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28集 第28章 保命手段
    巨大手掌看似在碰触世界膜壁,实际上是在破解规则的庇护。

    无数规则线交缠看似繁杂,但赤宁真君胸有成竹,可正当他破解时——

    却有黑雾在世界膜壁表面浮现,并且一缕缕规则线和‘时空运转规则的庇护’融合在一起。

    “嗯?”赤宁真君惊讶了,这座暗藏的黑雾阵法也只是八劫境大能层次的阵法,万星天帝主持,按理说也拦不住赤宁真君。可这座阵法……并非是直接阻挡敌人,而是阵法融入到’时空运转规则的庇护‘中,令庇护规则繁杂程度大幅度提升。

    “好厉害的手段。”赤宁真君暗惊,“布置的阵法玄妙,竟能完美和规则庇护融为一体。代表阵法的创造者……彻底悟透了庇护规则。”

    即便是他,有把握破解庇护规则,也只是参悟了六七成,找到了庇护规则的破绽而已。离完全悟透还差不少。

    “这黑雾……”

    赤宁真君看着,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邪恶罪孽的气息,令赤宁真君瞬间确定阵法的创造者。

    “黑魔始祖?”赤宁真君微微皱眉,他也挺厌恶那位黑魔始祖,但必须承认黑魔始祖的强大。

    这方时空长河历史上,仅次于龙祖,能位列顶尖八劫境的只有五位!黑魔始祖是其中之一,他祸乱四方,在宇宙之外也掀起许多风波,但他依旧活得好好的。

    赤宁真君虽然成八劫境多年,甚至自信此生是有把握跨入‘顶尖八劫境’,但现如今,他距离黑魔始祖还差得远。

    ……

    家乡世界,万星天帝的家乡真身,目光透过世界膜壁紧张看着外界。

    “一定要挡住,一定要挡住。”万星天帝忐忑而畏惧,作为半步八劫境,越加清楚和真正八劫境大能的差距。

    “黑魔始祖赐予我的保命手段,一定要奏效啊。”万星天帝如今只能如此期盼。

    在第一次给黑魔始祖献祭时,黑魔始祖希望这么好的‘工具’活的久些,传授了些保命手段。其中就有这一座八劫境阵法。

    一座八劫境阵法,价值数十万方,不值一提。

    但这是黑魔始祖所创,就是为了让阵法玄妙融入‘庇护规则’,令庇护规则复杂程度提升的。或许遇到龙祖、黑魔始祖这一层次存在,复杂程度提升的‘庇护规则’依旧没用,但……足以挡住大多数八劫境了。

    黑魔始祖懒得浪费时间帮万星天帝,但随手赐下保命手段,还是乐意的。

    “没破开?”万星天帝看着那一只大手收了回去,不由心头一喜。

    哗。

    那一只巨大手掌再度伸过来,触摸在世界膜壁上,让万星天帝又紧张了起来。

    许久,那只大手也未曾撕裂世界膜壁,让万星天帝松了口气。

    ******

    世界膜壁之外,白鸟馆主站在赤宁真君身旁看着,看着赤宁真君伸出一只大手触碰着世界膜壁。

    赤宁真君皱眉思索着。

    “白鸟。”赤宁真君看向身侧的白鸟馆主,“万星天帝的背后,是黑魔始祖。”

    “黑魔始祖?”白鸟馆主心头一惊。

    创造黑魔殿的那位?

    “我倒是不惧他。”赤宁真君看着世界膜壁,“但必须承认,他的境界在我之上,只是借助一座八劫境阵法融入庇护规则,令庇护规则繁杂许多,我都无法破解。”

    “那就没法杀万星天帝了?”白鸟馆主询问道。

    “他躲在家乡世界的真身,我没法杀。”赤宁真君点头承认,虽然隔着世界可以借助因果降下攻击,可万星天帝终究也是半步八劫境……借助因果降下的攻击威力大减,是杀不了一位半步八劫境的。有些八劫境大能,比如黑魔始祖,又比如元神八劫境,有法子借助一具真身‘污染’对方所有真身,可赤宁真君更擅长正面搏杀。

    污染、渗透的招数,他并不擅长。

    污染渗透的招数虽然防不胜防,可威力也弱许多,像白鸟馆主重伤缠身依旧能活很久,像那位元神六劫境‘毒眸大师’有家乡世界庇护,被梦魇殿主以‘传承之宝’梦魇殿出手,梦魇之力渗透毒眸大师的元神,毒眸大师依旧还活着。

    有家乡世界庇护,要杀一位半步八劫境,的确挺难。

    “撕开世界膜壁,杀他最容易。若是破不开庇护规则,就很难了。”赤宁真君说道,“如今已经活捉了他一真身,将这一真身封禁了,他的家乡真身也不敢出来。这样一来,也无法威胁外界了。”

    白鸟馆主虽然不甘心,还是点头道:“只能如此了。”

    “最好让他立下誓言,更为妥当。”赤宁真君说道,毕竟家乡真身真的冒险出来,一样可能掀起风浪。

    他们俩的谈话,万星天帝自然丝毫不知。

    赤宁真君看向另一手掌心,看着掌心中微小的万星天帝,淡然道:“万星,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你立誓,以后绝不驱使禁忌生物吞吃生命世界,我便饶过你这一次。”

    “立誓?”

    掌心中那微小的万星天帝仰头看着,看着那巍峨身影,却已然定下心神。

    这么长时间,赤宁真君都没破开世界膜壁,甚至主动找他谈判,让万星天帝明白:赤宁真君破不开世界膜壁。

    既然破不开世界膜壁,他岂会立誓?

    刚才面临死亡威胁他愿意立誓,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活命无忧,他自然想法变了。

    “真君,我也是为黑魔始祖做事,还请谅解。”万星天帝微微躬身,身体却已然崩溃,湮灭。

    “嗯?”

    白鸟馆主惊愕看着崩溃湮灭的万星天帝这一具真身。

    “在我的掌心,竟能自毁分身?”赤宁真君轻声道,“黑魔始祖传他血脉秘术?看来传授了好些保命手段呐。”

    赤宁真君的眼神却冷了下来。

    “白鸟。”赤宁真君说道,“破不开庇护规则,我杀不了万星。不过有另一个办法……却需要你付出许多。”

    “真君请说。”白鸟馆主眼睛一亮,还有办法?

    “我会在这座生命世界周围,亲手布置大阵。”赤宁真君淡然道,“彻底困住这座生命世界,令这座生命和宇宙完全隔离,万星天帝休想出来,他出不来自然无法为祸。可唯一的缺陷就是如此一座大阵,需要掌握时空规则的修行者主持。当代仅有你适合。”

    “永远困住他,封禁他这座生命世界,令他无法出来一步。”赤宁真君看着他,“封禁他的代价,就是你也长期在此守着,你可愿意?”

    白鸟馆主毕竟是肉身劫境,安排一尊真身长期在此,影响的确很大。

    “我若是主持阵法,会有八劫境大能破阵救他吗?”白鸟馆主问道。

    “阵法蕴含我的意志。”赤宁真君平静道,“若有八劫境大能降临,一看大阵便明白一切,除非是和我为敌,否则不会救他的。如今唯一的问题……你是否愿意镇守大阵?”

    白鸟馆主看着赤宁真君,笑道:“我重伤之身,能镇压万星天帝,还是赚了的。”

    赤宁真君满意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