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没外挂 > 第六十一章 大门洞开
    尚师徒听到华浩然这句话,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微笑,转头看向了钱不够。

    钱不够一张肥脸登时一哆嗦,心中暗自道:这老狐狸再想什么?

    他也算是个人精了,可是面对尚师徒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道行还浅。

    尚师徒道:“今天既然和华副会长有了赌约,自然就需要一个见证人,钱院长,不妨就由你来幸苦一下,为我们的赌约做个见证吧。”

    钱胖子登时一张肥脸皱了起来:完了,老子今天算是跑不掉了,这尚师徒估计是有必胜的把握,就为了坑华浩然一件软甲。华浩然没什么头脑,输了之后不会从自身找原因,多半是把气撒在我这个见证人的头上,我招谁惹谁了?

    他从一介草民混到云海市武教院院长的位子,靠的就是察言观色揣测人心,对于华浩然的心里变化,能推算到后续的很多步。

    但可惜的是这个局是尚师徒定下来的,对方不光是个老狐狸,职位和武力值还都比他高,完全不敢拒绝。

    钱不够苦笑道:“尚会长,华会长,您二位既然有雅兴,就当时下棋,陶冶情操就行了,没必要拿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觉得要不这样吧,大家把这些宝贝都收起来,咱们每人拿出一百万现金,奖励一下今年的优秀学子,岂不美哉?”

    华浩然有点心动,正准备开口,尚师徒直接堵住他的嘴:“钱胖子,你以为华副会长是那么容易出尔反尔的人吗?你太看不起我们的华副会长了。”

    钱胖子嘴角抽了抽:这个老狐狸……

    华浩然也是一腔怒气,不好对尚师徒发,只能对钱胖子道:“让你当见证人,你就在一边见证一下,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钱胖子心道:这还没输,就已经怪上我了,真把软甲输出去,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而且尚师徒这老东西心里也会记恨我差点毁了赌局,以后估计也要给我穿小鞋。大爷的,如何才能两边都不得罪呢?

    他心思灵活,眼珠子转了半天,猛地想到了一个计策,嘿嘿一笑:“既然两位会长都有如此雅兴,我钱胖子怎么能扰了你们的兴致呢?

    两位会长,钱胖子我这里有一本轻功秘籍,我自己体型太胖,也练不了,不如今天就凑个热闹,也拿出来,奖励给拔得头筹的学子。”

    说着,他拿出来了一本秘籍,放在了桌子上。

    尚师徒和华浩然一看到那秘籍的名字,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钱胖子,你倒是大手笔啊。轻功秘籍在市面上可是最贵的了,比拳法剑法之类的要贵好几倍,你这A级的轻功秘籍,现在就是有钱都买不到,你真舍得拿出来?”

    钱胖子心疼的脸上肉直抽抽:“我这就是舍命陪君子啊,您二位都是君子,我这再抠门,在您二位面前也得坦荡荡的不是?”

    尚师徒哈哈一笑:“钱院长,你是好样的,老夫非常欣赏你。”

    华浩然的眼神也缓和了下来。

    钱胖子心中松了一口气:

    心疼啊!老子的钱啊!不过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是逃不过今天这一劫的。

    现在拿出秘籍,尚师徒这老狐狸肯定知道我是白送给他的徒子徒孙的,不会再把我怎么样,还会记得我这份人情;

    华浩然那边,见到我比他输的还惨,以后应该不会再迁怒于我,到时候我再卖卖惨,说不定还能和他成为难兄难弟。

    算了,就一本秘籍而已,大不了以后我在别的地方多贪点。

    钱胖子见到两个人的面色都缓和了下来,松了一口气。

    这一招壁虎断尾求平安,算是帮他解决了眼前的危机,虽然心疼的像是刀绞,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只要自己还在武教院院长这个位子上,赚钱的机会多得是。

    尚师徒微微一笑,心中已知必胜,心情大好:“我是真喜欢和华副会长、钱院长一起共事,以后咱们兄弟几个,应该多亲近亲近啊。”

    华浩然冷哼。

    钱胖子陪笑:“能跟二位领导一起共事,我钱胖子真的觉得走路身体都轻了不少,这叫什么?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不瞒您二位说,我来之前还感觉身体不舒服呢,以前的内伤总复发,今天和二位一见面,我这心情一愉悦啊,这内伤,他自个儿好了!!!

    您说奇怪不奇怪?哈哈哈哈哈!”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华浩然冷笑连连,尚师徒皮里阳秋;

    只有钱胖子笑的无比开朗,一张大胖脸只能看到牙,看不见眼睛,像是开心到极点的孩子。

    只是他的心里却在骂道:一个老狐狸,一个老傻逼,你俩怎么不去死?

    ……

    校园内,通过播音广播,宣布了一条奖励:本次体测气血与精神值两项属性,拔得头筹者,武道协会的三位领导会奖励三件宝物,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独一无二的宝物。

    这个广播一出,整个校园里各大学校的学生们都沸腾了。

    那些没希望通过体测的,都在八卦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有希望通过却又没机会成为第一的,则在心中暗自嫉妒。

    只有各大学校的顶尖学子,此时才开始振奋了起来。

    云霓原本一直蔫蔫的,此时也开心的抬起了头,向周围的人打听:“奖励的是什么东西?你们听清楚了吗?”

    “广播里没说,说是只有得到第一名的人才能知道。”

    云霓的眼里闪过一丝热切的光芒:“我一定要拿到第一,看看是什么宝物。”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了一个男生懒洋洋的声音:“那你恐怕不能如愿了。”

    云海高中的学生们一起转过头去,叶错和聂凡在一边,也一起转头过去,只见身后是一队松江高中的学生。

    领头的男生十七八岁,五官相貌都很不错,长的十分英俊,只不过整个人站姿有点松松垮垮的,给人一种油滑的感觉。

    云霓在云海高中的学生们心中地位很不一般,当这个男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云海的不少学生都带着一丝仇视的看着他。

    不放过任何表现机会的张天哲,更是直接指着那个男生:“小子,说话注意点,信不信老子拿钱砸死你?”

    那男生满不在乎地一笑:“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能不能通过体测吧,靠继承遗产活着的人,难道最应该担心的不是自己的钱会不会也变成遗产吗?”

    张天哲大怒:“你小子,有本事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我叫尚云飞,你想找我的麻烦,今天过后可以到松江高中武道班找我;至于你自己,要是过不了体检,我都不屑于找你麻烦。”这男生阴笑着道。

    张天哲身边一个小弟悄悄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老大,别和这人争,他是尚副会长的侄孙,实力很强的,连松江高中武道班的都有人输在他手下了,没必要招惹这样的麻烦。”

    张天哲面色一变,没敢继续开口。

    尚云飞呵呵一笑,眼睛不屑从季尘,聂凡等人身上扫过:“不好意思,今天的第一,我拿定了。”

    季尘没有任何反应,他虽然只比众人大一两岁,但心理上成熟太多了,完全看不上这种小孩子吵架。

    聂凡微微皱眉:这小子气血和精神值的确强,感觉比叶错还高一点,在场的除了季尘,估计没人能压住他。但看样子季尘是不会出手的,可惜我吸收的灵气,都来自普通动植物,没有灵药灵兽,不然能把气血和精神值提上去,压制他一下。

    尚云飞的眼睛扫过季尘聂凡,见对方都没有反应,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微笑,等到扫过叶错,却发现叶错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他认识叶错,叶错现在太有名了,有名到令周围好多学校的男生都嫉妒的地步。

    因为云霓的表白事件,再加上龙组的异能者检测,让叶错现在成为了很多学生心中的最强高一新生。

    但尚云飞是尚师徒的侄孙,所以他知道一个秘密:叶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柴,没有任何的特殊能力。

    来这里之前,尚云飞就发誓,今天一定要在这体测大会上出名,而想要出名,最好的办法就是踩着别人上位。

    叶错这种名气大又没有真本事,实在是太适合了。

    踩了叶错,更能在云霓面前表现一下,让她知道自己的强大,让她知道自己选择的男人是多么的弱鸡。

    云霓选择了叶错,自己却比叶错更强,岂不是说明了自己更值得选择?

    到时候云霓还不是要主动投怀送抱?

    尚云飞心中早就有计划,只是找不到踩叶错的理由。

    此时看到别人都不敢言语,只有叶错欲言又止,他心中暗自不爽:你一个废柴也敢和我叫板?真是主动送上门来!

    他缓缓的走向了叶错:“我看你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

    叶错有点退缩:“没……没什么……”

    尚云飞冷笑了一声:真怂!果然是废物!

    他不依不饶,步步紧逼:“没事,你对我有什么意见直接说,不用这么怂。你们云海高中的男生,不会遇到事情之后,连话都不敢说吧?”

    叶错道:“算了,给你留个面子,免得你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尚云飞冷笑:“哈哈哈哈,是给你自己留个逃跑的退路吧?你要是认怂了,就默默的闭嘴,滚到一边去,别挡在我和云霓同学中间。”

    云霓此时也怒了,对着叶错道:“叶错,不要怕他,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我给你撑腰!”

    尚云飞阴阳怪气:“云霓同学,你不要逼他,他不敢。”

    叶错无奈:“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啊,我是真不想说,你别后悔。”

    “来吧!”尚云飞冷笑,“我会怕你?”

    叶错叹息了一声:“你裤裆拉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