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最凶 > 第9章 套你猴子
    许莫超总算体会到了韦一笑这货的身法有多夸张。

    他全身真气流转,油门踩到底,马力全开,越跑越快。

    但即便如此,韦一笑竟然跑得比他还要快!

    一开始他跟韦一笑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十米,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成二十米、三十米、四十米、五十米……

    眼看着连韦一笑的人影就要消失不见,许莫超深吸了一口气,已经达到极限的速度陡然再次提升,愣是在韦一笑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前吊在了他身后。

    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韦一笑轻功太高,跑起路来简直就是踏沙无痕,一旦看不到他的人影,那就真追不上了。

    许莫超牢牢咬住韦一笑,心里却在吐槽,这货时速已经有20公里每小时了吧?

    跑得快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持久——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你特么的还是人吗?

    简直是牲口啊!

    他心里憋了一口气,你可以比我快,但老子就不信你比我还要持久!

    ……

    ……

    半小时后,许莫超望着躺在路边的韦一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计划の通。

    韦一笑有个破绽,每次运功以后都要饮人热血,否则体内的寒毒就会发作——这正是许莫超不肯放弃的原因。

    他蹲下查看,发现韦一笑已经进入了冰冻的异常状态,身体表面覆盖着薄薄一层寒冰,整个人更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这个动作如果是一个萌妹子去做自然是很赏心悦目,那种可惜、弱小、又无助的神态肯定能够激发护花使者的保护欲。

    但如果是一个长着两撇仁丹胡的大叔做出这种动作,就让感觉到有点恶寒了。

    正思量间,许莫超心中一动,猛向前跨出一步。

    随后立即转身,就见一个硕大的布袋从他刚刚站立的那个地方罩了下来。

    如果他刚才慢上一步,恐怕就会被当头套住。

    “咦?”

    出手之人不由大吃一惊。

    他这手布袋套人绝技一旦用出来,基本没人能避开。更不用说他刚才准备了那么长时间,一直等到许莫超没有防备才从背后出手。

    本以为肯定是手到擒来了,没想到居然失手了!

    他也是老江湖,一套不中,索性又是一套。

    在原作里张无忌就是这样被套走了。

    只可惜他碰到的是许莫超。

    “套!套什么套?套你猴子啊套!”

    被接二连三套来套去,许莫超也来了气,瞄准袋口挥出一掌。

    九阳神功加成的掌风钻进布袋,只见布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随后“嘭”一声响,布片就仿佛无数蝴蝶般四下纷飞。

    那人只觉的一股炙热之极的气流迎面扑来,不由大惊失色。

    他实在是难以相信竟然有人能一掌把他的布袋炸成碎片。

    “怎么样,还要打吗?”

    许莫超双手抱臂站在原地,笑吟吟地望着对方。

    这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胖和尚。

    那和尚看看满天布片,又看了路旁还在瑟瑟发抖的韦一笑一眼,咬牙道,“韦一笑是我好朋友,虽然和尚知道打不过你,也要和你斗上一斗!”

    话音未落,他就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布袋,猱身朝许莫超扑来。

    许莫超耸耸肩,见招拆招,不慌不忙挡下他的攻势。

    没过几招,只听又是“嘭”一声响,这个布袋再次被许莫超一掌炸成碎片。

    那和尚脸色惨然,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

    “居然还有?”许莫超有些惊讶,随即说道,“不过你确定还要和我打?如果我再不出手救人,这只蝙蝠可就真死了。”

    听到许莫超的话,正准备拼尽全力也要和许莫超一战的和尚突然停了下来,睁大眼睛望着许莫超,“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

    超哥没好气地说道。

    “你有办法治好韦一笑?不可能!”

    那和尚先是一喜,随即就摇头否认道,“韦一笑练内功时走火入魔,自此以后每次激引内力,必须饮一次人血,否则全身寒战,立时冻死。除非见死不救再生,否则没有人能救……”

    不等他把话说完,许莫超就打断了他,“是三阴脉胳受损了吧?”

    张无忌继承了胡青牛那一身医术,现在自然也便宜了许莫超,因此只听对方描述就判断出了韦一笑的问题出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这一次那和尚就是又惊又喜,“我曾三入长白山,想替他找一头火蟾,治疗此病,但三次都是徒劳无功。

    第一次还见到了火蟾,差着两丈没捉到,第二次第三次连火蟾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抓个毛线的蛤蟆!”许莫超径直走到还在打摆子的韦一笑身旁,一掌拍在了他后心的灵台穴上,“直接治好不就得了!”

    “你干什么?!”

    那和尚又惊又怒,他没想到许莫超竟然会直接出手,顿时红着眼睛冲了上去。

    心说自己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挡住许莫超。

    许莫超随手一掌把他震回原地,在他血气汹涌澎湃,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淡淡地说道,“这是第一次,如果你再手贱,我立刻就走——到时候你就算是跪下来求我,哥也不会搭理你。”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求你?”听到许莫超说自己会跪在地上求他,那和尚又气又怒道,“我就算死也不会求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韦一笑突然低低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但是他的牙齿依旧是忍不住上下相机,发出咯咯之声,显然冷得厉害。

    只听他颤声道:“多谢阁下援手。”

    听到韦一笑的声音,那和尚顿时惊呆了。

    这个大胡子野人竟然真能救韦一笑?

    见此情形,他二话不说转向许莫超,跪在地上咚咚咚咚就磕了几个响头。

    “在下乃是明教五散人中的布袋和尚说不得!还请阁下救韦兄一命,大恩大德,明教五散人日后必有厚报!”

    说不得现在自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把话说的那么绝,但他跟韦一笑是过命的交情,为了能救韦一笑,这点委屈算什么?

    他生怕自己的分量不够,又把五散人也一起拉上。

    许莫超斜视他一眼,“真香!”

    “阁下说什么?”说不得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领导玩的梗你不懂”,许莫超收招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好了!”

    “这就好了?”

    说不得惊疑不定地问道。

    “多谢阁下施以援手,还没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这时韦一笑也站起身来,躬身向许莫超郑重问道。

    听到韦一笑说话时精神饱满,和先前的气息奄奄的模样截然不同,说不得这才真正信了许莫超能救韦一笑。

    想起之前许莫超说过的话,他心中一动,连忙问道:“阁下之前说有办法救韦兄,难道……是指彻底治愈他的内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