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23章:辣山重现
    中华料理!

    看清楚了屏幕上的食戟题目,场馆顿时传出哗然声。

    倒不是说别的,而是题目太宽泛了,在场哪个没有一定的美食素养,怎会不知道‘中华料理’有八大菜系之说,底下还有本帮菜、客家菜等数不尽的支系。

    评审席。

    堂岛银的视线,牢牢定格在其中一名选手身上,饶有兴趣说道:“只是表面上宽泛而已。”

    角崎泷和其余三名评审跟着点头。

    “谁不知道久我照纪其实专精川菜,要他在食戟对决上,放弃被比喻为‘暴力美学’的麻与辣,那就是相当于折断了自己的獠牙,失去了侵略性,攻击性。”

    “没错,食戟非常讲究竞技性,如果是平平庸庸的作品,就注定了要败北,哪怕他厨艺要高出一截!”

    咚咚。

    听到敲门声,新户绯沙子去开了门。

    “打扰了,薙切绘里奈小姐。”一色慧进屋,径直走到单向透明的落地窗前,与抱臂而立、长发飘飘的薙切绘里奈,隔着两三米的距离。

    “你给我发短信说的……就是他?”

    目光落在久我照纪的对手那,一个面生的,从未见过的脸孔。

    薙切绘里奈嗓音平淡说:“真是让人好奇,一个被你列为十杰候补的人选,一色学长,你专门发短信给我,就是让我到这评价你看人的眼光吗?”

    一色慧笑着摇了摇头。

    “评价什么的太空了,十杰的席位,本就紧张,如果亲眼见一位竞争对手展露头角,就算是绘里奈小姐您,想必也会感到烦躁和不安的吧。”

    闻言,少女目光微微一凝,脸色写上了几分郑重。

    场上。

    夏言洗净双手,一边等着工作人员将他的食材送上来,一边观察对面久我照纪的准备。

    他这里,食谱简单,所以材料、工具也不复杂。

    但久我照纪的情况截然相反,先是工作人员“轰隆隆”推上一辆大车,阵势颇为吸睛,然后几名中华料理研究会的光头黑衣大汉,搬下来一口纯黑色金属感饱满的锅子。

    这口锅,被直接架在炭炉上,社团黑衣成员脚边堆着炭袋,时刻等候久我照纪下指令的严阵以待模样。

    可这仅仅是开始。

    另一辆车运送游曳的活鱼上台,镜头拉近了,给到久我照纪挽起袖子挥刀杀鱼的特写画面。

    “黑色、有须、体长……”

    “是鲶鱼啊!”

    见到久我照纪,翻转厨刀,在鱼头位置一记闷棍,先把活鱼打晕了,然后在尾巴处割一刀放血,评审席和观众们都不禁赞扬这位十杰候补的基本功,每一个处理都堪称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放完了血才除掉内脏和腮,撒上盐、料酒、胡椒粉这些调料进行腌制。

    做完这些,久我照纪开始洗手,洗去手上的血污、鱼腥味。

    于是他的目光,和镜头一同,转向了对面的厨台,看到夏言把青椒、肉丝,切成克隆模式般的丝条状,久我照纪嘴微微撇了撇,发出低低的嘁声,“青椒肉丝啊……”

    “看来他毫无食戟经验。”直摇头,闪烁的眼神里充斥着失望。

    在食戟对决中,用日常食谱,简直是作死。

    倒不是‘青椒肉丝’不够经典,就是太经典,流传太广,是个人都吃过,是个厨师都做过,所以食客、主厨双方都表示很艰难啊,一边是吃腻了提不起劲,一边是被做烂了不可能推陈出新。

    因此,大概率沦落为平庸之作的‘青椒肉丝’……

    想到待会菜品上桌,评审们脸色麻木,非常勉强才下筷子吃了一口,如嚼白纸毫无反应并强硬表示不会吃第二口……

    久我照纪“哈”的失望叹了口气。

    “我真蠢,本来就是5比0的胜利,我在期待些什么啊,不过对手太鱼,早知道我就坚持不掺和了,这样的虐菜局鱼塘局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跟久我照纪抱有相似看法的,还有嘉宾室的十杰成员、薙切绘里奈。

    原因无它。

    有久我照纪这里热火朝天、节奏窒息的烹调演绎对比,夏言这边未免显得太安静和平淡了。

    观众席一片嗡嗡议论的声音。

    “刀功极强。”

    “+1,把青椒、肉丝切得跟克隆群一样,刀功是很强,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厨艺可不仅仅是刀功。”

    “我的天,为什么会是‘青椒肉丝’啊,太让人失望,相比之下久我照纪的准备,让我根本想不到他的食谱……”

    “谁说想不到,我严重觉得是火锅!火锅鱼!”

    由着厨房之外的人去讨论,从握刀,开始切菜,夏言沉浸到料理的世界,高度专注状态让他快速抛掉登台前的小小紧张情绪,体内血液也恢复澎湃活力了,动作显得舒展而流畅,不见一丝紧张的僵硬。

    “梆梆梆梆梆!”

    「花刀」点满后,最直观的体验,就是受夏言思想控制,不再突然的触发。

    而同时呢,不触发「花刀」,并不意味着这个刀功进阶,在夏言面板上,就是一潭死水毫无用处了。

    这是十分讲究快与准的进阶,所以这种刀之势,隐隐体现在他身上,只是没有雕刻、花工那样夺人眼球的名场面。

    巧了,久我照纪的鲶鱼要经腌制,夏言也要对‘肉丝’着重腌制处理。

    接下来,就是熟悉腌肉,镜头画面上盆子里的肉丝,与料酒、淀粉以及蛋清混合均匀了。

    “很常见的手法,放蛋清,是为了使肉丝保持嫩滑、细腻的口感。”评审席上,一名校外评论家淡漠说。

    众人原以为,腌肉后,夏言就要洗手,和久我照纪一起等上半小时,但见他突然往猛火升起的专业炉灶,架上了一口中华大铁锅,并从工作人员搬运上台的纸箱里,陆续搬出近十瓶的‘豆瓣酱’……

    馆内气氛一时间竟有点冷。

    鸦雀无声。

    很快,所有调料瓶空掉了并摆在桌上,镜头侧着拍过去还挺壮观。

    然而。

    吸引所有人视线的,却不是这些空瓶了,而是堆在大铁锅里,成了尖尖小山的辣酱。

    “咕噜~”刚才发言的那位校外评审,不自然的,对麦克风咽了下口水,声音清晰传遍了场馆,导播还很坏的给予面部表情特写。

    这位评审的表情大概是这样:

    (?_?)。

    “呃!”薙切绘里奈目睹此景,也是长足的吸了口气,尤其是,在见到夏言接下来用锅铲,手背上明显绷紧了青筋,开始翻炒这堆辣酱,她只觉得口腔里的‘神之舌’隐隐有辣味刺激的电击之感。

    仿佛被这一幕,勾出了潜藏心底的创伤应激综合症。

    “这、这是要炒出豆瓣酱红油吗?”浅紫色头发少女,新户绯沙子,看得目瞪口呆。

    “需要这么多,如此大量吗?!”

    评审席的堂岛银,嘴巴张大了,脑门溢出一片汗珠。

    哪怕事先已经见识这篇‘超级黑暗化’食谱的一色慧,脸庞也不自主地抽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