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十九集 第十七章 月下舞刀
    这幅画卷的每一笔都融入了感情,融入了回忆,看着这一幅画卷,仿佛看到了过去和妻子经历的种种美好。

    这幅画自然叩问孟川本心,且对元神影响颇大,元神一直绽放着灵性光芒,只是在画完时依旧停留在元神六层。

    “画完了,我也冷静了。”

    孟川坐在大树下,挥手将画卷收起,“我觉得,我能够冷静的继续修行了。”

    和真武王不同,真武王是怀疑自身修行道路,孟川对自身修行道路并无任何怀疑。

    “让我醉一场,醉过之后,就好好修行。”孟川翻手拿出一坛火果酒,坐在大树下喝着酒。

    火果酒酒水入喉,犹如火焰在胸膛灼烧,头脑都有些发热。孟川刻意控制着肉身没有驱逐酒意,他喜欢略有些醉醺醺的感觉。

    以他的肉身,便是元初山的好酒,也难以真的让他醉。

    “七月。”孟川坐在大树下抱着酒坛喝着酒,低声自语着,“过去,我遇到挫折可以和你谈心,有开心事可以和你分享,修行有突破也可以在你面前炫耀,伤心时你也陪着我……可往后呢?往后千年岁月,我又和谁说呢?”

    孟川仰头喝着酒。

    咕咕咕喝着。

    火果酒犹如烈火,灼烧胸膛,醉醺醺的,但孟川头脑却越加活跃,脑海中浮现着一幕幕场景,一幕幕美好回忆。

    “我们在一起时,那些快乐日子,一同战斗的日子,一同教儿女的日子……”孟川自嘲笑道,“如今只存在于回忆中了。”

    “只能回忆吗?”

    “真是可笑啊。”

    孟川继续喝酒,边喝边自语。

    天色渐渐昏暗。

    一坛酒喝完,又一坛酒。

    醉意越加浓烈。

    “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孟川低声道,“可我想要的就是朝朝暮暮在一起!”

    “我又在说胡话了,已经不可能了。”

    “不可能了!”

    孟川扔掉手中空酒坛,拔出腰间的斩妖刀。

    肆意的随意施展刀法,一招招刀法发泄着心中的悲愤和不甘。

    世间事,终究不能事事如人意。

    有些人自暴自弃,有些人从此沉沦,而强者会接受它,并且努力改变未来。

    只是有时候,再厉害的强者,也需要发泄。

    ……

    残月高悬,清冷的月光洒在镜湖孟府的练武场上。

    一道人影在练武场上肆意施展着刀法。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孟川施展着刀法,也高声念着,声音回荡在这黑夜中。

    曾经他和七月,便犹如那双飞客,天南地北也是一同闯荡,甭管多久。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太多回忆了。

    欢乐的日子,离别的痛苦。

    痴儿女吗?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孟川继续念着,施展的刀法却越加凄美,仿佛一只孤雁形单影只在千山暮雪间飞着。

    “只影向谁去!”

    那一刀挥出时。

    哗。

    孟川觉得这夜空美丽的犹如一幅画,月光撒下,能够看到一缕缕光线贯穿虚空,遍洒处处。

    一切都变慢了。

    月光飞行变慢,风仿佛停止,一切都变慢。这种缓慢都接近于‘静止’,令天地间万事万物都犹如‘一幅画’。唯有月光光线还能较快的撒下,但孟川肉眼能清晰看到一缕缕光线,愈加显得唯美。

    甚至在挥出后这一刀便从视野中消失,它在时空的缝隙当中,就像当年郭可祖师创《心意刀》,那最强的一招,已经看不见了,敌人根本没任何察觉时,就已经中招。

    孟川的这一刀,并未达到天地境,仅仅是《无尽刀》这门极限绝学真正成功的第一刀。

    这一刀。

    存在于时空的缝隙,难以寻找,难以阻挡,被杀都看不见这柄刀。

    这一刀,更改变了时光。

    时间缓慢的近乎停止,敌人便已中刀。

    也唯有如此之刀,在洞天境圆满时便有望越阶斩帝君。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无尽刀。”孟川低声自语。

    对妻子浓烈情感,眷恋不舍,才让孟川挥出了那一刀。

    此情绵绵无尽,才能有那一刀。

    雷霆一脉‘光芒相’‘阴阳相’‘分波相’在孟川如此心境下,才劈出了这凄美一刀,能打破天地规则束缚的一刀。

    传说中……

    纯粹速度打破天地规则时,也能改变时光。

    ……

    孟川依旧在月光下施展着刀法,对妻子的眷恋不舍都在刀法中,一招招施展着。

    当意尽时,孟川停下了,躺在大树下……睡着了。

    ******

    元初山,洞天阁。

    “孟川这些天,看情报,先去了风雪关,又去了江州城等地,也回来过元初山,如今去了东宁城。”李观皱眉说道,“能探查到的,他去的地方,都是他和柳七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他们夫妻是青梅竹马,百年岁月至今,感情极深,我担心会不会对孟川修行有影响。”

    “感情上的冲击,虽然有影响,但也不至于断绝修行路。”洛棠虚影说道,“我元初山历代神魔,有些至亲死去,神魔们或许短时间有影响,一般都能恢复。真武王那是怀疑修行道路。柳七月沉睡……孟川没理由怀疑自身修行道路。”

    “给他些时间吧。”秦五虚影说道,“总要适应下,我觉得过上几个月,就好了。”

    “嗯。”

    李观郑重点头,“镇守城关压力很大,如今就有六座超大型城关。天下间如今也就九位造化尊者,元初山也需尊者镇守。再来两三座超大型城关……就很难镇守了。而我,离寿命大限只剩下数十年,所以需要孟川尽快成长,扛起这重担。”

    “是人,便有软弱时。”秦五说道,“我相信我这徒弟,他会很快恢复的。”

    “嗯。”李观、洛棠微微点头。

    ……

    元初山尊者们担心孟川,又不敢来打扰。

    东宁城,镜湖孟府的练武场上,大树下孟川依旧躺着那睡着。

    早晨,朝阳初升。

    阳光晒在身上,孟川才缓缓睁开眼,看着红通通的朝阳:“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