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上门兵王俏总裁 > 第951章 孤独又无助
    “大侠,你看我这所有的罪名都招了,您是不是也……”说着,钱益善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大门。

    然而叶北却并没有离开的想法,而是盯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

    由于叶北进来的时候钱益善正在“快活”,因此现在他除了上身一件衬衫之外便再无半点衣衫来蔽体。

    此时站在那里,当真是风吹蛋蛋凉。

    而这一幕落到叶北的眼中,顿时便生出了一股恶趣味。

    当然,这货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北这不算恶作剧,最多也就是略施惩戒而已。

    这么一想,顿时放心下来,接着便径直向钱益善面前走去。

    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身体止不住的后退,一时间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

    “大侠,我可都是按你问的说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只要你问,我都说!”

    “呵呵,你刚刚说玩的爽,我就让你玩点更爽的”“玩点……更爽的?”

    听到这话,钱益善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看着叶北那一点点逼近的步伐,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的神色,接着直接一转身,而后将弯腰,将屁股撅了起来。

    “来吧大侠,只要能放过我,您……”话还没说完,叶北便冲上去一脚蹬在了他的屁股上,紧接着冲过去一拳打在他后颈上,顿时钱益善便昏了过去。

    “踏马的,什么玩意,老子我是那种喜欢男人的人吗?

    就算喜欢男人,那也不可能喜欢你这种歪瓜裂枣……”嘴里嘀嘀咕咕了两句,接着叶北左右看了看,果然发现床上有根绳子。

    “啧啧,捆绑play挺会玩啊……”咧了咧嘴,接着叶北便躬身将床上的绳子拿过来,顺手抓了抓那个女人,感受了一下大小,而后失望的摇摇头,将绳子绑在了钱益善的身上。

    起初叶北只是想把他扒光了绑在外面晾上一宿,然后等明早让医院里所有人都看到他那幅狼狈的样子。

    但转念一想,现在锦绣市的天气虽然有所回升,但晚上也是零下好几度了,这要是在外面待一宿,恐怕当行就得冻成冰棍了。

    “嗯,要不……”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吊扇,接着叶北便将绳子拿起,一头穿过风扇,一头绑在钱益善的身上。

    紧接着,再拿出一根绳子将他的小兄弟绑住,然后另一头也绑在吊扇上。

    这样看去,钱益善就好像是在做一个舞蹈中下腰动作似的,只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属实有些羞耻。

    不过这还不算完,叶北将他的手机拿起来,接着用指纹解锁后,便找到通讯录中爸、妈的联系人,编辑了一条求救短信,接着直接关机,转身便再度从窗口翻了出去。

    走的时候顺手将窗户关死,生怕钱益善夜里着凉。

    这种体贴细致的行为,属实为我辈之楷模。

    当然,这仅仅只是叶北自己的想法…………天色渐亮,在客厅中睡了一宿的贺星辰终于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接着看向空洞洞的房间,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

    “果然,只是个梦而已,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松的解决呢……”叹息了一声,接着贺星辰起身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而后坐在沙发上一边小口的喝着,一边发起了呆。

    “嗯?

    这是什么?”

    看着身旁的一个信封,贺星辰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紧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顿时面色大变。

    “我睡觉的时候,有人来过?

    那我是不是已经被绑架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贺星辰连忙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还是在自己家,这才缓缓的吐了口气。

    而后便又将沙发上的那个信封拿起来,有些好奇的打开,顿时一个U盘从里面滑了出来。

    “U盘?”

    看着这个东西,贺星辰顿时一愣,接着连忙将旁边背包里的笔记本拿出来,将U盘插进去查看了起来。

    这个U盘里面只有一个文件,似乎是个音频。

    “难道说……”贺星辰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缓缓的点开那个文件,顿时一阵开窗声传了出来。

    紧接着,便是一阵女人的叫声,听得贺星辰脸色立马涨红了起来。

    而后便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听得她云里雾里,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最后听完,贺星辰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了里面这个男人姓钱,再联想到最近一直在真对自己的钱氏集团,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叶北!人渣,你在哪,你给我出来,出来!”

    疯了一般的将电脑关上,接着贺星辰站起来便跑向了卧室。

    仿佛此时正有一个男人一脸得意的套着围裙,为她准备早餐。

    可惜,也只是贺星辰的臆想而已,空荡荡的厨房之中,哪有半个人影。

    但贺星辰并没有相信,转身便直接冲向了隔壁的客房之中,然而仍旧是空荡荡的。

    到最后,无论是厕所还是卧室、客房、厨房、车库,贺星辰找了个遍,却并没有找到心中的那个人。

    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嘴中不知在喃喃着什么……或许是在后悔没有好好珍惜叶北在的时光,或许是在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让他走,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作。

    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叶北已经不知去向,她也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

    空洞洞的房间让贺星辰心中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恐惧,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充满了无助……而与她无助相反的,此时的局子之中陆露正一脸兴奋的根蒋欣瑶讲述自己昨晚出警时所看到的“大场面”。

    “我跟你说,就昨天晚上,差不离凌晨三点的时候,就钱氏集团那个钱公子,你戳瞎他眼的那个,可笑死我了。”

    还没说什么事呢,陆露自己就先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瞧她那副模样,与淑女更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陆露,你别笑了,昨晚上到底咋了?”

    对于陆露这幅模样,蒋欣瑶也有些无奈,而后有些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