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神厨狂后 > 第1318章 军心不定
 异姓王被这声音叫嚷得有些烦躁,开腔道:“北燕王,你暴虐无道,设计害死我儿,现在又想给他扣上作乱的罪名,实在是欺人太甚!”

凤浅实在听不下去了,她还从未见过这般胡搅蛮缠颠倒黑白之人,只悠悠开口道:“乌思道勾结朱雀,想要刺杀朕,按律当诛九族,朕躬仁慈,不愿见人无端遭牵连,否则你异姓王如何还会好好站在这儿?

只是你太不知进退,竟然勾结昌黎王,意图谋反,如今还在此大放厥词。

朕只问你一句,当年由北燕王室掌管的那半枚虎符,究竟是怎么落入昌黎王之手的?

你可能答得上来?”

此言一出,北燕大军一片哗然。

其实士卒们内心也有疑惑,北燕历来兵符从未出现由一人掌管的情况,如今却被昌黎王尽数握于手中他们本知晓虎符之物,乌思道持半,昌黎王持半,可前者一死,后者就有了整块虎符来召集大军,而这明显不是王上的授意。

“将士们都给朕听好了,昌黎王狼子野心,私令手下护法窃取虎符,妄图谋朝篡位。

你们身为北燕士卒,应该明辨是非过错,认得明主,不要被奸人所利用。”

听了这话,大军阵中议论声四起,士卒们军心不定,确实对昌黎王有所怀疑。

昌黎王和异姓王脸色逐渐不自然,有几分难看。

异姓王道:“王爷,将士已起了动摇之心,若再拖下去,只怕不好!”

“攻城!!”

昌黎王拔出剑来,剑锋直指宫门。

“王爷,可……可宫城内,是王上啊!”

一位统领才刚说出这话,只见寒光倏现,那位统领当即被斩于马下。

“兵符在本王手中,你们若敢抗命,便是这样的结果!”

轩辕辰怒得两眼赤红,喊道:“昌黎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肆意杀害北燕将士!”

昌黎王笑道:“小六,待到他们听从本王号令,攻入宫时,将你拿下时,我看你还会不会这般护着他们!”

一声令下,大军缓缓向王宫逼近,顷刻间,自宫墙内射出一阵细密的箭羽,当即将进攻的先遣部队射死射伤大半。

左堇年口中含着箭矢,带领手下的秘密卫队,据城而守,一时间竟让昌黎王的部队损失惨重。

“堇年,千万当心,别误伤了平民的性命!”

“遵旨!”

一言才毕,一只穿云箭,带着肆无忌惮的杀机,正正射中那领头统领。

“对不住了兄弟。”

左堇年暗暗道,“我司保护王上的职责,实在无法顾忌太多。”

眼见攻城兵士损伤不少,场面一时僵住,昌黎王见再这么车轮战似的消耗下去,即便擒住轩辕辰,自己也会元气大伤,得想个折中的法子才是。

他只命异姓王继续佯装攻城,自己则故作退到后方,以迷惑凤浅等人。

黎明,北燕王宫西南角突然多了许多兵士,宫门口两个侍卫才发现异动,立刻被蒙住口鼻,扭断脖子,整个过程无声无息,竟无人察觉。

紧接着,角门被打开,微微发白的天光漏下来,照得铁衣金柝银闪动,像极了那宫内涟动的荷花池,表面波澜不兴,实则暗藏杀机。

见着巡夜的宿卫,他们便借夜藏身,虽然这北燕宫内巡逻卫队每隔一炷香便会经过一班,可这来来回回好几班,竟没人发现这支潜进来的队伍。

“北燕宫的侍卫怎么窝囊废一样,早知道就不必带这么多兵士进来了。”

说话的人正是昌黎王,只见他将蒙在面上的黑巾拉下来,像是憋了一大口气似的。

“这不是正合王爷之意吗?

这些宿卫无用,岂不更方便我们的动手……咳咳!”

这人话未说完,只听其咳嗽两声,忍不住拉下面巾,吐出一口浓血。

“你若是得力些,本王也不用如此涉险了!”

昌黎王厌弃地瞥了一眼身边人,正是先前在宫门外同轩辕辰等人对峙的青龙。

昌黎王本想让他以魔音控制那些百姓的心魄,却不想他竟这般无用,险些把自己的性命都丢了。

“是属下失职,属下未曾料到那大燕女王手段居然如此高明……”“本王不听借口。”

昌黎王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异姓王在宫门外同北燕王周旋,你随本王进来,好生保护本王安危即可,旁的不需要你操心。”

“是,属下明白!”

“动身!”

黑夜中,这支兵队犹如鬼魅一般,时隐时现,曲蜒迂折于北燕内宫,从引凤亭,再到御花园,一路畅通无阻,连昌黎王自己也觉得,一切进行得太顺利了,似乎有些诡异。

昌黎王心生疑惑,“奇怪,这北燕宫内的这些侍卫,怎的凭空多了这么多新面孔?”

“许是新换的侍卫惫懒。”

青龙看着这些新进侍卫,确实很多生面孔。

“罢了,新面孔更好,趁他们还摸不准这王宫路线,更方便本王下手了!”

眼下昌黎王也顾不得许多,只命人包围住那亮着幽微宫灯的殿门,只听“哗啦”一声,殿门被士兵们野蛮地推开,正殿上端坐的主人见状,吓得站起身来,手中的刺绣也掉到了地上。

“微臣,叩见太后。”

昌黎王缓缓走进来,敷衍地冲正堂上的人行着礼。

“昌黎王,你这是做什么?

!”

士兵们纷纷闯入,将整个正阳宫团团围住,连带着后院、偏殿、正庭处,皆有士兵把手,黑压压的,只待外围兵士将火把亮起,太后这才看清,昌黎王这是带兵逼宫来了!陪着太后说话的慕云此刻也被突然冲进来的铠甲兵吓到,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遭左右控制住。

宿廷卫听得响动,忙领人冲进正阳宫,只是还未踏进殿门,早已准备好的弓弩手将短箭搭上弦,一听门口有响动,开弩射箭,那群宿廷卫瞬间便成了这箭下鬼。

太后常居后宫,哪里见过这等生死打杀的场面,心内虽焦慌不已,面上仍故作镇定姿态,只走下座来,只道:“昌黎王,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这是造反!”

“造反?

太后,请听微臣一言。”

昌黎王自以为拿住太后,离事成便近了一个大步,“北燕王深闭固拒,一位听信大燕女王之言,强行将神音教划作邪教,还对神音教众大肆残杀,百姓早已怨声载道,此为君不仁者,难道还要任由其祸害北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