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仙帝归来当奶爸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我曾错过的人……
 海城大学校园竹林之中,晨雾中的女子,赫然正是夏凝岚。

楚阳虽然心里有一点准备,但也没有想到,楚雨诺这么轻易简单的就带着他到了海城大学,找到了夏凝岚的位置。

楚阳只需要施展虚空法眼,能够轻松捕捉到夏凝岚的位置。

甚至——每时每刻监控夏凝岚,都完全可以。

但是楚阳并未这么做。

一者,纵然曾经是情侣,甚至是亲密无间的夫妻,也需要给彼此留出足够的私人空间。

不可以随意去窥探。

再者,夏凝岚现今也是人仙修为。

如果楚阳用虚空法眼窥探她的话,她是很容易有所察觉的。

固然,她难以确定就是楚阳在窥探她。

但是发觉有人窥探,她会不自觉的设防。

甚至可能离开海城,离开东江。

楚阳想要接近她,反而更难了。

不过——楚阳没想到,自己不用虚空法眼窥探夏凝岚,但小萝莉却是用上了虚空法眼……从楚阳传授楚雨诺虚空法眼,到现在,不过一夜时间。

而且大部分时间,楚雨诺是睡觉休息的。

但就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楚雨诺竟然直接掌握了虚空法眼的奥妙,直接施展出来,立刻就找到了“麻麻”夏凝岚。

而且似乎……楚雨诺施展虚空法眼,夏凝岚似乎是发觉不了的。

毕竟,小丫头的心思太过纯洁了,不带有任何邪念,就是单纯的想见妈妈而已。

这种不含杂念的心思,即便窥探,也不会引起夏凝岚的注意。

就如同一个穿着清凉的美女,在街上行走,如果是大男人偷看,那就是“变态”。

如果是小孩子盯着看,那就是好奇。

或者是单纯觉得漂亮。

不会引起别人的不适。

夏凝岚此时看到楚阳父女,微微一愣。

现在,不到清晨六点。

天色都还有些发黑。

若是夏天,或许有人早早起床。

但在秋冬季节,便是喜欢晨练的一些大学生,此时都没有起来。

夏凝岚到底是修仙者,无法太久睡觉休息。

她总感觉海城大学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所以才早早起床,继续熟悉这校园,体悟在校园中的感受。

但她没想到,自己来这儿不到一刻钟,楚阳父女竟然出现。

清晨,甚至可以说是凌晨,大学校园都空空荡荡。

最甜腻的情侣都不会这个时间出来。

楚阳却带着本该贪睡的小萝莉出现在这儿……无疑让人意外。

“好巧!”

淡淡一笑,夏凝岚向楚阳说道。

不知怎么的,明知楚阳是个陌生男人,本该对他警惕或者疏远,但夏凝岚在楚阳身上总有种特别的感觉。

讨厌不起来。

也感觉不到疏远。

就是夏凝岚跟楚阳打招呼的时候,楚阳身边,小萝莉忽的快步上前几步,到了夏凝岚面前。

伸出一只小手,拉着夏凝岚的衣角。

抿着嘴不说话。

“诺诺小朋友你好,今天这么早出来玩么?”

夏凝岚弯下腰来,摸摸楚雨诺的小脸,温和微笑着询问。

小萝莉继续抿着嘴巴,还是不说话。

“嗯?

诺诺怎么了?

怎么不说话啊……”夏凝岚轻声询问。

“诺诺不想叫麻麻‘阿姨’。”

小萝莉一本正经的说道。

“诺诺!”

后边楚阳老脸一黑。

昨天他跟小萝莉说过,麻麻不认识他们了,现在该先叫她阿姨。

但是很明显,小萝莉不想叫夏凝岚阿姨,所以干脆见到夏凝岚,抿着嘴巴不说话。

听到小萝莉脆生生的话语,夏凝岚也是一愣。

昨天小萝莉或许是认错,叫自己“麻麻”。

不过今天,她似乎还是想叫自己“麻麻”,不得不说,小萝莉倒也有些执着。

“不好意思啊,诺诺的妈妈……嗯,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的妈妈的。”

略带尴尬的一笑,楚阳向夏凝岚说道。

“你是……海大的老师?”

夏凝岚先是向着楚雨诺微微一笑,这才起身,向楚阳询问。

“嗯……算是吧!”

楚阳点了点头。

既然夏凝岚猜测他是海大老师,索性承认也罢。

“我叫楚阳。”

“这是我女儿楚雨诺。”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是我带着她,可能……还是有些想妈妈吧。

不好意思哈……”楚阳向夏凝岚说道。

“楚阳?”

“楚老师你好,我叫凝岚。”

“以前也是海大学生,不过现在毕业了。”

夏凝岚向楚阳简单介绍。

到了慈航斋后,她的名字就变成了凝岚。

如“冰云”、“瑶梦”这样的姓名一般。

慈航斋的弟子,尤其是年轻的三代弟子,几乎都是这种名字。

只重名,刻意忽略姓氏。

也是为了和俗世的家族,彻底割裂开来。

“凝岚,你好。”

深深看了夏凝岚一眼,楚阳开口。

也是不知道相隔了多久,自己当着她的面,叫出“凝岚”这两个字。

楚阳甚至有些庆幸。

慈航斋忽略掉夏凝岚的姓氏,只称她为“凝岚”。

这样一来,楚阳也可以安然叫出这两个字。

一如……从前。

而不是“夏凝岚”这种略显生疏而正式的全名……“楚老师,诺诺这个年纪,应该是最黏自己妈妈的时候,缺失了母爱,总归有些不完整。

冒昧的问一句,诺诺的妈妈,是离开了么?”

夏凝岚向楚阳询问。

本来一对陌生父女,跟夏凝岚没有任何关联。

但不知怎么的,夏凝岚还是如此询问。

或许——是小姑娘太可爱了。

而且有些太让人心疼了吧……“诺诺的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因为一些身不由己的原因。

当然,我当年也做错了一些事,也过多的辜负了她。

或许现在的她,已经早早把我忘掉,甚至也把诺诺忘掉了吧?

但不管如何,我相信,她总会回归,也终将会再把我和诺诺重新记起。”

楚阳凝视夏凝岚,微笑轻声说道。

“离开了么?”

夏凝岚轻轻皱了皱眉头。

“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你当初做过什么样的错事,诺诺妈妈或许有离开你的理由,但是,自己的女儿,总不能忘掉。”

“你或许曾经错过。”

“但毕竟现在一个人带着诺诺。”

“总该,也算弥补一些了。”

夏凝岚正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