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拷问官 > 024 艾莉莎的大冒险(完)
    “狗杂种,你也敢和我作对?”德克士趾高气昂的看着躺在两人面前,正散发着焦臭味的巨大焦尸,骂骂咧咧。

    “好了,我们安全了。”

    德克士骂完,拍了拍手,扭过头对着一旁的艾丽莎说道。

    “抓紧赶路吧,下一个避难所就在前面。”

    避难所是一个石制的四方平房,有着沉重的钢铁大门,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的走了进去。

    “嗡——”

    一片黑暗中,德克士按下了一个开关,房间里顿时明亮了起来。

    避难所的面积不算大,有个浴室、卫生间,以及一个客厅。客厅地上摆着几张地铺和杯子,墙壁边的柜橱上摆着不少的食物。其中有很多东西都是艾丽莎从未见过的,上面写的字也都是艾丽莎不认识的异国文字。

    艾丽莎拿起一个深绿色的圆铁盒,上面用中文烫着一排排白色的文字——【96单兵肉食罐头-红烧肉】

    净含量:750G

    出厂日期:1999年2月22日

    保质期至:2004年2月22日

    尽管上面的字除了数字以外艾丽莎一个也看不懂,但这并不妨碍到艾丽莎对于这些文字的观察。

    很漂亮的文字,这是艾丽莎的第一感觉,而且包装也很漂亮。铁盒子摸起来的手感很好,有种瓷实的感觉。

    “怎么,不会开吗?”

    德克士的声音传到了艾丽莎的耳朵里。

    “啊……?”艾丽莎看了看手里的铁盒子,“这是……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让我看看啊……”德克士拿过罐头,将上面的字缓缓的念了出来:

    “96单兵红烧肉罐头……生产地……陆军217食品加工厂……保质期……五年。”

    “就这些了。”念完,德克士便伸出一只手,扣住罐头上面的拉环,将其一把拉开。“这是一种罐装食物,里面装的肉,已经打开了,拿去吃吧。罐头下面绑着折叠勺子。”

    说罢,德克士又将绑在罐头底下的勺子拿了出来,将两样东西都递给了艾丽莎。

    “尝一尝吧,味道挺不错的。”

    前世小时候的德克士吃过不少的军用食品,因为他老妈以前就在军队的食品加工厂里工作,每年过年发的福利里就有很多很多的军用食品。

    尽管德克士的老妈在2001年的时候就下岗了,但家里那时候已经囤积了很多的军用食品。亚联海军的伙食是相当优秀的,吃得比空军还好。

    陆军算是三军里伙食最差的,尽管亚联拥有着太阳系内最强大的陆军部队。当然,这个也得看军种,就比如火箭部队、机动装甲部队、陆航的伙食就不会比空军差。更何况,即使是号称伙食最差的陆军,食物其实也是不难吃的,无论是食品种类的丰富度、营养以及口感上,都能够吊打很多国家的军粮。

    看着这个铁盒子里原本还是冰冷冷,但此时已经开始冒着热气,散发出迷人香味的食物,艾丽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她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食物。

    她拿起勺子,装起一块红烧肉放进了嘴里。

    “!!!!”

    香、甜、松、软,一种种特殊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让艾丽莎此时的心中除了立刻再吃下第二块以外,再无别的想法。

    直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罐头里已经是空空如也了。

    “味道怎么样?”德克士带着笑意地看着艾丽莎。

    “很棒!”艾丽莎连连点头,“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不知怎么的,现在的艾丽莎似乎显得开朗了不少,和平时的她有点不太一样。

    “对了,那上面的字,你认识?”艾丽莎有些好奇的问道,而对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回答艾丽莎的问题。

    “你找个地铺休息一下吧,今天差不多快天黑了,明天起来接着赶路。”德克士拿起了一个手风琴,看着艾丽莎道。

    “那你呢?”

    “我拉会儿琴,拉完就睡。”

    说完,德克士便拉动起了他手中的手风琴,悠扬而轻快的异国旋律响起,这让艾丽莎对于这位拷问官先生也是有些刮目相看。

    虽然知道这是个梦,但没想到梦里的这位拷问官先生居然还这么多才多艺。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那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哦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我实在不能在忍受……”

    “哦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将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哦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哦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都说啊多么美丽的花……”

    “哦这花属于,游击队战士;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这花属于,游击队战士……他为自由献出生命……”

    “这花属于,游击队战士……他为自由献出生命……”

    这是一首来自于地球的民歌,不过已经被德克士翻译成了艾黎通用语。

    艾丽莎倚靠在墙壁上,看着不远处背对着她,正拉动着手风琴,唱着歌的德克士,不知怎么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

    很难说出这种感觉,艾丽莎自认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被感动的人,但这首歌……却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也没想到德克士唱歌的水平居然相当的不错。

    很轻快的旋律,但给人的感觉却没有那么轻快,反而是有些沉重。

    德克士拉动着手风琴,思绪也随之飞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他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有着亲人的世界。

    这是德克士小学时代学的第一首歌,是一首外国民歌,后被用于一部电影《桥》当中。一部非常经典的片子。

    “好运气,班比诺。”

    “好运气!萨瓦多尼!”

    伴随着悠扬的歌声,艾丽莎也感到自己的眼皮愈发地沉重。不一会儿,她便睡去了。

    “在梦里睡觉。难道在梦里也能做梦吗?”

    这是艾丽莎睡前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