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共享在修仙世界 > 第十一章 苦练
    柳玄衣准备实验一下自己新领悟出来的法术,说起来法术这个称谓就不准确,他们的层次还停留在术的阶段,离法远着呢,可约定俗成,大家都这么叫,他也没本事去纠正。

    让正在忙着装修洞府的王木匠给自己找了一块一人多高的圆木,立在后院,他一边后移,一边调动身体内的法力。

    当距离接近十米的时候,他估计差不多,再远法术就够不到了。

    毒系法术的定义很宽泛,具体应用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毒,火毒、水毒什么的,并不局限于一个小范围内。

    他的毒系法术出自于水行,其中多少掺杂了一些土行的要素,算是兼具了两者的长处。

    柳玄衣把右臂的袖子挽起来,法力缓缓调度,之后右手陡然间甩出去,就见手臂突然往前暴涨了好几米,柔软无骨,像是一条蛇一样,以一个完全违背人体关节的角度电射而出。

    这一招被他偷懒直接命名为潜影蛇手,兼具力量和速度,隐蔽性强大,附带剧毒不说,更具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可惜,这一下他打偏了......

    柳玄衣别提多郁闷了,前辈们都是怎么练准头的?三点一线的理论并不适用于现在,他现在这个潜影蛇手用起来跟甩狙一样,完全是凭感觉,根本就没有准头。

    把毒性法术也改在手心施放吗?潜影蛇手变成了毒砂掌?隐蔽性和多样性消失,这招的价值就少了一大半,想起来就觉得很浪费。

    没说的,练吧!

    白天在三叔公的洞府里练习玄黄万灵策或者睡觉,晚上出去练习潜影蛇手和原本的那个土行法术山崩。

    他发现自己在晚上时候的感觉特别好,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对灵气的操控都很强,而白天就犯困,好几次练那个玄黄万灵策练着练着就睡着了。

    0.8版的观想法在使用了一个月后,他的视力多少有点受影响,看起来双眼炯炯有神,亮晶晶的,实际眼神指不定在哪飘着呢。

    外人要是静止不动地站在那儿,他的常态就是视而不见。其实能看见,只是视网膜自动忽略罢了。

    为了防止家族子弟说他傲慢,他白天也不出去了,一切活动都放在晚上。

    正好柳朝衣、柳彩衣他们白天监督洞府的装修,晚上两人要修炼玄黄万灵策,他就接过了晚班。

    如果说他白天的状态是0.5的话,晚上就是2!几十米范围内的风吹草动根本无法逃离他的双眼,法术的准头也得以改善,就连体内的法力运转都快了三成。

    资质、悟性和身体素质都有了一个小幅度的增长。

    日夜颠倒的作息时间对他来说就不算事,前世的人不都是这样吗?大街上随便找十个人,这里面八个人都是白天犯困,晚上特精神的那种,到了这个世界,重新回复前世的作息时间,柳玄衣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一个半月后,三叔公的洞府装修完毕,顺利交付后,这单生意就算完成了。

    借助这个样板,柳玄衣很快又找到了下家,是九叔公,没说的,继续蹭人家的洞府修炼。

    两座洞府收入十二颗灵石,三叔公那边除了开始的五颗灵石,又分期支付了两个月,九叔公和三叔公一样,也是先交五颗,后续分期。

    十二颗灵石分给了柳朝衣两颗,柳彩衣一颗,他们怎么处理都随意,柳玄衣留下一颗灵石应急,其余八颗都换了幽冥土。

    八颗灵石换八两土,正好半斤!

    这就是他未来好几个月的口粮,还别说,观想法对吃土也有帮助,至少口感不是那么涩了。

    一边在脑海里描绘九个脑袋的小猪佩奇,一边吃土,柳玄衣过上了痛并快乐的生活。

    中途他还找到了柳家专门负责杂物的家老,现在大家的衣服都太杂,看起来五颜六色,好看吗?其实挺好看,颜色丰富,款式多样,单独拿出来一件都好看,但是!这一大堆人放在一起就很杂乱!

    柳玄衣舌吐莲花,在装修洞府之余,又承揽了一个定做统一法衣的活儿,家族子弟走出去都是统一的衣服,那看起来多整齐!两件衣服赚一个灵石,一共十四个子弟会参加宗门的入门典礼,又是七颗灵石入手。

    家老没敢多订,怕效果不好,一切还要看这次宗门之行的效果。

    ......

    玉虚阁位于山海世界的东山。

    这年头的山和后世的山不是一个概念,更多的时候像是山脉。

    东山有三条山脉,其中最大也是灵气最充沛的一条起于泰山,终于竹山,沿途一共十二座巨山。

    夏朝的后代们就靠着前人余荫占据了东山之首的泰山,因为不周山的存在,泰山还不能说是天下之冠,但位列第二,大家基本都没异议。

    柳家依附的玉虚阁就位于十二巨山排名最后的竹山,排名靠前的肯定强,但排名靠后的也未必弱,这里是江水汇聚之地,天材地宝无数,人杰地灵,大禹称这里为九江,柳家盘踞的上宫岛则位于一座名为鄱阳的巨湖之中。

    三月初九,柳家的十四位正式子弟换上了统一式样的法衣,乘坐家族的飞行巨舟前往宗门。

    按说上宫岛到竹山有专门的传送阵,走传送阵最实惠,但为了一个面子,族内几位家老根本没犹豫,就决定动用这件飞行巨舟。

    族长不会参与这种小事,她派来了一位老成持重的侄女带队。

    说是侄女,其实人家岁数也很大了,老太太很和蔼,对谁都是笑眯眯的,对几个女孩尤其慈爱。

    柳玄衣和他的两个表面兄弟再度见面,发现柳益的神色有点阴郁,柳熊更是浑身都带着一股子煞气,比较起来,反而是他最随意。

    飞舟内自带空间,三兄弟找了个房间,一边喝茶水,一边聊着这段时间的体悟,柳玄衣发现他们两人虽然不会观想,但也从画卷中体会到了一些非凡的特质,很多想法拿过来借鉴,对他完善正式的观想法非常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