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脊 > 第一百六十八章:左影往事
     “杀你够了!”虚空中传来一阵冰冷声音,同时杜良平的身后又闪过一丝寒芒,一柄飞刀状的暗器朝他后脑位置疾射而去。

     杜良平立即转身,像之前那样转身,横剑,格挡,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只不过此时杜良平的嘴角有着一抹自信的笑容,完全不急于进攻。他知道只要自己再拖一会左影这秘法就会不攻自破。

     可他却是不知道这已经是左影的最后一招了。

     急速飞行的飞刀撞到了杜良平的长剑却没有像前几次一样被弹开,而是像刀片划在白纸上一般轻而易举地将其撕开,然后在杜良平惊恐的眼神中飞刀没入其眉心再从后脑勺钻出。

     杜良平的身形一僵,双手无力垂落然后整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躺在地上的杜良平脑袋轻轻转动了一下,然后便彻底僵住,惊恐的眼神永远地定格在那。

    他至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左影的暗器能如此轻易地直接穿过他的武器。

     没错,左影用的正是凌辰给他的飞刀。

     杀了杜良平左影也再坚持不住,从半空中落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喘了几口她走过去将飞刀捡起,看也没看杜良平的尸体一眼。

     左影这边结束,另外两波战斗也渐渐接近尾声。早在杜业倒下的时候他们心中就有些发怵了,此刻又见杜良平竟直接被左影击毙顿时战意全无,出手处处顾忌,败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战斗结束,杜业一群人如羔羊一般被众人围在中间。

     众人没有说话,等着左影开口。

     沉寂良久,左影终于开口了,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老师,我想杀了他……”

     左影玉指指向了杜业。

     “好。”凌辰点头,手一挥杜业便摔到了左影身前,很明显,凌辰是想让她自己动手解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左影对这群人如此怨恨,但就算是只凭一条他们之前杀死两个无辜的武者这一条他们也是死有余辜。所以左影随便怎么处置这些人凌辰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杜业一听这话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马上给左影跪下了,不停地磕头求饶道:“左影侄女,饶命、饶命啊!”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左影对他有这么大的恨意,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事的时候,还是先保命要紧,杜良平的尸体到现在可都还是热乎的。

     但是左影的眼神却毫无波澜,拿出了自己的苦无。

     “饶命……饶命……”杜业的身下已经湿了一片:“饶——”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左影的苦无已经掠过了他的喉咙。

     “嗬——嗬——”杜业瞪大了眼睛,喉咙处发出一阵漏风声,再之后便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左影转头看向剩下的五人。

     剩下的五人寒蝉若禁,双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几乎已经站不稳了。

     “姐……不是,前辈,祖宗,我,我好像没得罪过……咕噜……你、你吧……”一个被丁宣打败的那武王已经恐惧地不知道应该叫她什么好了,简直要哭出来了。

     左影淡漠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滚吧!”

     “好,好!”五人如闻大赦连滚带爬地跑开了,甚至连源力也忘记用了。

     五人离开之后左影像是被抽干了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瘫倒在地。

     这时丁宣几人才敢围上去小心翼翼地安慰道:“左影,你……没事吧?”

     凌辰也开口道:“若是方便的话可以说出来,大家说不定能帮上忙。”

     “对啊,对啊。”其余几人纷纷在旁边点头。

     左影深吸一口气,然后直接朝着凌辰跪下了:“老师,谢谢!”

     今天不是凌辰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杀不了杜良平和杜业两人的,而且杜业虽然是死在她手上的但可以说是完全因为凌辰,这就意味和凌辰将这锅扛下来,他们两背后的家族肯定也会找凌辰麻烦的。这么大的恩情值得她一跪。

     “你是我学生,帮你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谢的。”凌辰一挥手一股柔和的源力将其托了起来:“现在可以说说是什么事了吗?”

     左影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了,在场的这些人可以说是她生命中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好的一群人了,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们可能看出来了,他们都是古武家族的人。”左影徐徐道来:“古武杜家,其实我也是古武家族的人,左家。杜家的实力要比我们左家强上不少,最左家有三位武尊坐镇,而我们左家最强的不过是那位武宗巅峰的家主。”

     “世敌?”丁宣好奇地问道。

     “不,不仅不是,两个家族的关系还十分之好,我们左家有不少事都得仰仗他们,甚至这几年有一种隐隐要成为杜家附庸的趋势,”

     “那为什么?”

     左影摇摇头示意她继续听:“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去世了,我和我妈妈相依为命,就这样一直到了两年前。两年的我们家族的一场比试邀请了杜家的一些人来观看,其中有一位叫杜飞的天才,他在杜家也算是排名前三的天才了。”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一眼看中了我,”左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中给的情绪继续说道:“但我都不认识他,自然不想理会他。可我们族长却无意间听说了这件事,竟帮我一口应下了这事,还让杜飞直接来提亲就成。”

     “没过几天杜飞便真带着人来提亲,其中就包括了杜良平和杜业两人,其中杜良平还是杜飞的弟弟。然后我母亲见我不同意自然也是极力反对这事,说到后来我母亲和族长吵了起来,最后我母亲直接拿着棍子赶人,让他们都走。可那杜飞也是嚣张跋扈之人,再者他也看不起我们左家的人,看我们的眼神简直像是看下人,于是一时间怒从心生直接拍了我母亲一掌,我母亲不过是一个武士,哪能挡住他的一掌,当场被打成重伤。”左影说着眼中又渐渐升起一阵抑制不住的恨意,左手紧握,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我母亲伤了这事也没法再说,他们也便离开了。可最让我生气的却是我们族长,他为了逼迫我居然不给我母亲治疗……除非我同意这事!”左影的眼眶有些红:“可没等我做决定,我母亲便去世了……”

     “呸!这什么垃圾族长!”丁宣实在忍不住了,义愤填膺地说道:“你们左家在哪?我们一起去帮你去报仇!”

     凌瑶瑶也心疼地抱住左影,她自己就从小没有父母,知道的失去至亲的感受……

     其余几人纷纷开口安慰。

     凌辰有些奇怪,开口问到:“可刚才那杜业为什么却是一副疑惑的表情,似乎并不知道的这事?”

     “他一个杜家长老哪里会关注我们左家一个几乎相当于下人的生死,他还以为我母亲早已恢复。”左影擦去眼角两行清泪继续说道;“可就算是我母亲去世了他们也不肯放过我,仍要我嫁过去,按照约定今年我便到了十八岁,年前我就必须要回去准备出嫁。那几个月我过的浑浑噩噩,整天一副精神恍惚的状态。刚巧今年几大无古武家族商量着‘出世学习’一事,我年幼时的师父见我可怜便安排我出来散散心,然后就遇见了你们。”

     “太过分了!”几女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去左家将那什么狗屁的族长抓过来喂魔兽。

     凌辰心中也憋着一股怒气,他没想到左影还有过这样的经历,他若不知道也就算了,但现在知道的了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凌辰略一思索开口道:“你再等一个月,等洛城武大的交流赛结束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到时候随便你怎么报仇都行。怎么说你也是我学生,这么被人欺负我可不能坐视不理!”

     “谢谢老师,可这仇我想自己报!”左影坚定地说道:“本来我想着就算是死要我也不会回去的,但是万幸我遇到了凌辰老师你,我想跟在你后面修炼,然后亲手报仇!”

     听见这话凌辰不由问道:“你之前见过我?”他可不记得自己这之前什么时候见过左影。

     “对。”左影点头:“早在两年前的金凤族的族会上我就见过您与那金衣女子出手打败金凤族的众多天才。”

     凌辰点头,他算是知道了左影之前为什么要选择他作为导师了。

     想了想凌辰承诺道:“既然你想着样那便随你,我会帮你的,在我身边也没人能强迫你回去。”

     “多谢老师!”左影说着又想给凌辰跪下。

     凌辰伸手将其扶了起来:“不必如此,既然你想自己报仇那我们便继续加紧修炼。”

     “嗯!”左影坚定点头。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辰便继续带着几人修炼,一遍拿魔兽历练,一遍追杀一些丧尽天良的武者,由于左影的事情他们七人对于这些武者下手极狠,只要是被抓到的极少有活的可能性。一时间“辉落七女侠”的名头响彻周边一片区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