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一不小心无敌了 > 第二十七章 多好的人呀!
    “我后悔了。”

    吴敌一脸冷漠的说完,柳鸿锦有些愣了,难不成自己这位兄弟听说了萢龙涛的身世后,害怕了?

    可依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应该不至于呀……

    遂好奇道:“吴兄弟,你后悔什么?”

    “后悔让他赔的太少了!早知道这人嘴巴那么臭,就该让他赔个成百上千两才对!”

    “……………”

    柳鸿锦嘴巴张开,瞬间不知道这话该如何接了。

    几个碗碟讹别人一百两已经够多了,还要成百上千?

    服了,服了……

    不过,为什么听到这话,莫名觉得很爽呢?

    “吴兄弟,听说那姓萢的是来齐南城做生意的,以后少不了来醉香居跟你打交道,你可要多留神点!”

    柳鸿锦是在变相的提醒吴敌,以后讹萢龙涛的机会还多着呢!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然后大笑起来。

    柳鸿锦又跟吴敌说了会话,然后带着小厮依依不舍的离开,还一直说着让吴敌有时间去柳府。

    吴敌边笑边答应着把柳鸿锦送了出去,这个时候午时已过,楼里已经没了多少顾客,他刚走进大厅,孙邢道跟于某立就簇拥上来。

    “吴公子,你认识柳公子?”

    “认识!”

    看到两个人刚才勾肩搭背、喜笑颜开的模样,若说不认识的话,孙邢道都要不信了。

    他这才明白为何吴敌知道吵架之人的身份后还敢进屋,因为他认识柳鸿锦呀!

    不过又有些纳闷了,之前吴敌不是说他来自外地,昨天才到齐南城吗?那又是如何认识柳鸿锦的呢?

    于是好奇道:“吴公子,你跟柳公子是旧识?”

    “不是。”

    吴敌摇了摇头。

    “那你何时跟他认识的?”

    “刚刚啊!进屋之后认识的!”

    “……………”

    孙邢道分析着吴敌脸上的表情变化,似要看出什么端倪,但是看了半天,他也没有发现吴敌有撒谎的迹象……

    在孙邢道沉思之时,一旁的于某立沉不住气了,着急问道:“你最后是如何处理的?赵世子跟那位京城公子走的时候,脸色可不好看!你是不是得罪他们了!”

    刚才赵基茂第一次作势要走的时候,孙邢道就跟于某立跑开了,因此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清楚。

    不过看赵基茂走时的脸色,以及吴敌前面对赵基茂的恶劣态度,于某立觉得赵基茂肯定是生吴敌的气了!

    想到这,他就高兴的不得了!

    你以为醉香居的账房是那么好做的?

    今天就给你个下马威,让你以后求着我帮你!

    “哪有的事!”

    说着,吴敌把之前赵基茂最早留下的那十五两银子拿了出来,在两人面前晃了晃,笑道:“看,赵世子连账都结了!”

    “这………”

    孙邢道把那十五两银子从吴敌手中接过,更懵了,而于某立一看那一大一小的两锭银子,马上质疑道:“这怎么可能是赵世子结的账?再说这顿饭钱我看过了,总共不到十两,你哪来的十五两?

    我看,定是你把赵世子气到了,赵世子连账都没结就走了,你怕孙掌柜责罚,所以掏自己的银子出来顶账?”

    于某立说完,连自己都觉得这分析十分有理。

    赵世子平日里吝啬的不行,每次来醉香居吃饭都是别人请客,就算是他请客的时候,也总是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给他免单。

    而于某立怕得罪赵基茂,大多数都偷偷给赵基茂免了,而且还不记账,怕孙掌柜查账的时候发现,这钱就从酒楼里那些下人的月钱里扣出来补上了。

    这事情他做的滴水不漏,没有第二人知道。

    他对这里面的事情也门清,所以吴敌一拿出十五两银子来,他就怀疑了!

    第一次做账房就收不上账来?

    呵呵,我定让你做不了几天!

    “于先生可莫要瞎说?难不成于先生平时跟赵世子收不上账来,所以也怀疑我收不上来?”

    这话一出,恰好戳在了于某立的痛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指着吴敌的手都发起抖来。

    “你……你胡说!谁收不上账来?简直血口喷人!”

    吴敌耸耸肩,眼神玩味道:“在下不过就随口说说而已,于先生那么激动作甚?难不成,真让在下说着了?”

    “哼!无聊!”

    这个时候,于某立才醒悟过来,刚才他的反应实在太过激了些,很容易给人留下把柄,冷哼过后,抿嘴不再言语。

    而孙邢道适时的出来打圆场道:“吴公子开玩笑而已,于先生不要多心!不过这种玩笑,吴公子以后莫要多开,于先生在醉香居那么多年,还是信的过的。

    而且当初我定下的规矩,概不赊账,谁敢私自给人免账,发现后绝不轻饶!”

    吴敌点头,而一旁的孙邢道虽面色如常,但藏在袖子下的双手却微不自查的哆嗦起来。

    孙邢道见二人安静下来,才又问道:“吴公子,你说的可当真?这十五两银子真是赵世子付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他虽然要求账房谁的账都不能免,可也没让他们坑人不是?

    一顿饭十五两——这是赤果果的讹诈啊!

    “这银子确实是赵世子付的,但不只是饭钱,之前赵世子打碎了些碗碟,屏风也坏了,赵世子过意不去,才多留下些银子作为补偿。”

    “几个碗碟,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孙邢道还是有些诧异。

    “是啊,我也跟赵世子这么说,可赵世子这人慷慨且豁达,非要赔偿不说,还要给一百两银子,我好说歹说,最后只能留下这十五两。

    就为这个,赵世子临走的时候还不高兴呢!哎,多好的人呀!”

    说这话的时候,吴敌眼神看向远方,似乎陶醉在了赵基茂“慷慨解囊”时的音容笑貌……

    若是让赵基茂知道了吴敌对他的评价,怕是要气的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