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29集 第14章 劫起,驱魔人
    沧元界。

    大雪纷飞,孟川和妻子柳七月一同观看着沧元界历史上发生的故事。

    “嗯?”孟川忽然有所感应。

    冥冥中,天劫即将降临,那浩瀚力量让孟川都心惊。

    “七月。”孟川开口。

    柳七月看向丈夫,看到丈夫表情,立即意识到了,问道:“要渡劫了?”

    “嗯。”孟川点头,“我去渡劫了,不必告诉爹娘安儿他们。”

    家人们都知道,孟川成为元神八劫境要渡劫,但准确渡劫时间,孟川却没有说。

    “好。”柳七月郑重应道。

    孟川起身,柳七月也起身立即拥抱住丈夫。

    “我等你。”柳七月轻声道。

    “好。”

    孟川笑着放开妻子,转头便走向静室。

    柳七月默默看着,跟着又坐下,看着飘着的鹅毛般大雪。

    “第八次元神之劫。”柳七月很清楚,这可能是丈夫遇到的最可怕的一次天劫。

    “阿川,你会成功的,我知道。”柳七月默默期盼着。

    ……

    静室中。

    孟川散去了所有元神分身,仅有真身在此,盘膝而坐。

    “来了。”孟川感应到了。

    冥冥之中,天劫降临了,那无形恐怖的力量轰击在孟川元神上,元神震颤瞬间失守,根本无法抵抗。

    孟川只觉得意识轰隆,便失去了对自身的感知。

    模糊的意识,只觉得被这恐怖力量裹挟着,跟着猛然一扔!

    便穿越无尽时空,前往无比遥远之地,那是比乾源山还遥远的地方。

    那是另一个世界……

    ******

    “师兄,你别死!你别死,都怪我,怪我……”

    “师兄,我一定带你回驱魔司!”

    “师兄,我们回来了,驱魔司到了!”

    “方岐他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命了,他的伤势太重,失血太多……”

    孟川的意识隐隐听到一些声音,虽然不了解这语言,可却本能明白。

    只是意识的‘载体’无比虚弱,令他的意识也恍恍惚惚,偶尔听到些外界的话语。

    渐渐的,意识的‘载体’逐渐稳定,孟川意识也开始稳定。

    终于有一天。

    “轰~~~”

    一位生命的记忆,被孟川的意识彻底接收。

    “大虞王朝驱魔司的‘驱魔人’?天下已然大乱,诸多军阀并起?整个世界最可怕的存在……魔?”孟川完全明白了。

    这是凡俗的世界。

    大虞王朝是整个世界最庞大的王朝,统一天下,只是统治一千三百年后,已然彻底腐朽,伴随着火器的兴起,诸多军阀利用火器装配军队,大虞王朝已然摇摇欲坠。虽然朝廷高层有识之士知道得利用火器,可层层命令到下层后,却难以执行。中饱私囊、军队臃肿、层层势力盘踞,令朝廷军队腐朽不堪,根本敌不过那些军阀的新军。

    方岐,是孟川占据肉身的原主人。

    他是一位土财主‘方大龙’之子,年少时就进入驱魔院学习,如今已是一位朝廷驱魔司的一位银章驱魔人,也是七品官职。

    驱魔人,即便朝廷再腐朽也很看重。

    因为魔……是整个世界最可怕的存在,军队都无法对付魔。所以王朝任何时期,任何势力都无比重视驱魔人。唯有驱魔人才能对付魔!

    “嗯?”

    孟川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

    “好虚弱的身体。”孟川感知到身体,这具身体连呼吸,都感觉到吃力,“记忆中,身体还是很强健的,应该是在床上躺了太久。”

    孟川勉强坐了起来。

    看了眼自己的右臂,右臂处空荡荡的,仅有袖子飘荡。

    “右臂断了?”孟川也不奇怪,他记忆中最后一次驱魔,为了救下驱魔人师弟李丰,他损失了一条手臂,当时带着师弟仓惶而逃,之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这肉身原主应该也是那时死去,自己占领了这肉身。

    这个屋子,也很熟悉,是方岐平常起居所在,作为驱魔人,朝廷安排的住处还是挺不错的。

    孟川一眼看到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清晰映照外界,单单这一面巨大镜子,便价值百两银子,绝对算是奢侈品。

    孟川走了过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脸色苍白的断臂青年。

    “方岐,十九岁,银章驱魔人。”孟川轻声低语,“断掉一臂,实力废掉了九成。”

    驱魔人,需结印。

    双手结印,和单手结印,区别自然大的很。单手结印,可能只能发挥一成的实力。

    “这个世界,驱魔人都是凡俗吗?”孟川有些头疼,作为朝廷驱魔司银章驱魔人,他自然了解很多秘辛情报。

    驱魔人,也是凡俗,即便无病无灾,寿命和正常人一样,正常人能活到百岁那都是人间祥瑞了,能活到五六十岁就该很知足了。

    孟川拿起屋内的一根长棍,单手支撑着,慢吞吞走出了屋子,走出了小院。

    这座小院也是驱魔司的一部分。

    “方岐,你醒了。”

    “方银章!”

    前方道路上,两名驱魔司官员并肩走着,看到孟川都露出喜色。

    孟川微微点头。

    “方岐醒了。”

    “方岐昏迷大半个月,竟然还苏醒过来了。”整个驱魔司这一天都知道方岐苏醒了。

    ……

    “方岐啊。”一位穿着官服的白眉老者说道,“你能醒过来,是喜事。如今你断了一臂,实力下降太多,不太适合继续担当驱魔人了。你有两个选择,一,回归乡里,依旧会是七品官员,会给你安排一个悠闲的差事。”

    驱魔司在王朝各处都有分部,在家乡分部,安排一个养老差事,不是难事。

    因为驱魔人,在驱魔中死去有很多,也有活下来却成了残废的。驱魔司一直保证每一个驱魔人……即便残疾,也能安度余生,毕竟即便再强大的驱魔人,也可能因为对付强大的魔成为废人。保护这些废人,就是保护将来的自己。

    “第二个选择,是驱魔院。”白眉老者道,“在驱魔院,担当一位教谕,在那教导年轻小家伙们。”

    “我选第二个。”孟川说道。

    白眉老者微微点头:“以你的银章驱魔人身份,进入驱魔院可直接担当正教谕,是从六品,你可还升了半品。对了,驱魔司的法器,记得交接。”

    “是。”孟川点头,除了私人购买的法器,驱魔司给他的法器还是要交还的。

    ******

    断臂驱魔人‘方岐’,在京城驱魔院担当一位教谕,在驱魔人圈子内也传开。

    大虞王朝京城,驱魔院。

    “师兄,你完全可以找个肥缺,好好享福了,甚至找几房妾室,给你们方家传宗接代了。非得留在京城这是非之地。”李丰是一位很清瘦的少年,今年十七岁,天赋挺高,今年刚升为银章驱魔人,和方岐在驱魔院时就是睡在同一个房间的好兄弟。只是和方岐相比,经验实力还是有些欠缺。之前那次对付魔,便因为失误害得方岐残疾。

    “我暂时不想回去。”孟川笑道。

    “不想回去?”李丰说道,“听说你爹,找了第六房了,你不愿见?”他也清楚自家师兄情况。

    “别问那么多了,你回去好好练习,结印之法还得更熟练些,上次我能救你,下次我可没法救你了。”孟川说道。

    “嗯。”李丰点头,看着师兄气色挺好,他也放心了,之后便踏着积雪离去。

    孟川看着李丰离去,也朝驱魔院的经书楼走去。

    “我来驱魔院,就是为了这座经书楼。”孟川暗道,经书楼的书籍,驱魔院的学生们都可以随意借阅,作为教谕,自然更能随意来阅读。

    当学生时,方岐只学了关键的几本书籍,阅读了部分书籍触类旁通。

    如今孟川来了,却是更贪婪的阅读,大虞王朝京城驱魔院的经书楼,在天下间都算排在前三,超过十万册驱魔书籍。虽然任由学生们借阅,但强大驱魔人的诞生……依旧非常艰难。

    超过十万册驱魔书籍,大部分一扫便可扔到一边,但值得认真读的依旧有过千本。孟川如今凡俗魂魄,阅读起来也慢。

    “魔,分为三个等级,诡魔、大魔、源魔。”

    “驱魔人分为普通驱魔人、驱魔师、驱魔天师。”

    “普通驱魔人使用法器,得三五个合力,才能对付一头诡魔。之前的方岐……就属于普通驱魔人,就是在对付一头诡魔时,因为救师弟便丢了一臂。”

    方岐已经是真正的驱魔人。

    也必须小心翼翼,和同伴配合更不能有一丝松懈。一丝错漏便可能令某位同伴毙命。

    “驱魔师使用法器,可以单独对付一头诡魔,已经非常罕见,在朝廷驱魔司内至少也是五品官阶。然而得一群驱魔师联手……方才有望对付一头大魔!”

    “驱魔天师,代表驱魔人的最高境界,朝廷驱魔司仅有一位驱魔天师。整个天下间……驱魔天师都屈指可数,驱魔天师配合法器等外物,可以一对一,对付一头大魔。”

    “至于源魔?”

    “天下间九头源魔,都被封印着,至少都活了数千年。历史上每一头源魔破开封禁,都会令天下震荡,生灵涂炭,天下所有驱魔势力都会联手全力封禁。驱魔人即便数量再多,都未曾击杀过一头源魔,源魔不死不灭。”孟川暗暗皱眉。

    这个世界,驱魔师以精神沟通法印、符箓、法器等外物,撬动天地之力对付魔。自身依旧是凡俗。

    “我这次渡劫……”

    “冥冥中那力量,将我意识扔到这里,只降下一道讯息。”

    “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孟川看着面前的书籍,“可我能确定,这个世界,根本没法吞吸外界之力。”

    孟川的心灵意志乃是元神八劫境层次,何等之强大?

    但如今他的心灵意志却是依靠这一具肉身,肉身承载魂魄!魂魄太强大,会压垮肉身。孟川能感觉到自身魂魄很弱小,心灵意志虽然令魂魄本质蜕变,但根本无法吸收外界一丝力量。

    天地之力、星辰之力、太阴之力、太阳之力……

    一切力量都被禁锢。

    明明这具肉身的魂魄饥渴无比,可急剧成长,就是没有足够的能量供应。无法外求,唯一吸收能量的方法……就是靠吃!

    吃,汲取的那点营养,来供应肉身,供应魂魄。而且这世界又都只是凡俗食物,吃这些,是没法超脱凡俗的。

    “仅仅靠吃,连我的心灵意志驾驭魂魄,都无法吸收外界力量,应该是规则层面的禁止。”孟川明白这点。

    “凡俗,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孟川思索着,又继续看书。

    ……

    孟川在驱魔院教书,闲暇时间就是在看书,以及锻炼身体。

    凡俗,自然可以锻炼肉身。

    孟川知道太多气血锻炼肉身的方法,随着尝试,渐渐摸索出一套‘凡俗健身操’,这是根据他这断臂肉身,摸索出的最适合的锻炼方式。他也购买大量的肉食,每天吃大量肉食,足够的肉食……不但让肉身迅速强壮,魂魄也能汲取营养成长。

    每天吃肉食,需要吃半个时辰。每天锻炼’凡俗健身操’,需要四个时辰。教书倒是平均一天一堂课半个时辰便足够……每日锻炼疲惫之余,还得抓紧时间看书。

    作为凡俗,他时间有限,即便拼尽全力,都很难渡劫功成。懈怠?怕是必定会失败。

    除了睡觉,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

    单单这等心性、坚持……在凡俗中,能做到的便少之又少。

    两年时间,肉身便锻炼到凡俗的极限。

    “唉,凡俗的肉身,能承载的魂魄极限,也太弱了。”孟川左手拿起一百斤石锁随意扔了下,扔了五六米高,又伸手接住。

    看似挺不错。

    可是随意一头诡魔,纯粹力量都比自己强十倍以上。更别说能毁灭城池的大魔了。

    “这样的肉身,就是这方世界的凡俗极限了?”孟川暗叹,凡俗是有极限的。力量、速度,样样都有极限,难以逾越。自己估摸着有三千斤力气,就是凡俗力量极限,当然也得考虑断臂的原因。

    “肉身达到极限后,能承载的魂魄,也会达到极限。没法再变强。这就是我能依仗的基础。”孟川清楚这一点。

    “驱魔人,以精神沟通法印、符箓、法器等物……精神便是源自于魂魄,我的魂魄极限就这么高。”孟川想着,“而且凡俗的肉身,三十岁开始,就从巅峰逐渐滑落,五十岁就老了,八九十岁能活着就不错了。”

    “所以我最好三十岁,就渡劫功成。越往后拖,身体越衰老,魂魄越弱……成为世界最强的难度会越高。”

    孟川也明白。

    世界的最强,自然不是和人类相比,而是和这世界所有生灵相比。

    ******

    孟川教书的第三年。

    “叛军打进京城了!”京城大乱,战火燃遍全城,皇宫都一片混乱,皇族都提前逃了。

    一位断臂布衣青年背着行囊,从皇宫中走了出来,有乱兵碰到他,却仿佛没看见。

    孟川的魂魄,是这具凡俗肉身的承载极限,虽然还未成元神,但孟川也能施展些简单幻术,至少迷幻住十几二十个普通人还是能做到的。当然遇到意志够强的,他如今的魂魄施展的幻术便可能被识破。又或者大量人面前……他也无法同时迷幻太多人。

    “这三本驱魔宝册,那些皇族竟然都没理会,只是带着金银珠宝逃掉。”孟川暗暗慨叹。

    他早就盯上了这三本驱魔宝册,都是大虞王朝最兴盛时,逼迫三大驱魔势力交出来的典籍。

    皇宫有存本,驱魔司总部也有存本。

    孟川却没去驱魔司,因为在他看来,此刻的皇宫反而更容易得手。

    “京城被破,大虞王朝彻底完了。”孟川也在这一天,离开了京城,踏上回家之路。

    ******

    南方第一大城,滨海城。

    “方岐他爹,卖掉所有田地,搬到这座大城了?”独臂的孟川背着行囊,走在滨海城,滨海城靠海,贸易发达,明明如今天下大乱,但滨海城有好几股势力把持,却保持着难得的和平,也让各方富商贵人都携家带口逃到这里,战乱之下,滨海城却成了整个天下最繁华的城市。

    孟川在驱魔院教书,就得到方岐父亲‘方大龙’的信,表示搬到了滨海城,还给了地址。

    “就是这。”

    孟川终于摸到了地址所在。

    “什么,昨天晚上刚给你的一包银子,你就没了?”眼前宅子里传来吼声,吼声让孟川都无比熟悉,记忆中的那个声音,他这具肉身的父亲——方大龙!

    孟川走上前去敲门。

    门开了,一位憨厚老汉朝外看了眼,嘴巴说着:“谁啊。”

    这一看,憨厚老汉立即露出喜色:“大少爷!”

    “老爷,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憨厚老汉连喊道。

    “三毛叔。”孟川微笑道。

    方大龙身边的两大狗腿之一‘王三毛’,三毛叔力气大、胆子大、够忠诚,方大龙青年时,王三毛就跟着他,甚至连家里女人……都是方大龙带人给老兄弟抢亲抢来的。王朝末年,官府权力不下乡,乡下混乱更靠拳头大说话,抢亲都成了一门风俗了。

    能抢下,占住,便代表实力够强,还会被认为是嫁得不错。

    “岐儿回来了?”大嗓门声音响震整个宅子,一位腰间插着两把火枪的大汉跑了出来,大汉国字脸,毛发旺盛,双眸如虎,一股莽气。

    方大龙,就是靠着枪,靠着手下,成为一方土财主的,甚至将儿子送到京城驱魔院。

    孟川看着这位大汉,方大龙今年四十一岁,还不显老态。

    方大龙看到穿着朴素的青年站在面前,走时,还是唇红齿白的少年,如今却是断臂。

    “岐儿。”方大龙一把抱住儿子,泪珠一颗颗滚落,“都是爹的错,爹的错,不该让你去驱魔院的。”

    ”是孩儿鲁莽。”孟川说道。

    他倒是记得,方大龙送儿子去驱魔院时再三叮嘱:“岐儿啊,去驱魔院,学学驱魔本事,学完就回来。可别真的进驱魔司。”

    可年少气盛的方岐,在京城显然不管父亲的叮嘱,意气风发加入了驱魔司。

    父子俩相拥时,一个个女人孩子都来到了前院。

    “这就是大少爷?”

    “怎么是个残废?”

    “别瞎说,大少爷可是朝廷官员。”

    “朝廷都没了,什么官员。如今兵荒马乱,家里用钱本就紧张,又多了一个大少爷。”女人们嘀嘀咕咕,有些更是目光不善。当初方岐去京城,也有不愿和这些姨娘打交道的原因。

    方大龙紧紧拥抱儿子好一会儿才放下,孟川则是看向院子中来的一个个女人们,甚至还有些孩童。

    方大龙见状略有些尴尬,陪笑道:“你二姨娘她们你都认识了,有几个你不认识,我给你介绍,这是你六姨娘,这是你八姨娘,这是你十一姨娘……”

    “到底娶了多少?”孟川问道。

    “你在京城,我不想让你烦心,所以没说嘛。”方大龙憨厚一笑,“在乡下时,娶了老七,之后就搬到城里……如今兵荒马乱,你老爹我越加吃香,在城里又娶了六房。不过你十二姨娘刚嫁给我半月,就投了别人!她可真是瞎了眼,有她后悔的!”

    孟川听着没说话。

    方大龙见长子模样,又陪笑道:“不谈那些扫兴事,岐儿你回来便是最大的喜事,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暂时不走了。”孟川说道。

    方大龙松了口气。

    那些姨娘们不少脸色却难看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