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全能医皇 > 第584章
    .王畅摇摇头说道:“没有!”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直勾勾地在秦宏的身上看来看去,进入精神世界后竟然还看不出秦宏得的是什么病,这是很不同寻常的。

    秦宏一愣,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猛然一怔。在见识过王畅之前那神乎其神的医术后,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王畅居然没有治好秦宏的病!

    “那……”秦宏很快反应过来,正要说话,忽然间变得脸色苍白,浑身冷汗直冒,就连肢体都开始打摆子!

    “哗!”

    看到这一幕,诊所里顿时哗然,此时秦宏的样子,给人一种生命垂危的感觉。

    “这这这……难道是他把人给治死了?”有人指着王畅问道。

    “不可能吧?刚才他的医术我们不是亲眼所见吗?那么高超的医术,怎么可能会把人给治死呢?”有人不敢相信的说道。实际上,就在之前他接受过王畅的治疗,所以他不希望王畅是个庸医,不然的话,自己的病虽然被王畅治好了,但是其后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后遗症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看着秦宏突然间变成这样,他的心里也没有底气,吓得腿肚子都抽搐起来。

    王波和周喜等人一直在关注着王畅,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担忧,反而满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让你不自量力挑战陈大师,现在好了吧?人没治好,反而治出毛病来了!

    郭泽也停止了拍摄,担忧的喊道:“王先生……”

    “放心。”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王畅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恐慌,反而流露出了笑容。难怪自己之前没有看看这个患者的毛病,原来他的病是亡阳证!

    亡阳证,中医病证名,指体内阳气极度衰微而欲脱,亡阳还可在阳气由虚而衰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阴寒之邪极盛而致阳气暴伤;还可因为大汗、失精、大失血等阴血消亡而阳随阴脱;或者是因剧毒刺激、严重外伤、瘀痰阻塞心窍而使阳气暴脱。

    由于阳气极度衰微而欲脱散,失却温煦、固摄、推动之能,故见冷汗、肢厥、面色苍白、精神淡漠、息弱、脉微等垂危症状。

    简单一点来说,亡阳证是一种可以危及生命的病症,不过想要治好这种病,对王畅来说并不难。

    以秦宏现在的情况,只有用大剂四逆汤,才能够帮助他回阳。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秦宏的身体能不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

    想到这里,王畅不再犹豫,掏出身上的金针,就在秦宏的穴道上一一刺过,然后对着不远处还在看热闹的王波等人喊道:“准备大剂四逆汤!”

    “你说啥?”王波等人均是一愣,这小子有没有搞错,他明明是挑战者,现在居然还想命令自己?

    王畅依旧在给秦宏针灸,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想陈大师也不想比试不公平吧?我们比试的是治病救人,而我现在又在你们诊所,身边没有药材,由你们帮助我们准备四逆汤,有什么不对吗?”

    王波和周喜等人都快要气笑了,这小子可真是会说话!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要反驳的时候,陈恪阴沉着脸说道:“这位小医生的话你们没听见?按照他说的,准备四逆汤!”

    虽然他也不想这么说,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总不能给王畅使绊子,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就算是自己赢了,也胜之不武啊!

    “是,陈大师!”王波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但还向后堂走去。

    但就在这时,王畅又幽幽的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药里弄什么手脚?要是让我闻出药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让你先喝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波:“……”

    他满脸黑线的喊道:“你放心,这是在我们诊所,真的出了人命,我们诊所的声誉也没了!”

    “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的。”王畅说话的时候,将手中的金针收回。

    “哼!”王波冷哼一声,没再说话,转身为王畅煮药去了。

    “咦,这人的脸色好像好了许多。”忽然有人发现,王畅为秦宏针灸一番后,秦宏的脸色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苍白。

    “真的哎,是不是好了?”有人惊呼道,本来这些人对王畅的信任都快降到零了,可是这一幕的发生后,又让他们重新相信了王畅的医术!

    “哪有那么容易,你们难道没有听到刚才这位医生让伙计煮药吗?”有人不屑的说道。

    不管这些人怎么说,秦宏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许多,但他还是一脸担忧地看着王畅说道:“这位医生,我的病到底还能不能治好了?”

    刚才病情发作的时候,他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王畅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的病就像是刚才那样,一发起病来,就浑身出冷汗,脸色苍白,四肢抽搐吗?”

    “嗯嗯嗯。”秦宏忙点点头,“类似的情况已经出现好几次了,不过我都被抢救过来了,这次来到陈大师这里,也是希望能够把我这病彻底治好!”

    王畅面露恍然,这就没错了,这绝对是亡阳证。

    想到这里,王畅笑着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喝了四逆汤,你的病就会好的。”

    听到这话,秦宏顿时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陈大师,我的病你到底看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啊?”

    众人循声望去,说话的人正是钱辞。原来是陈恪给钱辞看了好半天,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钱辞有点不耐烦了。

    “你要是不能看出我的病,就不要给我治了,让那位小医生给我治好了!”钱辞见陈恪不说话,指着王畅说道。

    陈恪的脸上顿时一黑,这开什么玩笑,要是让王畅给钱辞治病的话,自己的脸还往哪搁?如果真的那么做了的话,岂不是说明自己的医术不如王畅?

    到时候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声,以及陈家的脸面,岂不是全都没了!

    不行!绝对不行!陈恪咬咬牙想到,但是让他觉得头疼的是,钱辞的病确实很奇怪,自己到现在都不能确定他患的是什么病!

    “别急别急,我已经知道你是什么病了,正要着手准备你治疗呢。”陈恪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王畅看了一眼钱辞,又看了看陈恪那一脸尴尬的笑容,暗暗想到,这患者的病,恐怕也不简单,陈恪多半没有确定这患者的病症,现在只是死鸭子嘴硬。

    想到这里,王畅好心的提醒道:“陈大师,输赢倒在其次,患者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他是怕陈恪胡来,治出点毛病来。

    陈恪本来就在恼怒钱辞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此时听到王畅的话,直接把这话当成了是对自己的说教。

    所以他很快就冷冷的说道:“这位小医生,老夫行医这么久,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还没有资格对老子指手画脚。

    王畅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陈恪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过也是,自己是来砸场子的,说出的话,在陈恪的耳朵里肯定是刺耳的。

    想到这里,他就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