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二十集 第九章 选择
    “这是哪?”

    在巍峨群山的另一处,其中一处山腰上,青古尊者愣愣看着周围,“我是谁?我怎么会出现在这?”

    青古尊者遗忘了修行手段,懵懵懂懂在大山中辛苦攀爬。

    而在另一处。

    孟川终究达到元神七层,又修炼‘元神星辰’法门,却是保持着清醒。

    “这是幻境世界。”

    “元神劫境大能,才能施展出的幻境世界。”孟川暗道,元神八层号称‘一念一世界’,是最基本的手段。

    “这位胡须男子,应该就是洞府主人。只是洞府主人……我猜他已经死了,如今只是他死前留下的手段。”孟川做出推测,像元初山的‘心海殿’,心海殿内就蕴含幻境世界,而且漫长岁月能长久存在。

    如果洞府主人还活着。

    想要怎么揉捏自己,就这么揉捏。糅成圆的?捏成方的?孟川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你应该能猜到。”

    盘膝坐在高山之巅的胡须男子,遥遥看着孟川,微笑道,“我已经死了,如今只是幻境世界内残留的一缕意念。”

    “东宁,拜见前辈。”孟川恭敬行礼。

    修行路,达者为先。

    一位元神劫境大能值得自己行礼!而且在域外,想要活得久,面对强者保持‘尊敬’这是最基本的。

    “东宁?”

    胡须男子微笑点头,“我等了三万余年,运气还不错,等到的也是一位人族。”

    孟川乖乖聆听。

    “我叫庞明,我的家乡是一个低等世界‘庞明界’。”胡须男子说道。

    庞明界?

    以此人名字为名?

    “你没猜错,我是庞明界历史上修行境界最高的。”胡须男子微微点头,“我的家乡世界自诞生至今,也超过六亿年,算比较年轻的生命世界……在八千万年前,我的家乡世界才勉强摸索出一条达到帝君的道路。而我是家乡历史上第二位劫境。”

    “我元神劫境、肉身劫境兼修。”胡须男子又道。

    孟川听了暗暗咋舌。

    兼修?

    “我最终止步于五劫境,第六次元神之劫……我没能扛过去。”胡须男子轻轻摇头,“我本想要今生能达到六劫境,多耗费些岁月将家乡提升为‘中等世界’,可惜差一步。当然这一步也难如登天!或许多年修行,我早就走错了路,五劫境就是我的极限了。”

    孟川乖乖听着。

    他明白对方的意思,因为元初山的情报卷宗,他也看过,知道达到‘六劫境大能’境界后,付出足够代价才能将家乡世界从低等世界提升到中等世界。

    即便很多低等世界历史也挺久,年轻的生命世界过亿年历史,一些长的甚至数十亿年历史。

    比如天峰河系,十余万生命世界,中等世界仅有六百多个。

    “尊者级,是洞天境的逐渐圆满。”胡须男子轻声说道,“帝君级,是天地规则的逐渐圆满,这些都是能清晰感受的,能知道自己在提升……而成劫境,是完全在黑暗中摸索。”

    “修炼到何等境界了?自己不清楚。”

    “修炼的对与错?也不清楚。”

    胡须男子看着孟川,“或者说,劫境大能的修炼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强弱之分。强的能闯过一次次天劫,弱的度不过去得死。”

    孟川听着。

    他想到了在家乡世界得到‘费羽大能’的元神星辰传承,费羽大能留言曾说,他生前教过十二名弟子,都学过《元神星辰》,十二个都不一样。有和费羽大能相似的,有和费羽大能截然相反的。成就最高的……却是和费羽大能道路截然相反的。

    胡须男子说,劫境大能是在黑暗中摸索,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强弱之分,也的确有些道理。

    “第六次元神之劫,和往常一样,来的毫无征兆。”胡须男子说道,“我还在和好友闲聊,这天劫就直接降临进我体内,我的元神当中。”

    “我在渡劫失败后来不及逃回遥远的家乡世界,只能立即冲进时空长河,冲进最近的一片域外荒漠。”胡须男子说道,“只来得及简单安排下。”

    胡须男子起身。

    孟川郑重几分。

    哗。

    胡须男子瞬间到了孟川面前,孟川依旧站在那,谦逊聆听。

    “咕咕咕。”胡须男子拿下腰间的葫芦,喝了几口酒,笑道,“酒的滋味真是美妙,可惜这幻境世界激发一次很快就维持不住了,我也无法再接着喝酒了。”

    孟川看着对方。

    幻境世界,想要长久维持是很难的事。像‘心海殿’毕竟是沧元祖师找寻到的珍宝。

    “我这一生,积攒的不少宝物都送回家乡。”胡须男子看着孟川,“不过我在域外闯荡,随身也是带着不少宝物的。身上穿的,手中用的……最适合我的劫境秘宝兵器便有三件,分别是七劫境兵器秘宝一件、六劫境兵器秘宝两件。域外元晶三千余方。一具成年的‘八首吞星蛇’的完整尸体,还有修炼到七劫境层次的‘黑暗孔雀’的一块血肉,还有其他种种之物,价值就低许多了。”

    孟川听的心惊。

    他知道,沧元祖师留下的要多得多,但要考虑到沧元界人族的持续发展,每一代的尊者、帝君乃至劫境,能取出的宝物都是很有限的。

    如果任由某一位后辈任意取,要不了太久,子孙后代就啥都没了。

    所以孟川离开沧元界时,身上最珍贵的就是劫境秘宝‘血刃盘’。和在域外闯荡多年的‘方昶’比起来都要穷些。当然孟川保命之物,比方昶还要略多些。

    “一位五劫境大能,在域外闯荡随身带着的宝物。”孟川暗暗激动,“如今全部能到我手里?”

    “你攻破我的洞府,我不给你,也没法给第二个人。”胡须男子微笑看着孟川,“可你我素不相识,我也不可能就这么白送给你。”

    “晚辈明白,有什么条件,前辈请说。”孟川依旧谦逊道。

    胡须男子微微点头:“条件很简单,你受了我的宝物,便是欠我一份因果。这一份因果……你必须收一位来自我家乡‘庞明界’的尊者为徒,并且将他教导成帝君,此生不得有任何害他之意,需像对待正常徒弟般照顾他。如此,便算了结因果。”

    “必须收庞明界的一位尊者为徒?”孟川皱眉,“庞明界是低等世界,多久能出一位尊者?”

    “我家乡底蕴也算颇深,我估摸着千年足以出一位尊者。”胡须男子微笑道,“所以你成为劫境后,找到一位庞明界的尊者,并不是难事。”

    “对了,庞明界,是在巫古河域的万角河系。”胡须男子接着道,“欠下因果对你早期影响不大,成为劫境后,随着你境界越高,影响会越来越大。所以你成劫境后,去收徒即可。”

    孟川仔细听着。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藏有宝物的空间之物,会瞬间崩灭,内藏之物部分粉碎毁坏,部分卷进时空乱流,遗失到时空长河的各地。你将什么都得不到。”胡须男子接着道,“并且我这座幻境世界,也会在毁灭前,降下最强一击,你元神七层,而且元神似乎修炼了特殊法门。我虽然已死,可借助异宝施展的这隔了三万余年的一击,有过半把握能灭杀你的元神。”

    毁掉宝物?还要反扑攻击?

    很正常,洞府被自己攻破!这位劫境大能,除了将宝物给自己,就只有一拍两散。

    “你不用着急答应。”

    胡须男子又仰头喝了几口酒,才悠然道,“我庞明,当初为了变得更强,也做了些事,比如抓了六劫境大能的子嗣,威逼他们让我学到厉害的传承。和我称得上死敌的,有两位‘六劫境大能’,所以你就算得到我的秘宝兵器,得悄悄卖掉,千万别和我扯上关系。”

    “而且才过去三万余年,我猜测,他们两位很可能还活着。”

    “他们一个叫‘常觉’,一个叫‘兰明仙’。”胡须男子微笑道,“好了,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现在该你选了。”

    “是选择接受我的宝物,还是不接受。”胡须男子看着孟川,“你有十息时间考虑,十息之后,这座幻境世界崩灭前的最强一击就会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