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369章:丧心病狂的宠女人
她还以为,白子墨不会管药琅呢?
说起来,到底还是她对药琅有愧。
好在,药琅还活着,也让她的愧疚能少些。
“夫君,你把药琅安置在哪里了?”她想去看看药琅。
药琅怎么说,都对她没有过恶意。
现在又是因为她,身体虚弱,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他的。
白子墨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他就在隔壁的客房。”
毕竟是药琅的心头血救了他,白子墨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辈。
哪能真的把药琅丢在帝陵密室中自生自灭啊?
“我去看看他…”对药琅,裴卿卿多少还是不忍心,毕竟那个纯真的少年,曾经天天围着她叫她姐姐。
“我陪你去吧。”男人二话不说,就要陪着她一起去,显然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
倒不是担心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她刚醒过来,白子墨不放心她的身体罢了。
“……”
“喂喂喂!”
裴卿卿刚想说不用的,她可以自己去,不防旁边坐着的人就很不耐烦的开始敲桌子了,“我说侯爷,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们就这么把我干晾在这里呢?侯爷,你家夫人她又不是豆腐做的,你没必要这么形影不离的跟着吧?!”
不怪北宫琉说的夸张,是白子墨很夸张好吗?!
要不要这么形影不离的跟着裴卿卿啊?
裴卿卿又不是豆腐做的,一碰就碎呢?
至于这么小心翼翼的吗?!
北宫琉一脸嫌弃的瞅着白子墨,还有裴卿卿!
还真是如胶似漆啊!
这回好了,白子墨的腿脚也好了,毒疾也解了,往后还不得更加丧心病狂的如胶似漆啊?!
北宫琉都不敢想象,以后这侯府,还有他呆的地儿吗?
恐怕到哪都少不了看她们两口子恩爱!
然而,白子墨连个正眼都没敲北宫琉,像是没看到他一脸嫌弃加酸溜溜的样子,不以为然的随口道,“我夫人,我自然要形影不离的跟着,世子有什么意见吗?”
“……噗”
北宫琉感觉自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有什么意见?
他要好好看看白子墨。
这种话他是怎么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口的?!
还有什么意见?
意见,他意见大着呢!
可他有意见管用吗?!
北宫琉识趣的把自己的‘意见’都憋了回去,他就是再有意见,白子墨听他的吗?!
只能感叹啊,变了,变了,他认识白子墨真的变了。
怎么着?他现在就打算开始丧心病狂的宠女人了?
白子墨说的不以为然,一本正经的,可裴卿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北宫琉好歹是关心白子墨来的,而且这次寻麒麟血,北宫琉也是尽心尽力的,怎么着也该对北宫琉好点啊!
于是裴卿卿轻咳一声,稍稍掩饰一下尴尬,推着白子墨道,“世子说的在理,夫君,你还是陪世子在这里说说话吧,总归就在隔壁,我自己过去就行,不碍事的!”
说完,不等白子墨开口,裴卿卿赶忙就走了。
出了房门,裴卿卿长舒一口气。
怎么她有种把自己男人推给别人的感觉?!
好在北宫琉是个男的,不然她还真像是把自己男人往别人怀里推的感觉……
吐出一口气,裴卿卿怕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脸红,然后就去了隔壁。
房间里就只剩下白子墨和北宫琉两个人了。
“事情查的如何?”白子墨再开口,脸色明显就比刚才裴卿卿在的时候要沉重很多。
北宫琉闻言,脸色亦是同款的沉重,语气多了丝丝戾气,“还没查到什么确切消息,不过这事,必然跟北宫琨脱不了关系!”
说到之后,北宫琉结实的一拳,敲在了桌子上,不难看出他的气愤!
其实刚刚,裴卿卿在的时候,他们有件事没在裴卿卿面前提起。
裴卿卿昏睡的这两天,北宫琉收到了神昭那边传来的消息,是霍霄被暗杀的消息……
一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北宫琉是打死也不敢相信,霍霄被人暗杀了?!
北宫琉紧张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子墨,白子墨亦是不敢置信,但结果据他们调查回来的结果是……消息属实。
也就是说,霍霄真的死了。
在裴卿卿还在昏睡的那两天,她并不知道气氛有多压抑,北宫琉第一个担心的,就是霍筱雅……
霍霄死了,不知道霍筱雅有没有收到消息?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想到这些,北宫琉英俊的眉头便狠狠地皱了起来,如果不是白子墨劝着他,莫要冲动,他都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去看看霍大将军府的情况。
如果知道自己父亲的死讯,那个野蛮女,一定会很伤心吧?
北宫琉现在满脑子里想着的,就是霍筱雅的情况。
裴卿卿刚醒,他也就按照白子墨嘱咐,先没有告诉裴卿卿这事。
毕竟裴卿卿和霍筱雅,是感情极好的朋友。
如果裴卿卿知道了,想必也会很担心。
北宫琉说,此事跟神昭太子北宫琨脱不了关系,这点上,白子墨很赞同。
“能拿到乌金箭杀人嫁祸,北宫琨倒是有这个能耐。”白子墨面色冷然的开口,而且,这事绝不止是北宫琨一人为之。
仅凭北宫琉一人,如何能在霍家军的军营里暗杀霍霄?
不是白子墨看不起北宫琨,就在北宫琨是神昭太子,他也没这么大的能耐。
必然是有人跟北宫琨同伙的。
或者说,北宫琨是借刀杀了人。
北宫琉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担忧,“也不知道我父王那边怎么样了?”
嫁祸父王的,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北宫琨干的好事!
只是,为什么偏偏对霍霄下手!
杀谁不好,偏偏是霍霄!
是霍筱雅的父亲……
北宫琉眼中的冷厉是那么的明显,要是让他抓带了背后的凶手,他一定不会放过!
“眼下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白子墨很明白北宫琉此时此刻的心情,这事搞不好,会破怪了神昭和天凤两国的和平,所以不容马虎,“算时间,霍将军的灵柩,也差不多该扶灵回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