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没外挂 > 第五十九章 宝宝委屈
    聂凡看着叶错,心里无比的震惊。

    “难道是五百年过去,我的记忆力出现了偏差?还是因为的重生,导致世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聂凡心中想不明白,为什么叶错站在他的面前,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炼钢炉一样,全身的气血奔涌,洋溢着澎湃的活力。

    记忆中明明他气血低到极点,根本没有考上武道班的啊?

    叶错身上的这种活力,没有练过武或者修为比较低的武者,是看不出来的。

    但是聂凡毕竟曾经站在宇宙之巅,虽然现在的修为还不行,但是这份敏锐的感觉还是在的。

    他现在心里有点懵。

    自己吸收了一颗老榕树和整个内湖的鱼虾的生命力,才将气血提升到了一百二十卡以上,原本以为可以震惊一下今天的所有人,但没想到叶错的气血,旺盛的像是一个已经晋级武徒境界的武者。

    这叶错吃什么神药了,怎么感觉比自己要高好多?

    “叶错,你最近吃了什么?”

    叶错想了想:“啊?俩肉包子,一杯豆浆,怎么啦?”

    聂凡:“……”

    叶错看着他的神情,安慰他:“你以后也要记得按时吃早饭,不然的话身体没力气,容易被别人从楼上挤下来。”

    聂凡:“……”

    聂凡无语,心道:估计叶错是误打误撞吃了什么灵药,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也罢,反正都是自家兄弟,让他拿一次第一也无妨,以后他混的不好的时候我再罩着他就是了,以他的资质,以后应该有很多时候需要我来罩着的。

    叶错看着内湖里漂浮着一大片泛白的死鱼,忍不住道:“我去!谁给湖里投毒了,鱼全死了,我还说等放假的时候钓几条带回家吃呢。这大榕树也给毒死了,聂凡,你说这孙子缺德不缺德?”

    聂凡:“……”

    聂凡捂着额头,明明今天是自己重生的大喜日子,可怎么感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上来就被叶错来了一套沉默三连,看来回头得翻一下老黄历,看看今天是不是“不宜重生”。

    两个人从内湖回到了校园里,学校的领导和聂凡的班主任都来了,还有几个校医跟在后面。

    那校医检查完聂凡的身体,道:“真是奇怪,聂凡同学受伤了,不光身体没什么事,脉搏的跳动还比以前更有力,简直比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都还要健康。”

    校方领导们暗自庆幸,还好没死人,不然今天武道协会的领导们都在,可撇不清责任了——这毕竟是被挤下去的,不是聂凡想不开跳楼的,等于是校方没有做好安全保护措施。

    出了校医务室,叶错松了一口气:“太好了,你没事就好,不然我还真没办法向你姐姐交代。”

    叶错的话音刚落,正见到对面走过来一个漂亮女孩,听到这句话,瞪了自己一眼转身就走。

    叶错抬头一看,正是云霓。

    云霓撅着小嘴,转头就走,心里越想越委屈。

    三天前,叶错在青狼手下救了自己三次,云霓原本心中很是感激,可是后来听说叶错是为了帮聂凡求助、希望自己能帮聂凡的姐姐摆脱骚扰,才请自己吃饭的。

    云霓原本觉得自己去撩叶错是系统强制的,所以就算叶错喜欢别的女孩子,或者对自己不是真心的,她也没什么意见。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忽然间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烦躁。

    之前虽然知道叶错有个美女房东,可是那时候感觉叶错也就把对方当成一个普通朋友,所以她根本没什么感觉到什么威胁。

    但现在不同了,云霓作为女生的直觉告诉她,聂凡那个姐姐,是个危险人物,一定要小心。

    这让云霓很郁闷!

    这三天她时不时的能想起叶错舍命在青狼口下救自己的画面,可是想着想着,就想到了那素未谋面的安然。

    她悄悄的让家里下人去搜集了一张安然的照片,表面上是很轻松随意的看了一眼,嘴上还道:“长的还可以嘛。”

    但心里却恨不能将叶错抓来锤一顿:大色狼,在我面前装的那么正经,现在暴露了吧?她不就是比我成熟一点,身材好一点嘛?我长大了不也会有这种好身材嘛,哼!男人果然是大猪蹄子!

    云霓心中烦躁,表面上还装着没事的人似得,表现出对叶错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幻想了各种再见到叶错时的画面:

    自己再见到叶错时,就很高冷的不理睬他,然后叶错后悔不已,主动上来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云霓,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你不要这么蛮不讲理好吗?”叶错此时应该狡辩。

    然后自己看着他:“你自私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不对不对,这样的话就有点太恶心了。

    云霓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时候的表现应该是这样的:

    自己若无其事地对着叶错说:“我又不喜欢你,你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然后叶错应该会失魂落魄,陷入忧郁,以泪洗面,悔不当初。

    再接下来的画面就是:

    二胡演奏的凄惨的背景音乐响起,叶错胡子拉碴的在路边捡垃圾吃,眼神里写满了悔恨,所有的人都劝自己原谅他,但自己就是不原谅。

    等到叶错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展开严肃的自我批评,到时候云大小姐再勉强给他一次机会。

    想到这里,云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心情好了许多,自我安慰道:“是系统任务安排我们俩结识的,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在意他?”

    然而——

    这所有的自我安慰,在刚才听到叶错的那句话之后,瞬间崩溃。

    “他们俩又在聊聂凡的姐姐!”云霓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可是,预想中叶错追上来道歉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只有季尘跟在后面道:“你走反了。”

    云霓一肚子气不知道往哪里撒,被季尘说的尴尬,气呼呼的在他脑袋上敲了一拳:“我最讨厌的就是叶错!!!”

    季尘一脸懵逼,捂着头委屈极了:你讨厌他你打他啊,打我干什么?

    云霓调转方向,又路过叶错和聂凡的身边,看着聂凡也觉得烦,谁叫安然是聂凡的姐姐呢?

    云霓瞪了聂凡一眼,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聂凡也呆住了:这丫头不是前一世学校里的校花吗?叫什么云霓的?我和她有仇吗?怎么感觉她一身的杀气?可我一点都不记得了,难道是我五百年的记忆出问题了?

    聂凡有点纳闷:怎么重生了之后感觉哪哪都不对了?

    他和季尘对视了一眼,都是满心疑惑。

    只有叶错在一边,亲眼看到了云霓锤季尘、瞪聂凡,很好奇地问:“你们俩怎么招惹这刁蛮丫头了?”

    俩人一起委屈: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