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30章:消失的‘神之舌’
    食戟结束了,久我照纪回到‘中华料理研究会’本部。

    正打算要敲主将办公室的门,却没料到门被一下推开,津田主将看见失魂落魄的久我照纪,错愕说:“我还以为你要回家呆一段时间。”

    输了肯定要自闭,何况是人生中第一次败北,很干净的5杠0,都找不到借口说我急了,我失误了。

    “其实,换我上去,结果也不会改变。”津田优树叹口气,拍拍久我照纪的肩膀。

    这位老生,一年一年升到了第三个学年,残酷的食戟早见得多了,当然也有想过身为主将的自己,不幸败北的画面,这在推崇丛林法则的远月学园是大概率事件,他战战兢兢过来没想到在打算隐退前……

    他甚至感到几分惭愧。

    因为,严格意义来说,久我照纪是帮他挡灾了,否则今天换成自己,津田优树并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还有去冲击毕业成绩的自信和勇气。

    “津田学长,你这是要……”

    久我照纪看见主将收拾了个人物品,装在纸箱里,手上还拿着一封信函。

    “失去了社团,责任我来担当,所以我打算去校务楼,提前呈交隐退信。”津田优树正容严肃说,“久我,在隐退前我作为社团领袖,给你最后一个人生的建议,不要因为失败愤而离去,留在中华料理研究会是你的最佳选项……虽然还不知道那位刚夺下社团的家伙,打算怎么大刀阔斧改革,但社团名字也好,料理研究宗旨和方向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留在这,你多了一位对手,也多了一位老师……拥有了必须要去超越的目标!”

    目送津田学长潇洒而去。

    久我照纪怔了半晌,才忽地笑了起来,“也是,才刚刚开学啊!”

    “很好——”

    他接着在无人的社团本部走廊上,握紧了拳头:“那么就把你当成挑战十杰,挑战司瑛士那伙人之前,必须翻越的山丘!”

    ……

    教学楼的停车场。

    “绘里奈小姐要到我们极星寮做客?”

    一色慧惊愕,观察到‘神之舌’少女立在黑色汽车门前,双手抱胸,俏脸隐隐有烦躁和不耐烦的表情。

    右手忽地躲到了背后,冲站在他后面的夏言,偷偷竖了个大拇指。

    强还是你强,少年。

    这才一顿饭,一道料理,就把堂堂远月财阀大小姐的胃给俘虏了。

    要知道。

    拥有【神之舌】的少女并非什么最精致易碎的花瓶,她天生就是最顶尖的品鉴师,同时也让美食界一致看好她拥有无比光明的未来,没人能预估她在料理领域的成就,终点到底在何方。

    夏言对一色慧的小动作,很是无语。

    实际上,目前夏言对薙切绘里奈的感官还不错,气愤摔筷子,总比原著里傲娇病发作,给男猪脚幸平创真派发龙套盒饭来得要好。

    一行人上了汽车,四座刚刚好,新户绯沙子是那位女司机。

    远月校园的占地面积还真夸张,极星寮位于偏僻边缘地带,从核心的教学区开车回去,没一刻钟功夫到不了。

    汽车行驶中,内部气氛有点安静。

    突然,坐在副驾驶位的薙切绘里奈,扫一眼车内后视镜,见后座的两个少年,一个若有所思,一个干脆头枕车座垫闭目小睡。

    “为什么会忽然消失?”没头没脑的一句,打破了安静。

    “哈?”

    若有所思的一色慧,见薙切绘里奈从前座回头,视线落在旁边小睡的伙伴这,伸手轻轻推了推:“对啊,夏羽君,为什么会忽然消失呢?”

    刻意把“消失”咬的很重,无比强调。

    夏言暗叹气,来了。

    又是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性质和问“你怎么做到的”,是一回事啊。

    他总不能公开讲。

    没发光。

    一切都是“发光”的错。

    堂岛银、角崎泷这些评审吃到的是发光料理,而你们吃到的,却是只有‘黑暗指数’,真正意义上的夏氏黑暗料理。

    “大概,是品鉴的原因?”索性眼睛都没睁开,只是眼皮子动了一动,夏言含糊回答。

    “不可能——”

    结果薙切绘里奈的嗓音,瞬间提高了N个声贝。

    如果说,“你怎么做到的”的疑问盘在心间,没得到解答,反而越来越浓重,开始让薙切绘里奈检讨审视自己过去,是不是太小瞧了同龄人,要知道哪怕一色慧都没令她高看一眼的。

    因为,在她【神之舌】的品鉴下,一色慧所有的手段,简单说是厨艺实力,细微层面呢则是对某一种技法的熟练度,对某种菜系、菜式是否真的掌握了。

    结果就在十分钟前的食戟场馆,薙切绘里奈怀疑自己了。

    她的【神之舌】,完全没发挥作用。

    比罢工都严重,干脆就缩在口腔里瑟瑟发抖了。

    这让薙切绘里奈有强烈的危机感,非常担心【神之舌】会应验传说中的诅咒,某一天忽然消失。

    “不是品鉴问题,那又是什么呢?”夏言反问。

    薙切绘里奈噎了噎。

    夏言暗笑,实际上,当在场馆见到这位有着神舌天赋的少女,和一色慧、久我照纪、新户绯沙子相似的,也是一脸疑问和懵逼时。

    他就大抵猜到,【神之舌】怕是没法破解他的菜品、食谱,原因有待查证。

    “又或者是我的问题?”夏言故意一说,“嗯……我后来做的料理,或许和端给堂岛学长他们吃的,存在差别,是盐稍微放多了?熬煮酱汁时稍稍过火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青椒焯水,水温高了几个摄氏度……”

    “可能就是品质的偏差,让你们没体验完全。”

    薙切绘里奈一脸烦躁:“你在问我吗?我没吃出来……”

    忽地又闭上嘴。

    夏言装作惊愕问:“您的【神之舌】呢?我记得您的舌头,可是号称没有什么食谱、菜品不能破解的。”

    普通女生,应该是脸一红,低声解释说舌头罢工了。

    薙切绘里奈就不同,本就骄傲的她,容不得质疑,尤其是质疑自己最为自信的地方。

    顿时,扭头对后座的夏言,挑衅地挑了挑眉毛:“你可以再来一次试试,我再次品鉴的话,你真实的厨艺,食谱的一切细节,都要被我洞悉!”

    “好啊!”

    “……”

    薙切绘里奈秀眉皱成一团,总觉得掉进坑了。

    夏言还保持头枕座椅闭目小睡的样子,私底下却是翻开个人面板,看着‘豆瓣酱烧豆腐’食谱,暗乐道:“就等你这句话了,正式邀请你品鉴,动不动几百万日元的,费用我可负担不起啊。”

    脑中不由的,浮现初中三年级薙切绘里奈的身影。

    尽管时间早了一年。

    胸前那两块,也没缩水多少。

    在这个年龄段女生堪称恐怖、壮观的规模。

    很厉害啊,但脑子似乎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