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没外挂 > 第七十章 尚云飞的过往
    云海市,尚家。

    无数的人在巨大的庭院之中忙碌着,但是没有人敢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连走路的声音,都尽量放轻。

    上百人来来往往,不停的穿梭,却没有声音,这让整个尚家显得无比的压抑。

    这些人不是不想发出声音,而是不敢。

    就在今天,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从西域传回来了:

    昆仑墟遗迹勘探计划失败!

    昆仑墟遗迹计划,是武道协会这两年和龙宫计划一起进行的两大战略计划,目的是为国家发掘第四块天书道解的石碑。

    早在九九年的世纪之战的时候,就有无数的蛮兽,从西昆仑的不知名山谷之中跑出,到处袭击人类。

    那时候武者们就发现了,西昆仑有一片区域,存在着不稳定的空间裂缝,里面很有可能有一个不小的上古遗迹。

    武道协会对这片区域进行了上百次的勘探,耗费了极大的财力物力,终于在去年查明空间裂缝的具体位置。

    今年,由四大古武世家之一的燕家的一位长老带头,各大世家,宗门和武科大学都派出了人手,成了了勘探小队,奔赴昆仑山进行探索。

    于此同时,各省市的武道协会都组织了小队,分批次进入昆仑山,为后续的遗迹发掘做准备。

    尚家也派出了一个小队,作为后勤部队,帮助运送物资。

    然而昆仑墟的勘探进行的十分不顺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出现了大量的神秘事件。

     2018年一月,粤省武道协会组织的K-T11小队在进入昆仑山木孜塔格峰区域之后,神秘失联,一直到二月底,小队的11个人的尸体才在数百里外的一处山谷被发现。

    此时全队所有人的尸体,都已经干瘪,尸体解剖之后,法医发现,他们的体内没有一滴血。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重达数千吨的桥式转载机,被整齐的切成了十几块,高强度的钢制零件断口处十分光滑,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样的巨剑利刃切开的。

    想要把这庞大如一座小山的机器,如切蛋糕一般顺利的切开,至少需要四十米长的大刀,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能挥舞这么长的武器呢?

     2018年二月,川省数百个小家族,组成的勘探小队,在藏区玉珠峰攀登过程中全部坠亡,携带的上万吨物资不翼而飞,一直到现在,尸体和物资全都没找到,人间蒸发。

    三月……

    四月……

    整个上半年,昆仑墟计划遭到了无数武者的质疑,不单单是一个个小队的神秘死亡,跟重要的是无数贵重物资的丢失。

    其中包括目前国内无法生产的十万吨级超巨型开山钻机,这机器需要从外国进口,一台的重量是四十七万吨,光运送到昆仑山的运输费用,就需要花费数亿,更别提机器本身的价格和维护费用了。

    然而这样的巨型钢铁怪兽,在靠近昆仑山主峰公格尔峰的时候,也被神秘怪物袭击,变成了一堆废铁。

    这一次,保守估计损失了上千亿的物资和人力。

    各大势力人员伤亡无法计算,有几个小家族甚至家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家族中的武者全部牺牲殉国。

    武道协会会长虞春秋,因为此事差点被四门八宗的长老们赶下会长的位置,好在十二武科大学全体投票支持他,才免掉了被罢免的险境。

    虽然武者们抱怨,但勘探计划不得不继续进行。

    毕竟昆仑墟秘境之中,既有可能存在天书道解石碑,一块石碑就代表着一个新的神榜,代表着一个超越核武的存在,代表着无数武学的兴起,这是关乎民生大计、关乎未来的大事。

    在武道协会的强大统筹能力下,各省市的武者们依旧组成了上百支小队,朝着昆仑山最高峰公格尔峰进发。

    然而——

    随着一个噩耗的传来,武道协会最终不得不终止了昆仑墟遗迹的勘探计划:

    由燕家大长老带队的,九位大宗师、十三位半步宗师组成的探险小队,在公格尔峰尼抓拉尔山谷遇袭,仅三人死里逃生,并且均落下残疾,剩余人全部为国捐躯。

    这直接宣布了持续一年多的昆仑墟勘探计划失败,武道协会目前已经进行收缩和战略调整,整理剩余物资,转运向云海市,准备专注于东海的龙宫计划。

    对于尚家而言,更令人感到痛苦的是,尚家的武者组成的后勤小组,在运送物资的时候,遭受到蛮兽的遇袭。

    此时,一具具盖着白布的遗体被运送了回来,摆放在了尚家庭院的花园之中。

    尚师徒看着一个个担架被抬了进来,身体摇晃了几下,最终吐出了一口鲜血,瘫倒在椅子上。

    庭院之中,所有的尚家子弟一起抹泪,有几个女子,看到自己丈夫的遗体,直接痛苦的昏死了过去,被众人手忙脚乱的抬走。

    尚师徒缓缓的站了起来,老泪纵横,嘶哑的嗓子对着众人道:“各位尚家的子孙,向我们的英雄鞠躬。他们,全部都牺牲在了战场上,我们尚家的子孙,全都是英雄,没有一个逃兵!”

    尚家的无数人痛哭哀嚎,一起向着死难者的遗体鞠躬。

    “云清姐!”庭院外一个声音怒吼道,“你们放我进去,我要见云清姐!”

    “尚云飞,你干什么?”

    “我要见云清姐!”

    “今天不是你闹事的时候!”

    外面的吵闹传了进来,尚师徒冷声道:“让他进来!”

    尚云飞气势汹汹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地上一排白布盖着的担架。

    他的脑袋忍不住轰地一声,一片空白,身体摇晃了几下,跪倒在担架边,缓缓的伸出颤抖的手,掀开了白布。

    里面是一个男子的尸体,脖子和胸口上是巨大的爪子痕迹,直接将咽喉和胸膛都撕裂开。

    尚云飞盖上了白布,又去掀另一个担架。

    “尚云飞,你干什么?不许你动我哥!”

    尚云飞一双眼睛血红,怒视着他:“今天谁都不能阻止我见到云清姐,你们把她藏在了哪里?说!”

    尚云飞说着,一掌朝着那个男子拍去。

    “住手!”

    旁边一个中年男子一巴掌扇在了尚云飞的脸上:“你冷静一点!”

    尚云飞如同一个困兽,嘴里满是鲜血:“我!要!见!云!清!姐!”

    旁边,一个身上缠满了纱布,只剩下一条腿的男子,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破碎了的铁牌,声音嘶哑:“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没有找到云清姐的遗体,只找到了她的身份牌……”

    尚云飞呆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来那一块铁牌的,铁牌原本是椭圆形的,现在只剩下一半,上面留下了两行字:

    “……Y-47小队”

    “……云清”

    前面的半边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斩断了,只留下后面的字迹,用于挂在身上的铁链,也只剩下半截。

    在那凹陷的字迹之中,凝固着暗红色的血污。

    “云清姐。”尚云飞失魂落魄的跪倒在地上。

    他只是尚家旁支的一个孩子,父亲早亡,从懂事起就尝遍了世间辛酸。

    武者的世界,万事都要争。

    家族之中,就算是亲兄弟,都有可能为了争资源打起来,更何况他这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是家常便饭。

    尚云飞很小的时候,就不得不学会懂事,学会看别人的眼色,端茶倒水,帮忙打杂。

    在尚家,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任何人把他当人看。

    在十二岁那年,他再一次被尚家的几个兄弟锤的鼻青脸肿,却又不敢回家和妈妈说,怕妈妈担心,他只能跑到后山的瀑布边痛哭。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道:“好无聊啊,我听你哭了半小时了,还在哭,你不累啊?”

    尚云飞转过脸去,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比自己大了五六岁的样子。

    他忍不住赌气道:“又没人欺负你,你当然不哭。”

    那女孩道:“当然没人敢欺负我,这群废物只会欺软怕硬,狠揍一顿就老实了。你看我,每天打他们一顿,谁还敢欺负我,见到我都老老实实的喊一声云清姐。”

    尚云飞冷哼:“他们不欺负你,只不过是因为你是女孩子罢了,谁会真的怕一个女孩子?”

    尚云清大怒:“女孩子怎么啦?你身为男子汉,不也天天被揍吗?我看你这个男子汉,还不如我这个女孩子。”

    尚云飞大怒,上去就要和尚云清打,但却被尚云清又是一顿痛揍,

    尚云清笑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我一只手都打得过你,你连最基本的马步都扎不稳,还想学人打架?真是可笑!”

    尚云飞彻底怒了,一次次的向尚云清发起冲锋,却每次都被揍的一头包。

    只不过,他天生一股狠劲,越是挨打,就越不服气,一次次发起死亡冲锋。

    直到最后,尚云清也烦了:“我说,你这样不怕死的冲锋,的确勇气可嘉,但是好歹学点技巧吧。也就是我懒得打你,真想打你,你死好几回了。

    这样吧,我看你还算有毅力,以后每天到这里来,我教你功夫。看看是你这个男子汉厉害,还是我这个女孩子厉害!”

    尚云飞大怒:“我才不要跟你一个女人学武功!”

    他转身就跑。

    然而第二天,他却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后山瀑布前。

    这一次来,正看到尚云清在练武,他心道:我如果拜一个女孩子为师,就算学成了大家也会笑话我的。不如偷偷的学,等到学成之后,打败了他们这群人,再离开尚家。

    于是他每日都会来这里,而每日也都能遇到尚云清在练武,他就偷偷的学。

    等到一个月之后,尚云飞自觉自己已经学有所成,于此再次向尚云清发起挑战。

    然而这一次又是被锤了一头包,尚云清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每天偷学我不知道?你这个笨蛋小子,才学了一个月,就想打败我,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尚云飞不服,使出了各种赖招,但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打到尚云清一次。

    这次他终于老实了,开始跟着尚云清学武。

    他天赋很高,悟性也不错,即使是在资源不够的情况下,依旧进步神速,只用了不到一年,家族里的男孩子就开始打不过他了。

    时光悠悠,尚云飞不断的进步,只是苦于丹药不足,陷入了瓶颈。

    不过,转机出现在半年前,当时尚云飞正苦于没有丹药,练武进度太慢,却在此时无意间在药田之中挖出了一个小绿瓶子。

    他研究之后,发现这小绿瓶子居然能凝聚药液,培育灵药,因此悄悄的学习炼药,制作丹药服用。

    这一次,他的实力进步飞快,已经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不过短短半年时间,已经隐隐成了家族中年轻一代第一人。

    这也让尚师徒注意到他,决定培养他,因此在有了体测大会上,和华浩然打赌,帮他争取奖励的事情。

    只不过,尚云飞最近小半年却一直没有再见到尚云清。

    后来在家族之中打听,才知道尚云清去西域执行任务了。

    尚云飞心中开心,觉得等她回来,自己一定可以打败她了,到时候可以让她看看,她的眼光没错,自己才是那个万里挑一的天才。

    然而——

    此时看着手里的残缺铁牌,尚云飞怒了:“尚师徒,你个老混蛋,你害死了云清姐!”

    他红着眼朝着尚师徒冲去!

    啪!

    尚师徒抬手一巴掌将他打飞,直接撞在庭院的树上。

    碗口粗的树木直接折断,尚云飞口中鲜血狂喷,在地上爬不起来。

    “没用的东西,就你这样,还想给她一个惊喜,你再练半年,也不及她一根手指头。”

    尚云飞内心惊骇。

    原以为自己和尚云清偷学武功的事情,尚师徒一点都不知道,现在看来自己早就被发觉了。

    尚师徒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尚云飞走了过去。

    “你恨我,是不是?”

    尚云飞不回答,怒视着他。

    “嘿嘿!你不单单恨我,你也恨尚家的所有人,你恨他们从小就欺负你,你恨我以前不给你资源,你恨尚家除了你母亲和清儿以外的所有人。

    我知道,一旦有一天你飞黄腾达,第一个要报复的就是尚家,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对不对?”

    尚云飞怒视着尚师徒,眼中恨意滔天,似乎现在就想杀了他。

    尚师徒不屑地看着他:“你恨我,你觉得我不公平,从来没给过你优待,你觉得你现在得到的,是你自己争取来的,我就算对你在好,也是你自己争取到的。

    对不对?

    可是请你看清楚,这里——这地上躺着的,每一个死去的尚家子弟,他们都是死在了蛮兽的手里。

    他们每一个都消耗了尚家的许多资源,才培养成才。

    可是,他们现在死了,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英雄,他们为国家而死!他们在练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未来的宿命!

    他们知道,去了战场,就会面临死亡。

    可是,他们没有任何怨言。

    他们去了!

    他们战斗!

    他们死去!

    这样的人,不值得我多倾注资源吗?

    难道我不把资源给他们,反倒要给你这个白眼狼?给你这个只知道怨恨的废物?

    你和尚云清相比,你连一泡屎都不如!

    别以为你得到了一个破瓶子,你就能改变人生了!

    尚云飞,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就这样了!

    你只会埋怨,你只会嫉妒,你只会愤恨!

    尚云飞你记住了,这世界所有的面子和里子,都是你自己争取来的,不是别人给的。

    你等着我给你,下辈子吧!

    你想要,就拿出你的实力来,让我看看!

    让我看看你到底能为尚家、为这个国家的所有普通百姓做点什么?

    你只有死在战场上,只有为国做出贡献,你才是真正的尚家人,否则你不配!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一条丧家之犬!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

    因为你被那个叫叶错的小子比下去了,在体测大会上没有出风头!

    可那又怎么样?

    武者,在意的是一时的胜败吗?

    如果叶错夺走了你的荣耀,那只能说明,这份荣耀根本就不属于你!

    你恨叶错吗?

    恨吧?

    但我告诉你,你应该感谢他!

    是他,让你明白你配不上这份荣耀。

    你要想夺回自己的荣耀,你就要变得比他更强!

    去打败他,去摧毁他!

    而现在的你,根本就不配与他为敌。

    你现在去和叶错比,你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他能有那么多丹药,是因为击杀了入侵云海市的蛮兽青狼。

    人家的丹药是武道协会的奖励,你的呢?你的是你自己像做贼一样,偷各种原材料,然后黑灯瞎火的研制出来的。

    你好意思和人家比?

    人家赢的光明正大,你输的猥琐难看!

    你如果还是个男人,还流着尚家的血,你就站起来,去打败叶错,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一万次,就像你对着尚云清发起的冲锋一样,拿出你的那股不怕死的劲,去打败叶错。

    否则的话,我真是怀疑,尚云清当初看走了眼,选择了你这种废物。

    你,太弱了!”

    尚师徒的话,像是一道道惊雷,把尚云飞震的面色苍白。

    他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魂魄,呆呆的跪坐在地上。

    尚师徒不再看他,转身对着众人道:“全体尚家子弟,送我们的英雄,入祖坟!”

    尚家的人,将尸首入殓、抬起、离开。

    全程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声音。

    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尚云飞一个人呆呆的躺在地上,像是失去了魂魄。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尚云飞痛苦的哀嚎了一声,咬紧了牙关,拳头攥的咯咯响,慢慢的将尚云清的铁牌收入怀中,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云清姐,我一定会向全世界证明你没有看错我,我不单单会打败叶错,也会打败所有人,我会屠尽蛮兽,还世间一个和平。你等着我,我会用这一切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