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没外挂 > 第一章 被美女表白了怎么办
    云海高中。

    叶错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新闻推送。

    “迅腾新闻报道:昆仑山地区再次发现空间裂缝,国家武道协会发言人表示,这空间裂缝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上古遗迹昆仑墟。目前武道协会已经派出编制为二十二人的武者小队前去探索,领队者为大宗师级别高手,后续报道将由迅腾新闻独家跟踪报道。”

    “昨日头条报道:位于我国东海的海底开发项目‘龙宫计划’,日前曾遭遇海洋蛮兽袭击,导致工程进度一度停滞。昨日,四大古武世家之一的萧家继承人萧剑仇出手,一剑斩杀三头四阶蛮兽,清除了障碍,使龙宫计划顺利进行。”

    “国际新闻频道:东瀛大宗师级别高手松下神之介下周即将出关,今年是他闭关的第十年,一旦出关,很有可能突破大宗师境界,晋升为东瀛第二位神榜级别高手。”

    叶错关掉了手机,心里默念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下午的课堂上,他因为低血糖而昏倒,被送进了医院,谁知道今天早上醒来,全世界都变了。

    班上的同学讨论的,不再是关于学习的事情,而是各种武道高手的逸事。

    班上女同学的偶像,不再是那些大明星小鲜肉,而是一个个叶错叫不上名字的武道高手。

    就连前排女生课桌上的贴纸,也从吴亦凡变成了一个手持长剑的帅哥,看那模样,应该就是刚才新闻里说的,那个什么古武世家的继承人,萧剑仇。

    “怎么感觉我一觉醒来,被全世界抛弃了?”听着同班同学兴奋的交流关于海底妖兽的事情,叶错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这个原本他熟悉无比的世界,忽然间变成了武者的世界。

    强大的古武高手们,占据着这个世界最顶尖的资源,也肩负起保护世界的责任。

    世界上的各大财阀集团,都供奉着属于自己的武者。

    他们用自己的财富供养古武修习者,也享受着武者们的保护。

    古武修行者们的境界,分为六个等级:武徒,武士,灵武者,半步宗师,大宗师,神榜。

    能达到大宗师的级别,就已经可以号令一方群雄,掌控无尽的财富,接受超级财阀的供养,无论是从政,从军,还是从商,都能随意的积累财富与权力,享受无尽的人间富贵。

    至于神榜,已经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级别,不问世事,整个华夏目前据说也只有三位,普通人甚至无权知道他们的姓名,所以叶错反倒无法从同学口中加以了解。

    “我现在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这个世界真的变了?如果真的成了武者的世界,那我是不是武者?”

    “你不是!”

    旁边同桌秦浩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一个体重接近二百斤的胖子,和叶错一样,都是学习成绩不佳,被老师丢到最后一排,任其自生自灭的。

    俩人难兄难弟,秦浩算是叶错唯一的朋友了。

    “别想了,咱们这种普通人,还是老老实实上学找工作吧,成为武者是需要很高的天分的,只有极少数人才具有这种天分,你没有的。”

    叶错有点无语:“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有句话叫穷文富武,练武是需要很多钱的,你就算很有天赋,可是没有钱,你连淬体的药材都买不起,怎么练?咱们两家的条件都是一穷二白,能上学就已经不错了,武道?别想了!”

    秦浩一脸坦然的看着他,仿佛已经对人生绝望了。

    “好吧……”

    叶错没想到,整个世界都变了,自己还是个倒霉透顶的穷吊丝。

    “算了,别想了,我带你去看个好玩的事情,咱们班的张天哲,打算向校花云霓表白了。”秦浩说着,拉着叶错的手就往教室外走。

    “什么?”叶错怔了一下。

    张天哲是叶错这个班的班长,学习成绩还可以,但是整个人极其猥琐,见到女生就喜欢挨一下蹭一下占点小便宜,可惜又有色心没色胆,经常被学校里的女生抓住大骂,各种丢人还偏偏自我感觉良好。

    因为占据着班长的职位,叶错和秦浩这种差生,基本上就是他用来羞辱立威的对象,只要两人上课稍微走个神,张天哲就一溜烟跑到班主任那里打小报告,罚俩人做卫生抄课文什么的,令俩人不胜其烦。

    而云霓,则是云海高中公认的校花。

    她不光相貌可爱,更兼且性格古灵精怪,招人喜欢,因此才能成为全校男生心中的女神。

    听到张天哲要向云霓表白的消息,叶错心里竟然有点佩服。

    “张天哲胆子还是挺大的,一般男生站在云霓的面前都会自惭形秽,他居然敢公开表白?”

    秦浩嗤笑一声:“还不是因为他现在继承了他二爷的遗产?妈蛋,我原本以为他和我们一样,这辈子也就是一个穷吊丝了,没想到他在台湾还有个做生意的二爷。

    上个月他二爷死了,给他留下了三百亿的遗产,并且要求他在一个月内花光十个亿。

    现在这小子可嘚瑟了,整天在学校里撒钱玩,真是让人嫉妒。”

    “什么?”叶错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这剧情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两个人到了校园,都忍不住被眼前的阵仗吓住了。

    整个校园上百平米的操场上,被红色的玫瑰花铺满了,一辆超长版的劳斯莱斯停靠在正中央,一群穿着燕尾服的外国人组成了一个乐队,拉着悠扬的曲子。

    人群的正中央,一个身穿牛仔热裤的女孩站在那里。

    虽然只有一个侧颜,但是在看到的第一瞬间,叶错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地垂肩,卷翘的睫毛俏皮的颤动,在下面是一双犹如瑰丽黑宝石般的大眼睛,水嫩的粉唇轻轻抿着,这容颜实在太惊艳了。

    而站在她对面的张天哲,脖子上缠着三米多长手指粗的金链子,两只手臂上跟练“洪家铁线拳”似得戴着十几块金光闪闪的名表,从手腕一直戴到肩膀,下身是镶嵌着各种钻的紧身皮裤,一身土到掉渣的装扮瞬间毁掉了云霓带来的美好的画面感。

    “真是有钱啊!”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感叹。

    叶错忍不住嘀咕:“他这么搞学校不会阻拦吗?”

    秦浩叹气:“人家给学校捐了一栋教学楼呢……”

    说完,俩人一起嫉妒的看着场中的局面。

    虽然鄙视张天哲的俗,但在场的男生,几乎都想和张天哲互换一个位置。

    张天哲十分满意现场观众的表现,对着周围的人露出自认为很帅的笑容:

    “本来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疏远,不装了,我是亿万富翁,我摊牌了。”

    张天哲说着,一脚踹开了那辆劳斯莱斯的后备箱。

    哗啦啦!

    一大堆鲜红的钞票散落了一地。

    他随手抓起几捆,往天空中一洒:“云霓同学,我现在正式的向你表白,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对你的爱就三个字:买!买!买!只要你做我女朋友,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我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

    现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虽然张天哲这张嘴脸,看的很多人不爽,但是大家毕竟都还是高中生,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那漫天飞舞的钞票,的确是太晃眼了。

    无数的男生心中忍不住暗自嫉妒:“大爷的,什么世道?让张天哲这种货色成了有钱人,云霓女神,你千万不要答应他啊!”

    “完了完了,我的女神要被一个渣货追走了!”

    “我擦,虽然我不希望云霓女神同意,但是这种场面,估计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抵抗的住啊!”

    整个操场上的男生一片哀嚎,就连叶错心中也暗自呼喊:别答应,别答应。

    人群中新的云霓,挥手弹开了一张落在自己肩头的钞票,虽然眼神之中有一丝的怒意,但是还是十分有教养地柔声道:“张天哲同学,你是一个好人……只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现场一阵骚动。

    云霓有喜欢的人了?

    无数的男生疯狂了。

    要知道,自从云霓入学这小半年来,已经吸引了不下百位男同学的表白,甚至据说有男教师都悄悄的行动了。

    但无一例外,全都被云霓拒绝了。

    不堪其扰的云霓,在校内的网站上更新了自己的状态,表明了不考上大学是不会谈恋爱的,而她现在才高一,难道就要破掉自己的誓言了吗?

    哪个男生这么幸运?

    张天哲被云霓的好人卡噎的有点难过,一张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慢慢的皱了起来。

    “谁?”

    张天哲的话,也是在场所有男生最想问的。

    云霓听了这话,慢慢的侧目,向着周围的男生扫去。

    一瞬间,全场的男生都骚动了,大家纷纷想往前挤,仿佛这样中奖的几率会比较高一样。

    云霓的目光扫过人群,在场的男生连呼吸都忘记了,无数颗心脏仿佛都要撞破胸膛,期待着女神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有片刻的停留。

    随后,云霓仿佛确定了方位,朝着叶错的方向走了过来。

    一瞬间,叶错感觉无数道目光,带着杀气超着自己投射过来。

    我?

    虽然期待了无数次,但真的发生了,叶错却有点不敢相信了。

    此时,云霓已经漫步走到了叶错的面前,一双似水含烟的眼眸在叶错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十几遍。

    “不是吧?”

    现场慢慢的响起了一阵阵骚动。

    就连和叶错关系很好的秦浩,看叶错的眼神也带着无限的嫉妒了。

    女神云霓,喜欢的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叶错?

    更有大部分人心中暗自疑惑:这小子是谁?

    就在很多人还在情绪崩塌的时候,云霓深呼吸了几口气,脸颊上飞起两团红晕,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往前跨出了一步,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那个……叶错同学,快要到圣诞节了,我能邀请你作为我今年圣诞舞会的舞伴吗?”

    全场一片寂静!

    只有云霓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电子音:

    “最强女主系统启动。

    主线任务:邀约叶错成为你的圣诞舞伴。

    完成度:1/2。

    宿主获得奖励:气血+5

    叶错获得奖励:精神+5。”

    叶错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忽然间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清凉的能量,十分的舒服,他忍不住抓了抓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