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拷问官 > 018 我在异界当寓公(一)
    作为一个战法双修的男人,德克士自然是很能吃的。他一顿饭差不多是一般人的五六倍量,纳尔多酒馆的消费并不高,七八十赛罗纳就足够让一个普通人吃的不错而且吃饱了,如果想吃得丰盛点一般来说开销也不会超过一百二三十,不过大早上的一般不也不会有人像德克士这样的胡吃海塞大吃大喝,此时的酒馆里除了德克士以外,其他人的早餐也不过是酒水和面夹火腿片/培根以及部分水果罢了。

    吃饱喝足,擦擦嘴,德克士心满意足地登上了在门口等待着他的马车。

    大概在上午接近十点钟的时候,德克士这才来到了警署门口。他先是从马车上探出一个脑袋鬼鬼祟祟的四下张望了一番,然后这才一溜烟的跑下马车,冲进了警署里。

    这个新署长似乎很不喜欢待在办公室里,总喜欢到处乱走,他以前就因为迟到被这署长给抓到过,虽然不会怎么样,但她会一直盯着你,看得你直发毛。

    大厅,安全。

    刑讯部,安全。

    办公室走道,安全。

    办公室就在前方!

    德克士兴冲冲的推开门冲进办公室,反手关上门,然后抬起双臂,昂着头、张嘴眯眼,惬意的打了个哈欠。

    “哈…………”

    “?????”

    米恩署长正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本他放在屉子里的限制级杂志,那明晃晃的封面晃得德克士有点眼花。

    “啊!德克士拷问官,你来了啊?马修刚跟我向你请了个假,说是你病了。”看到进来就开始发呆的德克士,米恩对着他笑了笑,然后打了个招呼。“病这么快就好了吗?”

    “是啊。”德克士面色如常地点点头,脸上丝毫没有迟到而且还被长官搜出了藏在屉子里的限制级杂志的尴尬。“我发现状态似乎好了一点,就叫了个马车赶过来了。”

    “那真是辛苦你了,德克士拷问官。”米恩走上前,拍了拍德克士的肩膀,似乎很是欣慰。

    “不辛苦,分内之事,长官。”

    然后米恩就拿着德克士的杂志走了,德克士看着她带上门的背影,心中也是暗自腹诽——

    “狗日的,想看漂亮妹妹杂志就自己去买啊?跑来顺我的?”

    除了这个小插曲之外,今天的警署还是很平静的。

    上面有命令下来,老拉里的案子被人强行介入了,说是已经调查完毕,现在只需要带过去定刑即可,无需再继续调查,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老拉里就被警务部的人带走了。在人被带走之前,警务部的某位女性专员还特地来到德克士的办公室和他促膝长谈了一番。想必是那批军火身后的某个家族有些按耐不住了,毕竟这么大数量的军用级武器运到帝都,估计黑荆棘那边他们也问过风声了,那位冕下估计是又让他们来找德克士。

    就这样,德克士下午又在自己办公室里稍稍爽了一下,顺便又多了几百万赛罗纳的进账。

    这个月来的钱真他妈的多,送给恩利尔的那一亿赛罗纳、一千万法恩斯已经尽数打入了恩利尔的海外账户,也已经通知过了。德克士自己这个月的额外收入也有一千多万,简直是爽死了,要知道他去年一年从所有路子里赚的钱加起来也没这么多哩。

    又可以整一栋公寓了,德克士心里美滋滋的想到。他最近看中了一栋公寓楼,地处米特兰德区的黄金地段,售价是一千多万。那是帝都十三大区里人口最多、也是最为繁华的一个大区,有一百万的人口。

    德克士老爷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一栋属于他的公寓,一整栋公寓,6层高,每层两户,价格三百来万,不贵,地段也还不错。这个世界的房价还是挺便宜的,帝都核心区除外的十三个大区里房价顶了天也就五万多一平。

    德克士住在自家公寓第三层,除了他自己住的那一间以外其他的房间出租,公寓靠近几所红酒区里有名的学校,放在前世属于学区房,一年的房租是五千赛罗纳。比这条街上其他房子的租金低了接近一半,不过想要住德克士老爷的房子那得先在他这边面试才行,面试过了你才有在他这儿租房子住的资格。

    当然了,德克士也不是什么精虫上脑的人,虽然也差不太远。不可能说是我只要漂亮姑娘住我这儿男人不行,男人当然也是可以住的,房租也不会有差别。租他房子的人里有差不多一半是学生,由于不想去住学校里条件比较一般的宿舍,于是几个家境还可以的人就一合计:一起在外面租个房子,要知道这栋公寓里每一户可都是四室两厅的大户型哩。

    德克士隔壁住的就是几个合租的女性学生,这些二十来岁青春靓丽的学生们都挺养眼的,颜值都特别高,德克士每天都能在三楼的楼道里看到摆在房门前的一大堆包装精美的甜点,据说就是送给她们的。只不过这些甜点大多数都落进了楼上那家单亲家庭的小胖哥儿和小胖妹的嘴里。

    对于自己住的这栋公寓的寓公,或者说是包租公、房东的身份,住户们也都是门清的——可不是什么让人听到了能感到特别舒服的人:“黑大衣”。

    黑大衣是民间帝国审判庭官员级别的人的统称,不管是高级官员还是德克士这样的低级官员,不管制服颜色是否有区别,都统一叫做黑大衣,因为黑色大衣的审判庭官员是最常见、也是最多的,也是给广大帝国人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的。

    低于这个级别的审判庭职员是没有大衣穿的,大衣是审判庭官员的专属,哪怕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官。冬天除外。

    德克士前段时间升职了,所以他现在的制服是墨绿色的。

    早早下班,早早回家,这些天里那些地下的老鼠们都很收敛,区里一片祥和安定,简直都可以称得上是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了。

    昨天玩的有点疯,因此今天就不能去陪伴可爱的姑娘们了。德克士打算回家早点吃饭睡觉。

    “我说了,我已经说过了!安德森,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结束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和你的两个孩子吗??”

    在德克士的公寓门口,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争吵着。

    “就这一次,艾丽莎,我求你了,就一次!!我这次一定能赚到钱的!!到时候,我就把你和瑞恩还有可蜜儿接回来,我们重新开始!”男人的情绪似乎很激动,他的面色通红,似乎正处于极度的兴奋当中。而女人的面色则恰好与之相反。

    “不,安德森,不……”女人摇着头,“求求你,我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唏律律——”伴随着一阵马叫声,一辆马车停在了公寓的门前,上面走下来了一位身材高大,有着明显黑眼圈的男人。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大衣,手上提着一个大号公文包。

    “你是来租房子的?”男人看着因马车到来而停止争吵的二人,对着其中的那名男人问道:“那可真不巧,房子都已经租出去了,请到别处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