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二十八回 动摇


    沈河半晌才道:“那大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真一点没想过……分家,真打算眼睁睁看着大嫂去死啊?我其实这些天,小梧他娘也跟我说过好多次,想、想分家了,我心里怎么说呢,还是觉着她的话,有、有那么一点点道理的……”

    话没说完,沈石已急道:“你什么意思,你也想分家吗?爹娘辛苦了一辈子,才让我们家好容易有了如今的局面,为什么要分家,让旁人知道了怎么看咱们家、看咱们兄弟啊?一定会笑话儿咱们家,爹娘也会气坏身体的!”

    沈河吐了一口气,“可是大哥,四弟已经两次没考中,这次更是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大夫每次不是你,就是我去请的,算下来至少也得七八两银子了吧?加上这次为他娶媳妇儿花的银子,小三十两了。咱们家地虽多,也还有其他收入,却要养活这么多人,一年下来怕是能存十几两银子,都顶天了,他却一次就花了家里几年的积蓄,还不连之前花的,大哥难道真愿意一直这样下去不成……”

    “四弟这些年是花了家里不少银子,可等他考中了秀才,不就什么都回来了?”

    沈石急声打断了沈河,“你不要再说了,也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打消了,让二弟妹也别再撺掇你大嫂了,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心里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沈河却立时接道:“问题四弟什么时候才能考中啊?大哥,大家都不是傻子,到了这个地步,四弟能不能考中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了,何必还要再自己骗自己呢?总不能他考到五十岁,我们也供他到五十岁吧,那我们自己不过日子了,不养孩子了吗,小松和大丫兄弟姐妹几个既托生成了咱们的孩子,咱们既当了他们的爹,就得尽量给他们最好的一切,让他们将来不说旁的,至少日子比咱们好过才是。”

    “难道大哥就愿意小松兄弟几个跟我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大丫二丫也跟她们的娘一样,每日做不完的活儿,一辈子累死累活不成?我还盼着将来小梧能跟大姐夫二妹夫一样体面,大丫也跟大姐二妹一样,能嫁到镇上,能做秀才娘子呢!”

    宋氏有私心沈河当然知道,可宋氏当娘的心疼自己的孩子们,他当爹的难道就不心疼了?

    所以经过昨晚宋氏的又一次讲道理和哭求后,沈河终究还是没忍住动摇了。

    沈石已是脸色大变,“你的意思,你要分家了?你给我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的好,不然气坏了爹娘,就等着村里所有人都戳你的脊梁骨,骂你不孝吧!”

    沈河急道:“大哥,就算分了家,我们该孝顺爹娘的一样会孝顺啊,可总不能让我们连自己的弟弟弟妹也一并孝顺吧?我这个当哥哥的,自问已经够对得起四弟了,关键他若考得中还罢了,回头孩子们多少能跟着沾光,可他、他……那为什么不能把机会给孩子们,让孩子们去考呢,指不定孩子们能考上,那我们再无限期的供四弟下去,不是白白耽误了孩子们吗?”

    沈石不说话了。

    他自己累死累活、做牛做马没什么,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却怎么可能不心痛?

    好半晌,他才艰难的挤出一句,“可我是大哥,是长子,我、我……我真的做不到……”

    沈河叹道:“大哥,我心里又何尝愿意分家,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明知道那银子是白白扔进水里,还要扔,不成傻子了?倒不如让四弟趁此机会立起来,不管是去镇上像大姐夫那样当账房,还是做别的什么营生,如今他还年轻,都还来得及,要是再等个几年,他还是什么都没学会,可就晚了。而且大嫂连死给你看这样的话都说了,这万一……你不看大嫂,还得看三个孩子啊!我也不多说了,反正该说的大嫂只怕都说过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我先去锄地了啊。”

    说完便站起身,拖着锄头,往远处锄地去了。

    余下沈石满心都是难受与迷茫,满脑子也只剩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这个家都不能分,也不能散……

    季善用过早饭,帮着刷了碗扫了地喂了鸡鸭后,再四问过姚氏宋氏没事儿需要她做了,才回了房间去。

    就见沈恒正在屋里绕圈圈,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见阳光正好,因笑道:“沈恒,要不我们去外面逛逛,晒晒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说来我来沈家这么多天了,除了菜地,还哪里都没去过呢,不如你给我带带路,介绍介绍?”

    沈恒既没体力一个人去外面逛逛,打发时间,又答应了季善,在他痊愈之前不会再看书,正是百无聊赖之际,闻言犹豫了一下,到底点了头:“好,那我带季姑娘去附近逛逛吧。”

    两人遂一前一后出了房门,再出了沈家的大门,下了台阶,上了外面的土路。

    就见入眼所及皆是草木凋零,秋意已经很浓了。

    季善想到沈恒身体还没复原,忙关切问道:“你要不要添一件衣裳?”

    沈恒看了看天,笑道:“这会儿暖和,又一直动着,肯定不会冷的,我们走吧。”

    季善一想也是,遂不再多说,走在了沈恒身侧,听他给自己介绍沈家村的大略情况,“我们村是个大村,足足一百多户人家,沈姓是主姓,还有陈姓李姓张姓几家人,因为地势平坦又临水,土地很是肥沃,大家的日子也相对其他村子都好过一些……今儿我便先不带季姑娘去串门了,带你去那边那个山坡上,俯瞰一下整个村子的大略情况,怎么样?”

    季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见是一座不算高的小山,他的体力应当够支撑,点头笑道:“好啊,那我们过去吧。”

    二人遂一前一后,慢慢走向了那座小山。

    却是走不多远,便让正在河谷里洗衣服的几个妇人给叫住了,“哟,这不是四郎吗,你真好了啊?”

    “这是你媳妇儿吗,看起来就是个有福气的,不怪能让你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