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十五章 你要死了,上天吧 (4200,小年快乐,第二更晚一点)
    第三新南天京,蟠榕不死树,枯萎的神木顶端,胜利纪念馆。

    让所有副手和助手退下,一个人端坐在纪念馆顶端,从数千米高空出俯视世界的周不易,有些出神地抽着烟,凝视着天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周不易原本是不抽烟的,甚至,他也很少喝酒,当和柳夕照结婚,有了孩子之后,他更是应酬都很少去,依照老朋友的话,那就是他结婚之后变得非常无趣……但总是要陪陪孩子嘛,那个时候他就会反过来嗤笑对方单身,根本不理解当父亲的感受。

    那算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亲人朋友都在,儿女双全,自己和夫人互相尊敬扶持,也走到了最后。

    但长生就是这样,快乐满足的日子总会过去,漫长的生命中,所有的刺激和冒险都已经经历,在抵达峰值之后,人生就很难再去‘拥有’,而是不断地‘失去’。

    并非是所有人,都可以进行跨越世界的旅行,永恒不断的去冒险,去战斗,去超越自身。

    威烈宗师去世时,周不易学会了喝酒,因为对方还活着的时候总是会邀人饮酒,李道然去世时,他开始通读新版道藏,因为那是对方活着的时候一直都在整理的东西。说起抽烟,倒还是个颇有趣味的事情,因为夫人柳夕照出身于百草门,那时因为天正官方正在宣传抽烟有害健康,而柳夕照却突发奇想,用各种奇特的灵材处理烟熏,作出了理论上不仅无害,还能以灵气滋润身体的灵烟——那时作为试验品,周不易抽了不少,也学会了制作的方法。

    时而与亦师亦友的老者共饮,月下比武,朗读道藏,时而品尝心爱之人做的美食,当她新想法的试验品,和孩子一起游戏……

    一百五十年过去了。

    现在,他只能自己喝酒,自己读书,自己抽烟。每失去一位亲近的人,周不易总能学会一些新的东西,说是纪念也好,不想忘记也罢,但人生本就需要一点仪式感,即便每次都只不过是在心头挑起缅怀落寞与追忆,也是如此。

    而每当周不易抽烟时,活的几乎比绝大部分皇帝都要长的他会思考,所谓的不死,那些帝王们追求的不死,究竟又有何意义?超凡者想要快乐,便可直接让大脑分泌激素,那不是比世间的任何享受都要来的爽快?如果不死只是为了永远的掌握权力,那当真是无聊的让人打哈欠。

    周不易仍然无法理解昔日魔帝为何要借助神木之力作出如此恶事,尤其是他也开始研究神木之后,便更是觉得当初的魔帝简直就像是用金子做了一根扁担,明明身负如此神力,却只能如此粗浅的利用。

    不过到最后,周不易还是找到了可以让自己重振精神的事物——比一个人更加长寿的,应当是一群人组成的集体,史上少有比统治者还要短命的朝代,自己一手缔造的天正联盟,自己是否可以看见它的终结?亦或是说,自己是否能在自己终结之前,维持它的存在?

    它若是不终结,自己便一直活着,反之亦然。

    偶尔给自己定下一点限制,活着才有味道。

    心中如此想到,长生者眯起了眼睛,他注视着身下远比当年繁华无数倍的城市,手指动了动,抖去了指尖烟头的烟灰,微微笑起。

    ——到时候,自己用继往之木的力量制造出第二,第三头魔龙亦或是巨兽的时候,应该怎么办?是拉上自己那极有武道天赋的十四岁曾曾曾……孙,让他修行自己的神功绝技,告诉他‘只有修行这个功法才能对抗魔龙’,亦或是同样制造使用继往之木力量运转的巨人,然后让他当驾驶员?

    思考着那样的世界,期待感,涌了出来。

    “差不多也只有这个时候,日子才过的有点劲头。”

    而就在笑着的时候,周不易却又感应到了什么,他转过头,看向神木顶端的另一处。

    “苏昼……”

    那是上一个时代,自己最后残留的朋友,是哪个年代留下的印记。苏昼归来之时,正如同一百五十年前他到来时一样,一样是重拳出击,一样是为他解了燃眉之急。除却实力大增之外,这位身蕴龙血的老友当真是半点未变,他还是一样的天真,亦或是,一样的执着。

    毕竟,天真是强者形容弱者的词汇,而一位‘天真’的强者,可以让世界服从于他,让天真成为真理,让世故成为笑谈。

    在强者面前,世界才是天真的一方。

    恰好,周不易所认识的这位,便是一位可以强迫世界承认自己还不完全的家伙,他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用灵力燃尽了手中的烟头,转身迎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

    然后,周不易就听见了一句非常失礼的话。

    “周不易?你快死了!”

    周不易:“……?”

    ——终于,要来了吗?果不其然,苏昼对自己被我当成推动社会运转的工具非常不满,这是要过来杀我了吗?!虽然很遗憾,但我现在还不能死,我看看我继往之木分身还有几个可以动,先躲起来再说……

    但是,还未等周不易丰富的内心活动结束,大喘气的苏昼便继续一脸严肃的说道:“你难道自己没有感觉到吗?继续朝着神木之道修行,终有一日,你会正面对上你脚下的这颗蟠榕不死树啊!”

    “……祂不是已经听从你的建议,不再于地表活动了吗?”

    对此,周不易有些纳闷,他研究神木多年,自然早就知道,蟠榕不死树的树根早已纵横全球,甚至都深入地核深处:“说到底,我们所居住的星球,地表不过是鸡蛋壳的壳表面而已,它占据了最有营养的地壳内部,难不成还会闲的没事干和我们争夺地表的养分?”

    “也对啊……那蟠榕不死树为什么会……”

    苏昼想了想,觉得也是,顿时他就被说服了,而一旁看不下去的邵启明便摇摇头,迎上前来:“这方面,阿昼他的确不清楚,我来分析一下。”

    对于邵启明,周不易自然不是很熟悉,不过他却很清楚,对方是苏昼的朋友,而且性格颇为温和有礼,有文雅君子之风,和苏昼有很大的不同。

    而对方的身上,也的确有神木之力,而且论起气息,比苏昼持有的更加浓厚,亦或是说,占据比例更大一些,故而他也从未怀疑过对方持有神木传承这件事。

    如今,邵启明表示自己别有见解,而周不易便洗耳恭听。

    而实际上,邵启明带来的答案很简单。

    “这个世界的灵气,正在被改变,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邵启明打开了自己的个人代理终端,令其中的图像投影在了半空中,他指着上面一个3D建模的星球模型,详细分析道:“可以看见,以第三新南天京为中心,整个星球的木属灵气占比是呈现扩散,且越来越高的趋势。”

    “这点我很清楚,神木正在改变这个世界,所以我才率先修行神木之道。”

    周不易点了点头,他颇为好奇邵启明手中的个人代理终端究竟是何物,但想来也是昆仑秘宝,便不做多想:“依照常理,我应该是这个环境中修行最快,也最占据优势之人——事实也正是如此,为何说,再这么继续下去,我就命不久矣?”

    “因为你修行太过,以至于成了另外一株神木。”

    如此说道,邵启明打了一个比方:“以你们现在的天文学知识,应该很容易理解,地球上生物赖以生存的能量,其实都来自于太阳吧?失去了太阳,百分之九十九的生物都难以继续存在……而神木也是同理。”

    “如今的神木,就在通过汲取星球的能量,改造整个世界的灵气环境,令这世间几乎所有的修行者,都被动亦或是主动的进入祂的生态循环……对于修行者来说,代替星球自然灵气系统本身,产出巨量木系灵气的神木,就是他们修行的太阳。”

    “可是,倘若有朝一日,太阳拒绝对某个生物,提供他的光与热,而其他所有人也都无法将源自于太阳的任何事物都给予这个生物,那这个生物,距离死又有多远呢?”

    这是非常简单易懂的比喻,邵启明耸了耸肩:“神木之间也是同样如此——你现在实力不强,蟠榕不死树或许没有察觉到,但是倘若祂察觉到了,那么你就等着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陷入灵气断绝的窘境吧。”

    “……神木之间的竞争,就是话语权,亦或是说,主导权的竞争吗……原来如此,难怪苏昼当年说过,两株神木不能相容,我懂了!”

    “呃……”苏昼本想说自己当年都是胡说八道忽悠人,但是既然周不易都一脸严肃的说懂了,那他就闭口不言,老神在上。

    当然,他也不仅仅只是发呆,而是凭借自己已经远超当年的灵力,尝试与身下的神木共鸣交流。

    “听得见吗,蟠榕不死树,我回来找你了!”

    这一技巧,还是当初正国行动队,用来检测生主大树是否活着时使用的,苏昼自己本来也会,不过也吸收了相关的技巧,优化了自己的沟通效率。

    然后,过了对于人类来说比较漫长的几分钟,苏昼便听见了对于神木来说非常迅捷的回话。

    “你好,苏昼。”

    巨大而深沉,仿佛就是脚下整片大地,乃至于周围所有灵气的集合体,来自神木·蟠榕不死树的意志,开始与整个神木顶端的存在直接进行灵魂对话:“你说你回来了……但是你离开了吗?”

    你难道不是刚刚才成我的神木之王吗?

    神木的意志,带着些许困惑——就好像这么一百五十年对它而言只是一瞬而已。而苏昼仔细想了想,发现对于这种可以活个几十万年乃至于寿命无穷无尽的超级生命来说,一百五十年,当真和转头一瞬差不多。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种真长生种和短生种观念差异的时候,苏昼也没管一旁仍在交流的周不易与邵启明,他直接询问对方:“倘若,这个世界上出现了第二株神木,你会怎么办?”

    “怎么办……我不知道啊。”

    而蟠榕不死树的意志也非常老实:“假如和我一样强,那就合作……但倘若比我弱,我大概会尝试吸收掉祂吧,毕竟另外一种神木的生命资讯,对我的成长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相比于一百五十年前,现在的蟠榕不死树,其对话流畅程度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不过这个有一说一,就事论事的语气并没有变,还是很对苏昼胃口。

    而一旁,估计是因为分量太小,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被发现的另一株神木·周不易面色微变:“蟠榕不死树居然有如此清晰的意志?!而且,这个感觉……简直就像是整个天地都向我压来一样!”

    邵启明对此却是并不奇怪,早就通过和智慧树的经常交流和考究,他就发现,所谓的神木之道,走到最后,就注定会以自我之身,取代天地的意志,进而养育属于自己的万物众生。

    像是昔日的生主大树,它其实就走到了近乎最后的一步,成为了兽神界的‘创主’,万物都是祂的眷族。

    哪怕周不易惊艳绝才,他毕竟修行的还是以蟠榕不死树的力量为根基的修行法,而他的灵力储备,和近乎等于整个星球灵力总量几分之一的神木相比,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他会被当成蟠榕不死树的眷族,这也是苏昼早就知晓的事情。

    “……哪怕是天罡武神,也不可能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存活太长时间。”

    此时,苏昼还在与蟠榕不死树交流,而周不易在长出一口气后,便冷静下来,继续与邵启明探讨:“虽然我很清楚,倘若我不突破天罡武神,成为真正的‘止境仙神’,恐怕就连让对方正视的资格都没有……可是我终有一日会抵达那个境界,而到那时,估计也就迟了。”

    “更何况,让我一手创造的天正联盟,成为一株神木的眷族……单单从感情上,我也不能接受。”

    如此说道,周不易与邵启明对视,虽然对方的实力远比他低,但是他却并没有小觑对方:“你与苏昼过来,想来应该是已经想好了对策——邵启明,请问,你是否有什么解决之道?”

    “很简单。”

    对此,信心十足的邵启明道:“既然地球都已经成为蟠榕不死树的领地,那你就别呆在这颗星球了。”

    “去月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