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废柴修成仙 > 第三百七十五节 土遁术
       此刻的袁青城显然是不担心面前的这个李师弟在耍诈,要知道他们连番大战已经有数个时辰,若是他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和神通,早应该使用出来了才是。谁敢保证在这长达数个时辰的战斗里面自己就能保证不败?谁敢保证对方就没有什么隐而未发的手段?若是有精心准备的招术,未等到使用出来便是被击败了,岂不是白准备一场?更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这位李师弟的修为实力摆在这里,以他不过十层的修为,能在比试台上与他大战数个时辰,实在已经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虽然从开始之后便是他一直在主攻,按理来说他的灵力损耗要比对方多不少,但修为的巨大差距,在这种消耗速度快慢的问题上,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在他如今感受着体内的灵力损耗颇为严重的情况下,面前的李师弟如此有些后续乏力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趁你病要你命!这是袁青城此刻最为直观的想法,眼看着李平在他的狂攻之中步步后撤,越来越靠近比试台的边缘,他的身体之中便是不由自主的翻涌起无尽的力量,双拳如风,每一拳砸下都能让面前的光盾一阵颤抖,更是让李平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一分。而袁青城眼看着李平的神情,也是涌起了自大比以来最为满意的神情,相比于击败其他师弟,能击败面前的李师弟,实在是让他大为高兴。不仅仅是眼前的这场比试已经是最后一场,更因为这个李师弟算是大比之中惟一能让他感觉到棘手之人,以他的修为来说,也只有这样的战斗才能让他感觉到击败对手的乐趣了。
        台上诸人看着一退再退的李平,不由发出一声声叹息,眼看着那个已经创造了惊人奇迹的李平,此刻已经退到了比试台的边缘之处,眼看着接下来便要被硬生生的击下对战台,不由满是惋惜的神情。虽然他们明知道以李平的修为不可能击败袁青城,但他一路能走到这里,不都是不可能吗?只是现实便是如此,即便是他们再不愿相信,也是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的濒临失败!
        “李师兄要败了吗?”人群之中的一个角落里,一个柔弱的声音喃喃的响起,在声音刹是悦声动听,即便只是这样轻喃了一句,也是足以让身旁之人听的真切。
        “哼!如此负心薄情之人,输了岂不是更好?”一旁同样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只是相较于前一个声音的柔弱,这位姑娘的语气无疑是更加的直接和刚劲,光是从声音之中,便是能让人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气势。她的此番话语顿时也是引来一旁不远处男弟子们的偷看。只是这位轻纱蒙面的女修士却是毫不含糊,当即厉声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不成?”
        一句断喝,当即是让一旁那些偷瞄的弟子吓了一跳,一个个不由转过了头去不管再朝这里看来,只是双耳反倒是不由自主的朝这里竖了起来,聆听着这里的一举一动。能在这种惊人威力的女子,自然便是上官容容了,能在峰内小比之中将一众男弟子给击败,显然那种霸气就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而在她的身旁,则是她的同门师姐阮琳,只是这位阮姑娘明显是一个颇为温柔的女子,何曾见识过如此场面,顿时一张脸羞的通红,不由自主的轻扯了扯上官容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这么张扬。
        不过上官容容对此倒是无所顾忌,她朝台上看了看,看着李平一副狼狈的模样不由冷笑道:“袁青城这个没用的家伙,连一个十层修为的家伙都对付不了,还敢号称练气期弟子排名前三,我看他是吹牛前三还差不多。”
        阮琳在一旁轻声说道:“上官师姐,李师兄的实力可是非常强的,若非运气不好碰上了袁师兄,说不定就能获得一个大比的名额。”
        上官容容不屑说道:“就他这种只会当缩头乌龟的本事,去玄冥洞送死吗?你居然还在为他说话,怎么着,人家已经订了婚,你这妮子莫不是还要去给人家做二房?”
        阮琳感受着四下里偷偷投来的目光,顿时羞的抬不起头来,这种本是女子心头上的隐秘事情,这位上官师姐可真是一点遮拦都没有呢!便在她们二人这边厢说着话,在阮琳正为李平所惋惜的同时,四下里徒然间发出一阵惊人的高呼声响,她们二人本能的抬头朝对战台上看去,看到了让她们所难以想象的一幕。
        已经被逼到对战台的边缘处退无可退的李平,蓦然身上土黄色的光芒大亮,在如此情况下,他居然还可以使用出如此威能的法术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别说是台下的众人原本以为战斗即将结束,那位袁师兄终将获胜,便是袁青城本人也已为连番的攻击已是将李平给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哪里能想到在转眼之间情况居然又出现了翻转,那李平在如此情况下居然还有别的招术?也难怪台下四周会出现那惊人的响动了,实在是那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形,让他们的实在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诡异至极,已经到了对战台边缘处退无可退的李平,此时突然间身上黄芒大亮,如此情况下,他居然是咧嘴冲着袁青城一笑,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徒然间消失在了对战台上。如此这般所重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形,实在是显得太过惊人,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这是何等惊人的场面?
        倒是那些筑基期的长老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一时间面面相觑说道:“土遁术?”
        人群之中,申老道不由苦笑道:“先前一直以为短时间里他根本学不会此术,倒是不曾想此子天份之高,实在是世所罕见啊!当初老夫直到筑基之后,才习得此术,倒是不曾想他在练气期中便已有如此火候,实在是后浪推前浪啊!”
        那卫康不由诧异道:“申师侄,这土遁术是你传授给小徒的?”
        申道人自是点了点头,然后简单的将乌镇那里的情况说了一下,随后更是抱拳说道:“卫师叔勿怪,当时情况紧急,若非已无别的办法,我是断然不会让李师侄与张师侄二人冒此风险的,好在他们二人实力过人,倒是安然返回了,否则老夫怕是心中内疚难安啊!”
        卫康倒是不以为意道:“修道之人,皆是逆天而行之辈,修行途中又岂会没有风险?申师侄连自己的成名秘术都拿出来了,如此奖励不可谓不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换做是旁人,怕也会毫不犹豫的接下此任的,不过此子倒是口风紧的很呐,连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他居然有此神通。”
        便在他们这边厢谈论的时候,台上情形突变,那短暂消失的李平蓦然间从袁青城的后背出现。先前一击落空的袁青城,自然是被刚刚的情形给吓了一跳,一挨那李平消失,他便是颇为警惕的朝四下里看去,如今身后波动一起,他想都不想便是一拳击出,自然是用一种一力降十会的方式想来瓦解这突然的异变和诡异的攻势。
        而在从平台上那坚硬的石块中冲出来后,厚土盾的光亮一时间大放,又哪里还有丝毫先前那种难以支撑和颓败?如此模样,自然也是让所有人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