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一十章 有刺客!
    “等等。”谢璇走了几步,忽然觉得青灵身边那宫女似乎有些眼熟,她急忙带着人,脚步匆忙的返回,只是原地已经不见了青灵他们三人的影踪。

    谢璇的眼睛轻轻的转了一下,喃喃的说道:“是她?不可能啊,她怎么会回来?难道是我看错了?”

    “娘娘,怎么了?”宫女小声的问道。

    “叫御林军过来,有刺客!”谢璇冷声道。

    谢璇话音一落,她身边的宫女吓了一跳:“刺客!刺客在身边地方?奴婢先护送娘娘回去吧。”

    “立马关闭宫门,搜查皇宫,如遇可疑之人,立马拿下,送到本宫这里来!”谢璇冷声道,“我们回去!还有注意一下太子,看看他近来跟谁往来。”

    “是!”一旁的宫女点头道,“奴婢立马去办。”

    宫门口,就在青灵刚刚将莫子玉送出了皇宫,后面就有侍卫大喊道:“关闭宫门,不要让刺客混出城去!快关闭宫门,全面搜查皇宫,遇到可疑人等,立即拿下,送去皇宫那里!”

    谢璇果然是生疑了,青灵松了口气,幸好姑娘提前出去了,若是晚了半步,还会生出麻烦来。

    “青灵姑娘,你可看到过什么可疑的人?”侍卫问道。

    青灵轻轻的摇头,说道:“如果遇到可疑的人,我已经押到陛下的面前了。”

    “皇宫里面有刺客,青灵姑娘也请小心一些。”侍卫叮嘱了一句,随后前去其他的地方传递消息。

    青灵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有刺客?皇后还真是煞费心机啊。

    宫外。

    莫子玉与秦逸住进了此前容浅留下来的小院子内,这院子有专人打扫,即便是许久未曾住人,还是依旧十分的整洁。

    “阿姐,你先休息吧,我想要去一个地方。”秦逸说道。

    “我知道你想要去什么地方,我们一道去吧,我也想要去永济商号看看。”莫子玉说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稍做休息,趁着夜色,秦逸则是去看望他的养父,以前失去记忆留在永济商号的时候,多亏了他的照顾。莫子玉直接去找姜生,看看他这两年将永济商号经营的如何了。

    “还在看账本呢?”

    房内,姜生在烛光下算着账,闻言,抬眸一眼,顿时满眼惊讶,“姜柳?”

    莫子玉推门而入,笑道:“是我。”

    他急忙起身,快步从书桌后饶了出来,几步来到了莫子玉的身前,将她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你果真回来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不信,我就一直觉得你肯定会回来的。我仔仔细细的打理着商号,总觉得有一日这些能够回报你的。”

    “这些年你可还好?可曾有人找你的麻烦?”莫子玉问道。

    “没有,有陛下关照着,谁敢找永济商号的麻烦?”姜生笑了笑,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人,身上已经有了些在商界打磨的沉稳大气,“还有这房子,你留下的这房子,他们谁敢靠近一步啊!再说了,永济商号也不是那时候的永济了,眼下不仅仅自己的产业发展的不错,而且还有些皇家的生意,所以啊这上上下下都好得很呢!”

    姜生显得有几分兴奋,让莫子玉在书桌前坐下,拿过来了基本账本,摆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你快些看看,这是永济商号这两年的收入。”

    莫子玉随意的翻了几下,越看越有意思,随后有将其他基本账本看了一下,惊讶的抬起眸子望着姜生:“我果然没有看错,姜生,你是个商业奇才啊!当初永济商号交代你手上的时候,不过是的普通的商号,不到三年时间,你竟然能够做出如此的规模!”

    “三年时间还是太少了,如果能够再给我五年的时间,我还能够将如今永济商号的规模扩大一半!”姜生说道,“这都多亏了你挖掘了我,给了我这个机会,要不然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还有这方便的才能的。”

    莫子玉将账本合上,说道:“我回来也就是看看永济商号现在怎么样了,既然这么好,我就放心了,这永济商号就继续交到你的手上,你想怎么经营就怎么经营,就当我不存在就是了。还有,我今日出现在这里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明白。”姜生点头说道,“我不会跟别人透露半句的。”

    “我先走了,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你去找卿光阁,让卿光阁联系我,我必然是相助的。”莫子玉说道,“记得我今日的话。”

    “是。”姜生抱拳,“姑娘保重,我不会让姑娘失望的。”

    同时,秦逸也跟他的养父告别,两人返回,补了会儿觉,睁眼便是翌日上午了。

    皇宫内,侍卫们忙活了一整晚,但是半个刺客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只要无奈的跟谢璇复命。

    “没有任何发现吗?”谢璇习惯性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眸子里面浮现一些疑惑之色,“难道是我看错了不成?是我太过紧张了吗?”

    因为怀疑姜柳可能回来了,谢璇一晚上几乎没有怎么睡觉,她好不容易到了这一步,不能够将姜柳将好好儿的一切都给毁了。

    “可以仔细的搜查?”谢璇问道,“太子那里呢?还有那个青灵,可有接触到什么可疑的人?”

    “启禀皇后,这些属下都打听了,的确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行迹。”侍卫说道。

    “知道了。”谢璇挥了挥手,烦躁的说道,“下去吧。”

    “属下告退。”

    谢璇捏了捏眉心,难道真的是被姜柳那个贱婢弄得心神不宁草木皆兵了吗?主要是陛下那一房间的姜柳的画像,委实伤害她的自尊,而姜柳也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这么阴魂不散?你为什么不能够彻彻底底的从我的生活之中消失呢?

    “陛下昨夜在干什么?”谢璇又问道。

    “陛下昨晚上看了一晚上奏折。”宫女说道,“未曾出过御书房。”

    “知道了。”谢璇微微眯了眯眼睛,“近几个月,各种事情不断,陛下也是不容易,待会儿炖一盅燕窝给陛下送去。”

    “是。”宫女瞧着谢璇面色有些疲倦,“娘娘,你昨夜一晚上没有睡好,眼下没有什么刺客的事情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啊?就算是您扛得住,您肚子里面的孩子也需要休息啊!”

    “也好。”谢璇抬起手臂,扶本宫去小憩一下。”

    御书房内,刘旭正在跟大臣们一起议事,讨论近来发生的几件大事的解决方案。

    “朕要的是解决方案,不是你们互相推诿责任!”刘旭冷声说道,“兵部,户部,吏部,你们都是朝堂的栋梁,朕是希望你们能够为朕排忧解难的,不是让你们在朕的面前打嘴仗的!什么时辰了?”

    身后的太监回道:“启禀陛下,快午时了。”

    “这么快午时了!”刘旭反应过来,“今日议事到此为止,你们都下去吧,把今日的事情都回去好好儿的想想,剩下的事情,咱们明日再议。”

    “遵旨,臣告退!”众大臣退出了御书房。

    刘旭站了起来,张开双手,吩咐身旁的公公:“帮朕整理一下仪容。”

    “是。”小公公替刘旭整理龙袍,不过心里面却是疑惑,陛下从不在乎这些的,怎么今日这么反常,难道待会儿要见什么人不成?“陛下,已经好了。”

    “嗯。”刘旭点了点头,“你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刘旭回到书桌后面,可是却看不进去奏章了,他只觉得时间过得极慢,怎么还不到午时?

    过了好一会儿了,他烦躁的起身走了几步,已经到午时了吧?她怎么还没有来?跟她约定的是午时啊,难道她记错了?

    直到午时一刻的时候,莫子玉才姗姗来迟,还是穿着昨日的那一套宫女服饰。

    “你可算是来了!”刘旭杨唇一笑,双眼都是溢出来的笑意,“怎么比咱们约定的时间迟了些?”

    莫子玉淡淡的说道:“有些事情耽误了一下下,你可曾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刘旭沉默了一下,说道:“跟我来吧。”

    他说着,起身移动了一下身后书架上的一本书,顿时,书架便是朝着两边打开,里面是一间密室。

    密室里面有一些画轴,而另外几面墙则是放着密密麻麻的奏章、书信以及圣旨。

    “我昨晚上找了一夜,终于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刘旭拿着一盏用琉璃罩住的拉住朝着前方走了几步,在一面墙前停下,翻找了一下,随后拿出了一本奏章,走过来,递给了莫子玉。

    莫子玉看住那熟悉的字迹,就知道这封奏折是父亲亲笔所写。

    她急忙将奏章打开,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在奏章之中果然有写到关于当年的攻打木兰之事。

    齐幕煊怀疑的果然没错,当年木兰果然是有内应,这内应不是别人就是阁主!

    什么时候人面兽心,什么时候衣冠禽兽,他倒是将这些成语诠释的淋漓尽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