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29集 第15章 滨海的驱魔界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赶紧去练拳。”方大龙对那群姨娘身边的孩童们吼道。

    “是,爹。”立即有六个孩童连高声应道,还是忍不住好奇看了看家族的长兄,长兄听说可是朝廷大官,还是驱魔人。可老爹的威信太大,这六个孩童都一如往常跑去练拳了。

    “岐儿,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方大龙对长子却是和颜说道。

    孟川倒是了解方大龙的发家史。

    方大龙能从普通乡下人爬起来,靠的就是能打。这个世界也是有拳法的,也有所谓的拳法大宗师……可拳法大宗师,也就千斤之力,仗着拳法精妙能以一敌百罢了。随着火器兴起,拳法地位越加没落。毕竟十几杆火枪一同开枪,拳法大宗师也得狼狈而逃,毕竟他们也是血肉之躯,稍稍跑慢了身上就得多几个孔。

    “这个院子是你的。”方大龙带孟川来到一小院,“屋子的布置和老家一样。”

    说着推门而入。

    孟川一眼看出,屋子经常打扫,很干净,摆放也和记忆中差不多。还放着一张相片,那是一对夫妇抱着儿女的照片。

    夫妇,男人是年轻时的方大龙,女人却是一位温柔的妇人。

    “你的东西,都从老家一同搬过来了,一件没丢。”方大龙说着,走过去轻轻擦拭了照片,在他年轻时,照相是很奢侈的,他当初依旧带着妻子儿女兴高采烈去城里照了相。

    十六岁那年,他方大龙就成亲了,妻子十七,大一岁。

    他白手起家,在那混乱世道硬是创出了一番大家业,和叛军势力有交往,和当地朝廷官员也关系极好,威震周围百里,曾有当地官员要对他下手,之后那官员就被叛军刺杀了。

    当地一群凶人都信服他,追随他,甚至他也带了不少同乡来到滨海。

    ”我最后悔的,就是同意你去京城,去驱魔院。”方大龙放下相片,坐在床上叹息道,这一刻这个老父亲苍老不少。

    “是我当初想要当驱魔人,不怪你。”孟川说道。

    年少时的方岐,听说过驱魔人驱魔的场景,便心生向往。

    “我不同意,你一个小崽子怎么去得了京城?”方大龙瞥了儿子一眼,叹息道,“还是我当初野心太大,想着火器这玩意太厉害,我们方家靠拳法传家不够靠谱,得学更厉害的手艺。所以我才让你去京城驱魔院……在这乱世,就是金银粮食都没用,只有靠人,靠厉害的本事才能立足。驱魔人的手段,不管谁家都得敬畏三分。”

    孟川看得出,方大龙的确是枭雄人物。

    在家乡,带领一群凶人威震百里。来到如今最繁华的滨海城,能买下如此大宅子,护院便有十几位,可见依旧颇为地位。

    “我愧对你娘,我在你娘坟前发过誓,一定照顾好你们兄妹俩,我食言了。”方大龙声音有些无力。

    在外界他依旧凶悍,可终究过四十岁了,他能感觉到身体大不如以前。

    “不过你回来就好。”方大龙看着儿子,“回来就找几房女人,生几个娃娃,好好过日子。”

    “小妹呢?”孟川却转移话题。

    “你妹妹她又在外野着呢,太过宠她,越来越管不了了。”方大龙摇头道,虽然后来娶了些姨太太,也有了其他孩子,但也只有方岐、方倩这一对兄妹他最为宠爱,也最是管不住。

    孟川点头。

    在记忆中,妹妹方倩,是方岐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继承了这一肉身,便是欠了方岐因果,孟川对方岐最关心的人自然也很重视。

    ……

    仅仅半个时辰后,妹妹方倩便赶回来了。

    “哥,哥。”波浪卷发的方倩飞奔着,沿着走廊跑到了孟川的小院。

    孟川听到声音,从屋内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一名活力四射的年轻美貌女子,妹妹方倩容貌有照片上母亲的几分模样,但更为年轻,眼神都很亮。毕竟是从小练拳长大,精气神很足。

    方倩也看着眼前的布衣青年,袖子空荡荡,显然断臂了,气息内敛沉稳,完全不像二十岁出头,更像是四五十岁经历过风霜的老一辈。

    方倩看着哥哥模样,哥哥离家已是少年,完全能看出当初的模样,只是更成熟了。

    只是这气质……

    方倩知道,断臂对哥哥的打击一定很大。

    “哥。”方倩跑去,紧紧拥抱住兄长,泪水都浸湿了孟川的衣裳。

    ******

    “三姐,如今这位大少爷回来了,老爷不会让大少爷掌家吧?”

    “老爷对那对兄妹可宠的很。”

    五个妇人聚在一起,吃着点心讨论着。

    “放心,如果方岐这位大少爷不是残疾,又有驱魔本事,十有八九是会掌家。但他是个残疾,我们方家也是大户人家,让残疾掌家会成为滨海城的笑话。我听说残疾之后,驱魔本事都废了,用火器都不行,如今这世道,根本没资格掌家。”三姨娘自信道。

    如今三姨娘在方家后院中,隐隐是地位最高的,毕竟她本是跟随老爷的数十位凶人之一,一手枪法也是精准的很,手下也有不少人命,嫁给老爷后,其他姨娘自然畏惧她一头,她的见识也要广不少。

    她的推测很有道理,原本只是普通驱魔人的方岐,数名同伴合力才能对付一头诡魔。断臂后实力怕是只剩下一成……连和同伴联手去对诡魔的资格都没有。驱魔本事说废了,也相差不远。

    只是孟川降临,自然不同了。

    ……

    让这群姨娘们放心的是,这位大少爷’方岐’回来后,根本不掺和家里任何事。老爷给他银子,大少爷都拒绝了,反而随手拿出一颗‘宝珠’安排府里人去买下驱魔材料,这让方大龙郑重几分,自己这长子看来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啊,那些姨娘们则是看得目瞪口呆,她们大多目光短浅,为了钱财为了生存才嫁给老爷的。

    那拳头大的宝珠,价值得有万两吧!这位大少爷在京城待了那么多年,也很‘肥’啊,当即就有些年轻姨娘态度变了,讨好了几分。

    孟川自然看不上方家的积累,以他的本事,在皇宫大乱的时候,凭借幻术,顺手捡一捡,掉包了皇族的一些奇珍,捡了半包裹的‘宝贝’,就超方家财富百倍了,绝对称得上整个滨海城顶尖巨富。

    没办法,孟川要炼法器,越是珍贵材料,越是价格高昂。甚至不一定买得到。他公开拿出的价值万两的宝珠……仅仅是他包裹内宝物几乎最便宜的了。

    “如今,雷法、五行之法都修炼到天师之境,阵法炼器之法还需钻研。”孟川在屋内盘膝坐着,表情平静。

    雷法,分诸多战斗秘法、遁法。

    五行之法,也分诸多秘法以及五行遁法。

    打不过,得能逃!毕竟自己如今是凡俗之身,失败丢了性命,那就渡劫失败了。

    所以孟川很重视遁法,最快的雷遁,以及能应付种种险恶环境的五行遁法他都学了,在驱魔院的时候,他雷法就达到天师境!五行法相对复杂得多,得到皇宫三本驱魔宝册,回到滨海城修炼半年方才尽皆达到天师境。

    “我修行的第一步,是将驱魔之法、炼器、阵法,都达到天师境界。如今第一步都还差不少。”孟川想着。

    要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按照他计划,先循着这世界的体系,修炼到最强地步,包括炼器、阵法。

    有足够丰富经验后,第二步,进行开创,试着创出更强手段。

    第三步,炼制最适合自己的‘法器’‘法阵’。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擅长用工具!这个世界原有的法器、阵法,一来时间太久,很多都损坏。二来保存的孟川也看不上,毕竟那些炼器驱魔师境界也有限,自己去炼制出最强的法器、最强的阵法,配合自身诸多驱魔秘法,才有望达到前所未有之境。

    “即便那样,能杀源魔吗?”孟川不知道。

    因为源魔从未死过。

    “找几头魔练练手。”孟川每修炼有所成,都会顺手找魔试验一番,翻手取出一法器罗盘:“魔气寻踪。”

    这罗盘,乃是法器,控制它能感应三十里范围内的魔气。

    ”嗯?”看着罗盘上亮起的黑光,孟川惊讶,“如此强魔气,是大魔?滨海城出现大魔?”

    “我降临这方世界,还没碰到过大魔呢。”孟川心动了。

    漫长岁月,源魔仅有九头,却都被封禁。一旦破封禁出来一头,都是滔天大祸。

    大魔虽然要多些,可依旧罕见无比,或许如今这时代天下间有数十头,但分散在天下……孟川想要碰到一头,除非刻意去找,否则还挺难的。

    待在滨海城,碰到一头大魔?

    在这夜晚,孟川悄然离开了方府,手持罗盘循着魔气,一路追踪。

    走了足足十余里地,来到一处繁华地段,孟川抬头看去,一座豪奢府邸前有大量军队护卫,更有一位位贵客乘坐汽车到来,这‘汽车’是和火器崛起几乎同时出现的新鲜事物,一辆汽车需上千两银子,在滨海城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万会长,请。”

    “马帮主,大帅没有请你,你不能进去。”

    “巫先生,请。”

    “柳少爷,请。”

    滨海城一位位有头有脸人物接连进入府邸。

    “娘希匹,我们血斧榜好歹也有上百号人,我堂堂帮主竟然不让我进,忒看不起人了。”一位穿着体面的汉子颇为不甘心,看着灯火辉煌众多贵人进去的府邸,那可是大帅府,如今整个滨海城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孟川在府邸外遥遥看着这些。

    “嗯?”孟川看到了。

    连续三辆汽车抵达,三辆汽车内出来六人走向府邸,六人中就有方大龙。

    “父亲他也去了?”孟川若有所思,方大龙当初带着同乡来到滨海城,加入了好友的帮派‘金银帮’,金银帮是滨海城三大帮派之一,方大龙在金银帮排行第五。

    孟川也走了过去。

    他这断臂青年走过去,却丝毫没引起各方注意,似乎本能的就忽略了他。

    “请。”大门前的迎客也没拦截,反而笑吟吟放孟川入内。

    孟川走进了府内,走过前院,便来到一座灯火辉煌的大厅,大厅内已经坐了很多宾客,大厅最前方有一高台,高台上正有歌女在唱歌,仅仅穿着几片薄布的一群舞女跳着惹火舞蹈。这歌女也是滨海城有名的歌姬,但今天大厅下坐着的众多宾客们却没几个注意她。

    “大帅占下大半个滨海城,今日召整个滨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来此,怕是来者不善呐。”

    “哼,他也未曾彻底占下滨海城,若是惹怒整个滨海,各方合力,他怕是哪来的,得逃回哪去。”

    “各方合力?哪有那么容易。”

    宾客们悄然议论着。

    方大龙坐在那,也眉头微皱。

    “老哥几个,大帅来滨海城一直没有召见我们金银帮,第一次召见却是公开见,感觉不对劲啊。”为首的瘦削老头声音阴冷。

    “看形势吧。”旁边雄壮男子说道。

    “之前拜访,都闭门不见,所求甚大啊。”一位皮肤白皙男子柔声说道。

    “看看他胃口有多大。”方大龙说道。

    ……

    孟川则是坐在角落桌旁的一位置上,同桌也有两名宾客,都笑着和孟川点头示意,只是略有些困惑,似乎……不认识此人。

    “一位军阀,府内竟然有十六头诡魔、一头大魔。”孟川有些惊讶,如此近距离他已经能感应到了,那大魔气息深沉浩瀚,远超孟川。只是驱魔人本就是借用天地之力对敌……不能从表面来判定实力。

    片刻后,歌舞结束。

    终于在两名副将簇拥下,一位穿着军服身材笔挺,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舞台中央,顿时台下所有宾客们都安静了下来,眼前这位就是如今滨海城最有权势的人物。

    “诸位,石某率军征战十余年,如今大虞王朝终于被推翻了,但军中兄弟很多都倒在路上,打仗,打的是银子,石某连抚恤老兄弟们的银钱都拿不出啊,愧对和我出乡的老兄弟们啊。”中年男子慨叹道,“石某知晓滨海城乃是豪杰之城,诸位更是其中佼佼者,今日望诸位支持银两,石某自然感激不尽。以诸位之巨富,若是还吝啬,便是我石某之敌人。”

    这位中年男子目光看向了坐在前排的一位胖子。

    那胖子连高声道:“大帅带领大军征战,我等自然得出力,我愿出十万两银子。”

    “万会长,谢谢了。”大帅微笑点头。

    下方许多宾客都脸色变了。

    万会长,在滨海城上层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他都要拿出十万两。那地位最高的势力,不得拿出’百万两’为单位?这不是吸血,是要割掉大腿啊!

    “李老爷,你呢?”大帅目光落在那位万会长身旁一位老者。

    “我,我愿出……”老者咬牙道,“我愿出三万两!大帅,这已是我所有流动银子了。”

    “太吝啬了。”

    大帅摇摇头。

    砰!

    老者眉心便出现一血窟窿,咕咕血往外冒,正是站在厅内边上众多军人的其中一位开枪射击。

    这让整个厅内一片风声鹤唳。

    “我说了,吝啬便是石某之敌人。”大帅锐利的眼神中有着杀意,“敌人,自然得杀了。”

    “出多少银子,看各自意愿。就算大帅不满意,也可商量。何必谈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开枪呢?”坐在前排的一位眉心有着肉瘤的老者脸色阴沉,淡然说道。

    “如此要银子,大帅是要抢整个滨海城,不怕崩掉了牙?”另一位带着夫人的年轻男子也嗤笑道。

    孟川倒是知晓这两位,这两位都是颇有些威名的驱魔师,滨海地界有两大驱魔宗派‘魂铃派’以及‘海魔派’,驱魔宗派传承久远,以驱魔师、驱魔人为核心,在乱世也是有枪有人……还有种种施展天地之力手段,这才是滨海城真正的顶尖势力。

    大帅看着那两位,知道这两位代表背后的宗派,不由笑了:“石某很是敬佩驱魔宗派为无数人们做出的贡献,魂铃派和海魔派只需拿出一百万两银子,石某便很满足了。”

    “凭你数万军队?”年轻男子轻轻抚摸着夫人的手,淡然道。

    海魔派,自身就有数千装备精良的人马,更是驾驭一头头‘海魔’,正面斗起来,海魔派都不惧那所谓的三万大军。只是传承久远的宗派,很少去火拼。

    论厅内战斗,数量少的战斗,驱魔师从来没怕过!驱魔师是这个世界唯一能对付魔的存在,连魔都能对付,更别说凡人了。

    “大帅征战四方,海魔派、魂铃派的同道当体谅大帅的辛苦啊。”一位灰袍老者从虚幻中显现,站在大帅的身旁。

    “风宗主?”

    “风宗主?”

    年轻男子、肉瘤老者脸色都变了。

    眼前灰袍老者,乃是天下间排在前十的大宗派‘炼魔宗’的当代宗主,炼魔宗一脉,以控制魔为主!炼魔宗历史上可是炼化过一共三头‘大魔’,这三头大魔至今还有两头活着,虽然驱动很难……可驱动一头大魔,便是媲美驱魔天师的实力了。风宗主便是能驱动宗派内‘大魔’的,是驱魔界真正的大人物。

    “魂铃派,海魔派的同道,各拿出一百万两银子,我相信他们是愿意的。”灰袍老者笑道。

    年轻男子、肉瘤老者彼此相视一眼。

    “风宗主开口,我们愿给大帅这面子。”年轻男子、肉瘤老者只能忍了,毕竟滨海城两大宗派加起来,比之炼魔宗都要逊色些,炼魔宗宗主都现身了,炼魔宗定还有其他驱魔师也跟随。

    “看来这乱世,炼魔宗支持石大帅争天下啊。”厅内各方也明白了这点。

    如今天下军阀并起,石大帅的实力不算显眼,都算不到第一流,可第一流军阀背后同样有强大驱魔势力支持。

    石大帅,能令炼魔宗支持,各方想法也有变化。

    “我李家愿支持大帅二十万两。”

    “我傅家愿出二十万两。”

    各方都比照着第一个的万会长,根据自身实力咬牙出价。

    仅仅大帅的军队并不可怕,但若是加上天下间顶尖驱魔大势力‘炼魔宗’,就有些可怕了。

    “我金银帮愿出一百万两。”金银帮帮主也开口道。

    “金银帮,可是滨海城三大帮派之一,又是以金银多出名,一百万两,太少了吧。”石大帅微笑道,“石某觉得,五百万两比较符合你们金银帮的地位。”

    金银帮几位高层脸色大变。

    金银帮的确势大,可那么多帮众,每天消耗也很惊人。帮派表面看着光鲜亮丽,但实际底子是不及一些大商号的。拿出一百万两,已经是抽干帮派流动现银,帮派接下来运转都要抵押资产。至于五百万两?已经不是割大腿了,而是要命了。

    石大帅微笑看着,眼神却很冷。

    驱魔势力、背景深厚的大家族,他都能手软些。

    至于所谓的三大帮派?一群泥腿子聚集成的帮派,他一个都没打算放过。

    “三大帮派,地位相当,每方拿出五百万两,我觉得挺好。”石大帅道。

    “这——”

    “大帅!”

    另外两大帮派高层也急了。

    帮派帮众看似多,但远无法和数万军队相比,所以一声令下,三大帮派高层都得过来,可没想到石大帅这么狠。

    “你们两大帮派别急,我先和金银帮谈一谈,相信他们都是爱军爱民之辈。”石大帅看向了金银帮的高层,其他两大帮派高层脸色发白。

    “大帅,是要吃掉我们三大帮派啊。”金银帮帮主瘦削老头说道。

    “大鱼吃小鱼,不是天经地义吗?”石大帅看着老头。

    “五百万两拿不出来。”瘦削老头摇头,旁边雄壮男子也道:“整个金银帮都交给大帅,也凑不足五百万两啊。”

    “帮派内当然拿不出,毕竟帮派银子很多都在你们家里,你们家里搜一搜,就凑够了。”石大帅笑道,“要么你们当我的敌人,我杀了你们,派兵去你们家里搜一搜。要么当我的朋友,主动拿出五百万两。”

    真的杀了这些高层,帮派大乱,帮众带着银子跑了,他还真很难搜到那么多。

    逼这些高层自己去凑,反而能凑更多。

    “这些泥腿子。”

    大厅内其他人们冷眼看着这幕,帮派和大家族、大商会、驱魔宗派本就有很大区别,帮派是从底层崛起,在乱世才形成如此之庞大。

    没看到,石大帅对其他势力逼迫虽狠,但对三大帮派简直是要命嘛。

    “金银帮是要当我的敌人吗?”石大帅看着金银帮六位高层,顿时有军人举枪指着他们。

    方大龙此刻也非常憋屈。

    叛军势弱时,还要和地方势力结交,当初在家乡就是如此。

    可朝廷彻底完蛋后,叛军就凶多了,方大龙见势不妙早早卖掉所有田地,举家来滨海城,投奔老友,加入金银帮。

    谁想,金银帮也被逼迫。

    “乱世,大鱼吃小鱼,金银帮也是小鱼啊。”方大龙明白这点。

    “嗯?”方大龙忽然有所觉,转身一看,一名断臂青年走到他身边。

    “岐儿?”方大龙吃惊,儿子怎么来这了?

    孟川虽然驱魔手段高明,但终究是凡俗,如果距离远,一颗子弹射向父亲,他也来不及拦截,所以站在身边!他在此……便是军队再多,也难以威胁到方大龙了。

    “你赶紧走。”方大龙连低声催促,人家是枪指金银帮高层,本没有对付他儿子,儿子跑出来,不是自陷绝境吗?

    “没事。”

    孟川安慰一声,抬头看着那位石大帅,开口道,“石大帅,我很疑惑,京城是在北方,朝廷大军大多汇聚北方。你要推翻朝廷,怎么大军一直往南跑,还跑到了滨海城?”

    大厅内安静一片,都惊诧这位断臂青年好大胆子,连金银帮其他几位高层都惊疑无比。

    “你是谁?”台上的石大帅冷漠道,那位灰袍老者风宗主袖内单手结印,双眸泛着紫光看着孟川,不由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