物,就要堵门教育,递上罚款单子了。”

    食材、厨刀先静置着。

    “等10分钟就好。”

    青野澄子和岛田隆志,对主厨中途去专注打扫卫生的举止,不禁面面相觑。

    “呐呐,不先准备其它食材吗?”

    结果青野澄子的举手提问,得到了“只需要一把刀”的简洁回答。

    “……”

    一个出生在昭和时代,见证过霓虹大繁荣和泡沫破碎的大叔。

    一个是平成时代,有着时尚Vtuber主播身份,并且家里在涩谷松涛有府邸豪宅的白富美少女。

    你看我一眼,我瞧你一眼。

    脸上都写满了困惑。

    即便是最简单的‘鱼白刺身’,都要加大力度,准备刺身蘸料的吧。

    刺身是非常看重原材料没错,食材决定了菜品70%以上的质量。

    但是,如果蘸料足够出色,那就能完美填补那剩下来的30%空白啊。

    夏言手脚麻利地,很快将吧台里侧,打扫得一尘不染。

    空气似乎都变得清爽了。

    “OK!”

    只见他径直打开冰箱的速冻柜,冷雾一下子弥漫而出。

    青野澄子、岛田隆志只觉得这股冷雾有点奇妙,而更为奇妙的是,一把刀刃被主厨从柜子里,缓缓地取出。

    一刻钟的冷藏,显然不足以让刀刃覆盖冰霜什么的。

    但莫名的,长长的刀刃,被主厨握住手上。

    两人视野中,似乎有寒芒一闪而逝。

    那把刀,隐隐约约的,仿佛自带寒霜飘雾的炫酷特效,但青野澄子、岛田隆志定睛一看,便不约而同地嘀咕低语,说自己眼花了,他们座位本就是挨着的,突然彼此愕然对望:

    “你看到了?”

    “你也看到啦!”

    于是,两人齐齐盯住夏言。

    夏言倒是没在意他们,旁若无人的,用手指弹了弹刀刃,唔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

    侧头对上客人灼热的视线,夏言解释说:“这一把刀,留有遗憾了。”

    青野澄子、岛田隆志:“???”

    夏言内心是真的惋惜。

    用特殊手法,终究不能仿制出【北辰天狼刀】,要知道这把名器名兵,在《中华一番》里,就是搭配「罗汉水晶斩」来使用的,二者缺一,黑暗料理界绝技肯定不能发挥到极致。

    不过,食材只是“鱼白”。

    并不是做《烈冰鲜鲷山》这样的原生发光规则食谱。

    “得想想办法,怎么获得冰魄刀了,反正中华一番乐园世界里,那群黑暗料理界人士,肯定有冰魄刀的线索。”

    夏言把一个木头案板,搬到了吧台上,两盒鱼白位置不动。

    正打算隔着一张吧台的距离,在客人眼皮子底下,切鱼白,做刺身料理的时候。

    “咚咚。”

    “店长在吗?”

    一个颇有威严带着责问的成熟女性嗓音,敲门问了一声,然后高跟鞋哒哒踩在打过蜡的木地板上,走进了店面。

    这是个穿黑灰色女式西装的职业女性。

    “有热心居民举报你和你的料理屋,不遵守町目垃圾规定,随意排放废油。”

    夏言发现女性戴有臂套,上面还有臂章写着某某区餐饮发展协会。

    她径直到吧台,放了一张垃圾注意事项宣传单。

    内容无非是写明该区域,什么日期,可以丢什么垃圾,然后垃圾分类也归纳得很清楚,包括了单车、废弃家电这样大型废品该怎么处理的禁忌。

    握草!

    真是人倒霉了,喝水都要噎死啊。

    “十几天前我就打算给你派罚单了。”女人又拿出一张盖有协会公章的发票,罚款金额是2000日元。

    特马的!

    夏言暗暗吐槽霓虹这什么协会那什么协会的。

    这家店,从他醒来那天,显然就处于这片下町一大堆协会的管理之中,岛国除了层出不穷的奇葩社团,各种民间协会也算五花八门,属于社会生态的一部分。

    女人胸前挂着一张工作证。

    名字,三浦裕香。

    至于职称,牌子有些反光,夏言只隐约看到“理事”两个字。

    来自青野澄子、岛田隆志的异样目光,让夏言只想尽快缴纳罚款把人送走。

    但是,三浦裕香显然还想口头上劝导教育违规的店长,于是她占据了第三张吧台椅子,把肋下的文件夹放下:“协会过去半年,还收到了十几份关于你料理屋服务上的投诉……”

    夏言直叹气。

    “我说,能不能等一等,让我把刺身切好?”

    三浦裕香目光掠过他手上,依然弥漫着些许冻雾的刀刃,再看了看木头案板旁边的盒子,里面的食材。

    “(°△°|||)!”

    哒哒,刀很狭长,切下时与木头案板碰撞,声音很轻微几乎听不到。

    片刻。

    夏言得到两小碟的鱼白刺身。

    至于蘸料,就更简单了,转身从橱柜拿出一瓶酱油,倒出,得到两个调味碟的酱料。

    “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