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23集 第7章 红鸲洞主
    “就在这座太阴星辰上。”孟川踏着虚空,遥看着这座太阴星辰,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座阵法隐藏的洞府。

    以他对虚空‘域’的感应,能察觉到那一处藏匿着一座庞大洞府。

    “嗡。”

    孟川一迈步,便已然到了那洞府近处,同时一副浩瀚的画卷世界瞬间笼罩周围四面八方。

    元神世界,降临!

    “嗯?不好。”

    在洞府中的红鸲洞主陡然睁开眼,掌控洞府阵法的他,发现虚幻的元神世界虚影强行侵袭进洞府,瞬间扫过整个洞府,在这一刹那,红鸲洞主毫不犹豫激发了贴身携带的护身之物,有无形波动笼罩了他,令他仿佛和世界隔离开。

    元神世界虚影,笼罩整个洞府。

    一名名帝君们无声无息倒下,毫无反抗之力。

    黑袍老者‘波岚洞主’遭到元神世界虚影侵袭的刹那,便无法控制自身了,都无法开口说话,只能无比乞求抬头看了眼,都没看清来者,便彻底失去意识,软倒在地。

    整个洞府,两名劫境大能以及一群帝君们,仅有四劫境的‘红鸲洞主’还维持清醒,也是依靠护身宝物抵抗着‘侵袭’。

    红鸲洞主还不知道,孟川施展的元神世界,同样附带着‘星辰波动’秘术,这是源自于八劫境大能的传承《元神星辰》,便是四劫境大能面对孟川的‘星辰波动’秘术,能保持清醒就不错了,实力十分也难维持一两分。

    “是谁?”

    红鸲洞主脸色难看,抬头看向上空。

    上空,黑袍白发的孟川站在那,平静俯瞰下方。

    “东宁城主。”红鸲洞主认出来了。

    白发,人族?

    黑魔殿传给他的情报中,便有东宁城主模样的影像。

    “这东宁城主下手好快,甚至都没听到任何消息,早知道如此,我就放弃族群,带着波岚逃到其他河系了。”红鸲洞主这一刻有些懊恼,但也不慌。

    “黑魔殿,红鸲,拜见东宁城主。”红鸲洞主躬身行礼,随即才站直开口道,“东宁城主想要扫清三湾河系,只需传令三湾河系,红鸲定会带着手下乖乖离开,何必东宁城主亲自出手?”

    扫清,并不代表着‘灭杀’。

    劫境大能们拥有分身,保命能力都很强。来自生命世界的劫境们,有真身在家乡世界,想杀也难。

    所以‘扫清’的意义,是将这些劫掠势力的域外真身全部灭杀,又或者将它们驱逐出三湾河系范围即可!

    “寻常争斗厮杀也就罢了。”黑袍白发孟川在高空,俯瞰红鸲洞主,淡然道,“像你这等专门劫掠的,屠戮弱小修行者的,我最是不喜。所以,专门来送你们一程。”

    话音一落,孟川便是一拂袖。

    呼!

    下方躺着的一群帝君们个个化作齑粉,消散在天地间,并且透过因果还遥遥击杀了帝君们的分身。

    红鸲洞主见状脸色大变,这些帝君们都是他的同族后辈们,他清晰确定这些后辈们所有分身尽灭。

    “东宁城主,你未免过分了!”一直保持克制的黑魔殿‘红鸲洞主’脸色难看,盯着孟川。

    孟川俯瞰下方,目光却是落在黑袍老者波岚洞主身上,波岚洞主彻底失去意识,躺在那一动不动。

    “东宁城主。”

    红鸲洞主见状急了,连道,“我愿臣服东宁城主。”

    孟川惊讶看了他一眼。

    在域外虚空,普通劫境们追随‘五劫境’很常见,但四劫境追随五劫境大能的就很少了,一位五劫境大能麾下一般也就一两位四劫境,都是有特殊愿意才追随。

    因为四劫境们,已经能够加入一些门槛低些的‘时空长河顶尖势力’,而且论实力,他们并不是太畏惧五劫境,五劫境们能击杀他们一具真身……却无法透过因果击杀另一具真身。

    “是的,我愿臣服东宁城主。”红鸲洞主连道,“只求东宁城主饶过波岚。”

    他们族群当代仅有两位劫境。

    红鸲洞主还是很在乎波岚性命的,并且在三湾河系的真身,因为是在家乡河系,所以也携带着不少宝物。

    另一具真身是参加黑魔殿的任务,经常在外闯,经历的危险更多。宝物大多转移到家乡河系这边。

    “能保住这具真身,保住我多年积累的宝物,还有波岚的性命……臣服于这位东宁城主,也能忍受。”红鸲洞主的确是如此想的。

    咻。

    黑袍白发的孟川,一拂袖,一道黑色流光飞下。

    看着飞出,实际上瞬间已经落在黑袍老者‘波岚洞主’身上。

    嘭的一声!黑袍老者身体一震,便化作齑粉。更有恐怖之威遥遥透过两具真身的因果联系,传递到波岚洞主的另一具真身上,即便威力只残存一成多些,可代表着‘寂灭刀’的五劫境规则杀招,便是一成多威力,依旧让波岚洞主的另一具真身湮灭。

    “不。”在遥远的另一座星辰上的波岚洞主,绝望中也彻底湮灭。

    在三湾河系,纵横两万余年的波岚老贼,自此彻底毙命。

    “东宁!”红鸲洞主脸色大变。

    他都愿意臣服追随了,对方竟然还杀了波岚。

    “你也一起去吧。”孟川一拂袖,又是一道黑光袭向红鸲洞主,瞬间已然落在红鸲洞主身上,他体表波纹震荡起来,却依旧没破。

    红鸲洞主狠狠盯了孟川一眼,却是瞬间激发了虚空挪移符,哗,已然破空消失不见。

    作为特殊生命‘四劫境大能’,因为没有生命世界可以逃,他加入黑魔殿后早就不惜代价弄到了‘虚空挪移符’,让家乡河系的这具真身携带着。因为这具真身拥有的宝物更多,以他的身份实力……至今也才弄到一份虚空挪移符。

    “逃了?”孟川遥遥锁定了一处位置。

    原本红鸲洞主只是名单上目标,又没见过面,因果感应很淡。

    而如今亲眼见到红鸲洞主,掌握了对方的气息能精准锁定目标,再加上斩杀了红鸲洞主同族的一群帝君们,又斩杀波岚洞主后,彼此因果也大了许多,因果感应就强太多了。

    “瞬间便已逃到了贝游河系,虚空挪移符的确很厉害。”孟川有些赞叹,“不愧是劫境大能的保命至宝。”

    比虚空挪移符更强的,就是时空传送符,孟川就给了儿子孟安一份。

    ……

    “哗。”

    虚空扭曲变幻。

    从扭曲虚空中恢复正常后,红鸲洞主便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片黑暗虚空中,和另一具真身彼此感应对照位置,和时空疆域图对照,至少能确定所在的‘河系’。

    “这里是……贝游河系?”红鸲洞主暗松口气,他激发虚空挪移符是选定一个方向最远距离挪移,虚空挪移符,虽说号称是在河域范围内跨越,但每一份虚空挪移符蕴含的力量是固定的,所以实力越强的劫境大能,对虚空挪移符负担越大,能跨越的距离也相对越小。

    若是五劫境大能使用,仅仅能遁逃出几座河系罢了,红鸲洞主使用,跨越也算很远了。

    “这里离三湾河系很远,东宁城主只是一名五劫境,不可能凭借的自身虚空造诣赶来。除非他舍得动用一份虚空挪移符。”红鸲洞主暗道,“即便他是五劫境,能买到的虚空挪移符也很少很少,为了击杀我一具分身,应该还舍不得使用。”

    “贝游河系,是永恒楼地盘。”

    “去旁边另一座河系,去安昉老祖那。”红鸲洞主做出决定,“估计三天时间就能抵达。”

    三天时间跨越一座河系抵达另一座河系,是四劫境赶路正常的范畴。

    安昉老祖,是贝游河系的五劫境大能,也是黑魔殿成员。

    红鸲洞主和安昉老祖也是有些交情,暂时托庇于他的洞府还是可以的。

    “呼。”

    红鸲洞主在时空长河中赶路,赶路片刻也就彻底放松了,“果真如我所料,东宁城主舍不得虚空挪移符,没追来。”

    一个多时辰后。

    时空长河中行走的红鸲洞主,惊愕看到一道巍峨巨大身影走来,他红鸲洞主只相当于对方一只脚的高度。

    那黑袍白发男子,仅仅一步就已经到了近前,一伸手,巨大的手掌便抓向红鸲洞主。

    “怎么追来了?”红鸲洞主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