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最凶 > 第86章 这就相信了?
    圣姑有些惊讶地看了许莫超一眼,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林月如这个名字有这么大的反应。

    毕竟是仙剑一代的主角团之一嘛,而且林月如的戏份可比阿奴要重要得多。

    不过话说回来,许莫超记得在仙剑奇侠传一的剧情里,林月如不是在锁妖塔崩塌的时候被砸死了吗?

    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

    他在玩仙剑奇侠传一的时候记得很清楚,就是眼前的圣姑说林月如天灵碎裂,已回天乏术的啊……

    却听圣姑继续说道,“是啊,她人就在崖下的小屋!

    老身正是为了医你月如娘亲,数月前才由苗疆搬至此地,寻找药草。”

    她说着又看向许莫超,意思很明显。

    如果是原版王小虎,这个时候恐怕已经会道歉了,说些刚才差点就误伤友军之类的话。

    然而许莫超却是笑而不语。

    反正他是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你要是早点过来不就没这回事了吗?

    再说了,那个什么蜈王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身为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自觉好吗?

    连主角光环在谁的身上都看不清楚吗?

    就算是真的误杀了友军,大不了就厚葬呗!

    终于一旁的苏媚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道,“真是抱歉,刚才差一点误伤了前辈您的部下。”

    “无妨……不过区区一场小误会罢了!”

    圣姑见此情形,也只能顺着苏媚给的台阶说道,“此处风大,还请各位先到老身崖下的小屋去吧!”

    对此许莫超倒是没什么意见,一路无话,很快,一行人就跟着圣姑来到了目的地。

    “此处便是老身目前栖身的小屋,来,各位请进!”

    三人对望一眼,随即便走进了小屋。

    屋子虽小,却如麻雀一般五脏俱全,而且布置也颇为雅致,可以看得出来,圣姑是一个体面人。

    “小忆如,你为什么会来这儿呢?”

    等到屋里落座以后,圣姑就问起了这个问题。

    一提起这件事情,李忆如就是满腹的委屈,“本来小虎哥都已经答应人家要去蜀山找爹爹了……可是半路不知道小虎哥是怎么想的,非说爹爹被孔璘那个大坏蛋抓走了,并不在蜀山,还要改道去鬼都……”

    “什么?”

    听到这里,圣姑顿时一脸惊讶地望着许莫超和李忆如,“你爹爹?你爹爹他的确是不在蜀山啊!”

    “什么?”

    李忆如同样也是一脸惊讶,“我爹爹竟然真的不在蜀山?”

    她转过头看了许莫超一眼,苏媚同样也是十分惊讶,两人对于许莫超未卜先知的本领都感觉不可思议。

    “可是……圣姑婆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圣姑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起这件事情,老身也是感觉奇怪。

    原本无论逍遥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向来每月月圆之日都会来看望月如,并将仙剑派提炼的延命灵丹送来,从未失约。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必须准时为月如至陀江谷底,摘取延命之药草来。

    可偏偏这个月都已经过了月圆,但他人却一直未到。

    老身不得不亲自上蜀山一趟,这才得知他并不在那里。”

    说到这里她便看向许莫超,好奇地问道,“老身也是去了一趟蜀山,才得知逍遥并不在那里,你这个少年郎又是如何得知的?

    还有,你是从哪里听说逍遥被孔璘抓走的?

    要知道整个蜀山上下都无人得知他去了何方,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似的,他们现在也都急成一团,说是掌门从来都没有不告而别过!”

    这时李忆如也转向许莫超,焦急地说道:

    “今年人家的生辰,爹爹他没有来;

    外公在江宁府举行的比武大会,爹爹也没有去;

    老和尚在荆州城举办的除魔大会,爹爹还是未到;

    现在就连月如娘亲的丹药,爹爹也失约了,爹爹到底是怎么了?

    小虎哥,你快点告诉我啊!”

    许莫超看着李忆如一副着急上火的模样,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我不是早就说了吗?逍遥哥是被孔璘那货给抓走了!”

    “的确如此,逍遥是一个很负责的人,月如若太久等不到他的药草,情况随时恐将生变,老身也是因为苦等不到药草,无奈之下才让蜈王背着月如,千里迢迢从苗疆来到陀江谷地直接寻找药草的啊!”

    “小忆如,你爹爹他现在身为蜀山掌门,一身功力之高已入化境,整个天下间大概也只有剑圣与老酒鬼可与他比之……”

    说到这里,她再一次把目光转向了许莫超,“老身已经用苗族密传之寻人术‘巫卜神法’找过他的行踪,但到最后依旧一无所获,这是十分罕见之事!

    所以我才感觉到奇怪,为什么少年郎你会提前得知逍遥不在蜀山,还一口咬定他是被孔璘抓走了呢?”

    “对啊小虎,你快点告诉我们大家吧,不要再卖关子了!”

    苏媚也忍不住说道,“忆如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他爹爹一面,你看都把她急成什么样了!

    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忆如的爹爹不在蜀山,还说他是被孔璘抓走了呢?”

    那当然因为我是开着挂过来的呀!

    想到自己在正式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许莫超在心中说到。

    然而他就算是再耿直,也知道话不能这样说,不过他早早就已经想好了辙,于是迎着李忆如、苏媚、圣姑三人的目光,缓缓举起了右臂: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是这货告诉我的。”

    “谁?”

    “你的手臂?”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小虎哥?”

    “出来吧,虎煞!”

    随着许莫超一声令下,许莫超手臂上的护臂消失,浑身是火的虎煞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李忆如和苏媚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并不奇怪,圣姑却是双眼发光:

    “竟然是天师道收伏的虎煞,小虎,你是从何处得到它的?”

    许莫超随即用简洁的语言把他得到虎煞的过程说了一遍,一旁的苏媚听的颇为尴尬。

    因为当初她纯粹就是想骗许莫超为她打开天师陵寝的大门,然后取得五劫辟魔锥。

    可惜后来被许莫超识破诡计,不但没有得到魔锥,连自己个都搭了进来。

    但是话说回来,一开始的确是她动机不纯,这件事情没地洗。

    “原来如此,小虎你的确是身负大气运之人,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都能够让你化险为夷,转危为安,还变祸为福,实在是太难得了!”

    “没想到小虎哥你还有这么一段经历……”李忆如也是惊讶地望着许莫超,“以前怎么没有听小虎哥说起过呢?”

    许莫超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也没有问过啊?”

    “你……不对!就算是这样,这件事情跟你知道爹爹被孔璘抓走有什么关系啊?难道还是虎煞告诉你的不成?”

    许莫超叹了口气,“正是如此啊!”

    “啊?”

    三人都惊讶地睁大双眼望着许莫超,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模样。

    “之前我也和忆如一样,一直都是以为逍遥哥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所以才没有来参加忆如的生辰,林前辈的比武大会和千叶禅师的除魔大会,也是一直想着带忆如去蜀山来着……”

    说到这里,许莫超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就在除魔大会结束以后,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做过一个梦!”

    圣姑看着许莫超:“梦?”

    “不错,就是梦!”

    许莫超编故事的本领早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便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娓娓道来。

    听完许莫超的陈述,李忆如和苏媚均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圣姑则是沉默不语。

    “如果是虎煞托梦,那逍遥倒是真的有可能被孔璘捉走了……只是,他究竟为何捉走逍遥呢?”

    竟然真的就这么相信了?

    许莫超原本还准备好了N多的说辞呢,万万没想到仅仅第一个理由就已经摆平了?

    转头再看李忆如和苏媚,两人也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看来哥天生就是要做主角的人啊,随便扯扯谎都有人相信。

    实际上,除了他本身的好运气以外,王小虎的人设也给他帮了不少忙。

    不过无论如何,只要她们肯相信就好。

    就算是没有这档子事,按照这个故事的尿性,估计也会有其他方法得知这个消息的。

    至于圣姑的问题,许莫超则是解释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他明显是在酝酿什么阴谋诡计,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收集什么三魔器……

    但他无论想做什么,逍遥哥都是他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正如圣姑前辈所说,以实力来论他肯定打不过逍遥哥,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现在的关键其实是找到那卷特殊的画轴,所以我才会想到去鬼界找天鬼皇前辈。”

    “这样说来,你的思路倒是非常清晰啊,小虎!”

    圣姑忍不住赞道,“孔璘即便是暗算了逍遥,一时半会也拿他没办法,不过我们还是得尽快找到他才行,否则夜长梦多,谁知道会发什么事情?

    就算是月如这边也拖不起了!”

    听到这里,许莫超便开口问道,“说到月如姐……圣姑前辈,我倒有一事请教。”

    “小虎你有话直接问便可。”

    “月如姐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病倒的?难道就连你这个天下第一医者也没有办法救醒她吗?”

    “什么天下第一医者?这肯定是小忆如又在胡说八道了!”

    “人家哪里胡说啦,圣姑婆婆最厉害了!”

    “呵呵……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又岂是老身能够当的起的?不过你问起这个,我倒想问小忆如,除了你的月如娘亲,你可知道你还有一位亲生娘亲吗?”

    来了!

    听到这里,许莫超便反应过来。

    圣姑接下来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剧情的关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