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新婚罪妻 > 第487章 坦白交代
    听到陆安然这么说,温宁更加羞赧,只是,想要挣脱陆晋渊也是不可能的。

    只能被这么抱进了卧室。

    “所以,还是坦白交代比较好,不然的话,我只能用点非常规手段了?”

    陆晋渊邪恶一笑,温宁立马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就是后背被东西砸了一下,也不严重,休息两天就好了。”

    “砸了一下?”

    陆晋渊的眉头皱的更紧,那不就是明摆着被人打了么?

    毕竟,就是摔倒什么的,也不会伤到后背。

    “给我看一下。”

    陆晋渊伸出手,要解开温宁的衣服。

    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又在瞎逞强呢?

    “你不是说坦白交代,就不需要……”“谁知道你有没有说真话呢?”

    陆晋渊是铁了心的耍赖,温宁拿他没办法,逐渐放弃抵抗。

    解开了衣服,看到白皙的肌肤上多了一个青紫的印记,看起来就很疼,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谁动的手?”

    现在还有人敢打温宁,是活腻了吧?

    “算了,已经处理过了。”

    温宁也不想说温家那些破事,但陆晋渊却是不依不饶的,“你今天和叶思悦一起出去的?

    你不说,我就只能去问她了。”

    “别……”温宁阻止陆晋渊,叶思悦被自己拖着跑了一天,够辛苦的了,再被陆晋渊盘问,也太累了点。

    “我去找了温启墨,因为想问清楚当时我出生的时候的事情。”

    温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没想到,陆晋渊听完,不仅没有消气,反而在狠狠地打了一下,“既然要去找线索,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去?”

    难道吃了那么多温家人的亏,这女人还没学会长记性?

    想到这儿,陆晋渊恨不得把她按在床上好好教育一顿,让她牢牢记住。

    男人的动作,让温宁羞得把脸埋在床单里,耳朵都染上了红色,“只是觉得你很忙,而且,我也不想什么事都要靠你去做。”

    陆晋渊听完,又无奈又心疼的,这女人的倔强脾气,还真是让他没办法,可是,如果不是这样,或许他也不会那么喜欢她了。

    “我给你涂药。”

    无奈,陆晋渊只能去找了药膏,给温宁涂上,虽然嘴上说得很不开心,手上的动作却是温柔的。

    当然,心里也没少盘算怎么整整赵雅琳,让她付出点代价的事情。

    “所以,你得到了什么信息?”

    “温启墨说,那天同时生产的只有一个女人,据说,她是什么京城容家的人。”

    陆晋渊手上的动作一顿,似乎没想到会这样,京城容家,或许一般人不知道,但是,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容家,是京城的名门世家,其财力和权势,比起陆家也绝对不逊色分毫。

    但是,陆晋渊记得很清楚,容家没有外孙女,容老爷子只有一个女儿,她生的是一个儿子,也是现在容家唯一的继承人。

    而容家这一辈的女孩儿,就一个孙女,是容老爷子大儿子的女儿。

    事情,莫名地就变得复杂了。

    “怎么了?”

    温宁见陆晋渊的动作停了下来,觉得可能是有什么情况,抬头看过去。

    “这个容家,我知道。”

    “你知道?

    那太好了!”

    温宁一听这话,乐得合不拢嘴,既然知道容家在哪儿,她找过去也简单多了,不再是大海捞针地瞎找。

    陆晋渊看着她兴奋的表情,欲言又止。

    这个容家,是京城有名的名门,底蕴之深厚,比起陆家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陆家扩展业务,到了京城,便专门去拜访过容家的老爷子。

    而巧合的是,容家老爷子一眼就看中了当时还在上学的陆晋渊,觉得他是个人才,可以把自己的宝贝外孙女托付给他。

    不过,陆晋渊当时和慕嫣然正在恋爱中,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自然就没什么兴趣,便拒绝了这桩婚事。

    当时,情况闹得也不是很愉快,毕竟,容家高高在上惯了,又是在京城,觉得把外孙女儿嫁到这么偏远的江城是纡尊降贵,结果却被陆晋渊不识好歹的拒绝。

    所以,也算是结下了梁子,后来也极少有往来。

    陆家的生意,也因此一直没有铺展到京城去。

    现在要去找她们捐献骨髓,恐怕,很难。

    “怎么了吗……”陆晋渊顿了顿,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温宁看到他面有难色,心一下揪了起来,“该不会是那个女孩儿已经出了什么事,或者怎么样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刚刚找到的一点点希望的火苗,就这么被扑灭了,温宁急得直接站了起来。

    陆晋渊见状,连忙安慰她,“那倒也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了?”

    陆晋渊知道,现在温宁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万一和她说出很难拿到骨髓的事情,恐怕,她会一时间接受不了,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容家,是京城的豪门,行事作风一向比较特立独行,很少与人结交关系,如果我们冒冒然过去找,恐怕很难成事。”

    “……”温宁听到这话,有些失望。

    “不过,也不用太过失望,我会尽快找人过去探探他们的口风,还有,你说你们去医院找档案了?”

    陆晋渊对于温启墨那家子人,没有半点好感,虽然觉得他应该编不出来这么大的谎话,但是,万一弄错了,岂不是白白浪费精力,所以,琢磨着从多个方面下手去找人。

    “嗯,只是很不顺利,来了一个主任,本来说得好好的,但是一听到我们要查当年的接生档案,就一下生气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温宁倒也大概知道陆晋渊的想法,这件事事关白玲玉的身体和她的身世,只靠温启墨的一面之词,的确不怎么靠谱。

    “哦?”

    陆晋渊闻言,皱了皱眉。

    他直觉,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如果那个医生真的不想帮忙,直接在发现她们的第一时间把人赶出去就行了,可他偏偏是在提到接生档案以后才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