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南明大丈夫 > 第961章 灰飞烟灭
    看见南线和东线的魏军压上来,多尔衮立刻下令,让主阵的清军加紧消灭入阵的魏军骑兵,令东面被撞穿的清兵,迅速结阵阻拦黄秉忠扑向主阵。

    同时,南线虚晃一枪的骑兵撤回,眷属则与魏军主力激战,阻滞高义欢的步军压上来。

    此时多尔衮的意图十分明显,他先用眷属主动往南进攻,打出空间,将魏军主力远远挡在南方,而后设套引魏军骑兵攻击主阵,意图趁着高义欢被眷属牵制在南面的机会,集中优势兵力,重创魏军骑兵。

    这时,清军主阵内硝烟弥漫,铳声不觉,发觉中了圈套的魏军骑兵,下马步战,不过却被四万清军围了起来,情况十分危机。

    看见阵中的魏军骑兵,被清军火铳击落下马,多尔衮脸上露出红晕之色,可他要全歼入阵的魏军,却还有一个难题,就是黄秉忠率领的一万七千骑兵。

    这时,魏军骑兵看见徐黑虎被围,黄秉忠纵马疾驰,闪电般射出,身后一万七千马军,紧随在他身后,直接撞入方才重新结阵的清军横阵。

    这近万清军,被徐黑虎撞了一次,现在又被黄秉忠撞击,顿时就如同被铁锤击中,砸出一个凹陷,片刻就被魏军骑兵杀穿。

    “马军迎击!”多尔衮切齿喝道。

    魏军骑兵突破阻拦的清军,直接扑向清军主阵,想要撕开一到缺口,放出徐黑虎。

    清军马军分为两股,一股近万人,护卫主阵未动,一股向南撕破魏军防线后,虚晃一枪,逼得魏军就地结阵,然后向东迂回。

    这时多尔衮军令一下,号角响起,两支马军便疾驰着奔出,耿仲明大声啸叫道:“弟兄们,冲!”

    语毕,他高举着长矛,催动战马出阵,他的身后一万马军亦步亦趋。

    迂回到东面的楼亲,绕过交战的步军后,也提起全速。

    两支清军骑兵,如同两条长蛇,死盯着突破阻拦的魏军骑兵,战马疾驰着迎击上去。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缠住黄秉忠,为清军主阵歼灭徐黑虎制造机会。

    魏军马军突破了阻拦之后,直扑向主阵,多尔衮身旁的博洛不禁双拳紧攥,口中急得默念,“快快快,一定要挡住魏军马军。”

    如果清军拦不住,让魏军马军在主阵上撞开一道缺口,使得徐黑虎逃出,清军便会陷入被动。

    而只要清军马军,挡住了黄秉忠,不用半个时辰,清军就能杀光入阵魏军骑兵,主阵四万清军就能够腾出手来,形成局部优势。

    多尔衮也将目光,紧紧盯着两支清军骑兵,心里为八旗铁骑打气,希望他们能挣口气。

    两路清军骑兵奔驰中汇集成一股洪流,骑兵将弓弦拉开,无数马头向前奔涌,骑兵已提起速度,万蹄践踏大地,震动齐鲁大地,气势相当惊人。

    滚滚铁蹄声,压过战场上一切声响,八旗铁骑仍有余勇,气势惊人,骑兵奔驰中呈现出一副壮阔的战争画面。

    “杀!”黄秉忠冲破阻拦,看见迎面而来的清军骑兵,顿时一声怒吼。

    魏军火枪轻骑,立刻加快速度,超过冲击骑兵,在两翼与冲击骑兵呈现一个倒品字形前进。

     清军骑兵则列锋矢阵形冲锋,笔直的冲向魏军。

    一时间,万蹄践踏大地,溅起蓬蓬的泥土,魏清两军最强的打击力量,发起了对冲。

    双方骑兵都以决死的勇气,撞向了对方,骑兵纵马驰骋,耳畔生风,发起地动山摇的冲击。

    “砰砰砰”一片密集的火铳声响起,魏军左前和右前方的火枪骑兵首先开火,密集的弹丸射出,奔驰的清军立刻像撒豆般坠落,战马翻滚,一片嘶鸣。

    魏军两翼火铳闪烁如璀璨的星河,腾起的硝烟则是星河中的星云。

    两翼的火枪骑兵,射出一轮,清军连连坠马,而魏军火枪骑兵,为来得及观看战果,便立刻拔马向两翼撤离。

    几乎就在魏军拔马时,清军的锋矢阵后,腾起一片黑色的飞蝗,天空都为之一暗。

    这些箭矢跃过重骑兵的头顶,抛射向迎面而来,如墙而进的魏军骑兵,使得魏军骑兵连连坠马。

    清军骑兵还没来得及欣喜,下一瞬间,两支骑兵便撞在了一起。

    两军的冲击骑兵,都是身穿盔甲,战马也披着棉甲,双方将竖起的马槊和长枪放平,将锋利的矛头,指向了对方。

    “杀!”黄秉忠、耿仲明不禁同时发出怒吼。

    马槊突刺,长矛猛戳,两道钢铁洪流激烈碰撞,骑兵被马槊直接捅下战马,人嚎马嘶之声交织在一起,几乎令人发狂。

    魏军骑士的马槊,捅入清军骑兵的胸膛,将清军捅下战马,撞飞清军的马匹。

    清军骑兵的长枪,刺入魏军骑兵的腹部,巨大的冲击力,使得魏军骑兵身子离开马鞍,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一瞬间,战场上马匹嘶鸣,骑兵惨叫,到处都是坠马的尸体,场面惨烈。

    清军骑兵不弱,在一开始的撞击中,并不吃亏,可当魏军前几列骑兵,消耗之后,清军的锋头也损失殆尽,而这时,差别就出来了。

    清军骑兵在撞击后,锋头以折,而他们发现每破开一道魏军骑兵,后面依然是一道如墙而进的骑兵。

    魏军骑兵之间,几乎没有间隙,骑兵放平马槊冲击,仿佛是移动的矛林。

    这让对冲的清军一时恍惚,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在与魏军马军对冲,还是要去撞魏军步军的矛阵。

    而在清军恍惚之际,飞速如林的矛林,已经捅了上来,清军骑兵避无可避,立刻就被捅死、撞飞!

    耿仲明和楼亲,不禁汗毛竖起,继续冲下去,不是撞上马槊,就是撞上魏军战马,总之是个死。

    即便有万夫不挡之勇,也难以保证,连续将魏军骑兵挑落下马,只要一次失手,就会被马槊捅死。而且,魏军战马齐头并进,就算挑落上面的骑士,战马还是会撞在一起。

    清军主阵中,多尔衮看见刚才还与魏军马军旗鼓相当的八旗铁骑,忽然向两边溃逃,被魏军撞得七零八落,立时将他的下巴都险些惊掉下来。

    魏军骑兵的墙式冲锋,像是移动的矛林,像是主动向前推进的防线,所过之处,入目俱是一片坠亡的尸首,悲鸣的战马,令人触目惊心。

    多尔衮一个哆嗦,清军主阵的士卒,则一阵骚动。

    看着魏军骑兵撞开八旗铁骑,直接扑向主阵,多尔衮脸色大变急忙怒吼,“长枪阵,防御!”

    清军士卒慌忙布防,只要挡住魏军骑兵的冲击,为八旗铁骑重整旗鼓争取时间,他们还有机会,可就在这时,南面忽然传来一阵令他心惊胆战的呼号。

    多尔衮胆战心惊,猛然扭头看去,脸上更加潮红,硬生生的一口鲜血喷出,惊得周围人连忙将他扶住。

    南线,在清军骑兵虚晃一枪,匆匆撤离后,高义欢将四万魏军士卒压上,同七万多清军及其眷属战成一团。

    在多尔衮看来,满洲无论妇孺老幼,都是战士,加上他们没有退路,只能死战,意志必然坚定。

    他不指望他们能够击败魏军,不过他们近两倍于魏军,让魏军杀,也应该要杀一段时间。

    可是他们毕竟是人,是人就会怕死,就会逃跑,不可能真站着让人杀。

    南线,占据人数优势的清军,在魏军火铳齐射下,兵败如山倒,被魏军赶着像退潮一般向清军的主阵冲刷过来。

    “完了!”博洛面如死灰。

    如果只是一面被突破,他们还可以撑一撑,但现在两面的魏军同时压上,便彻底完了。

    之前清军设计围歼魏军骑兵,现在却变成了魏军中心开花,里应外合。

    这时多尔滚反而镇定下来,忽然扭头吩咐,“博洛,按着本王的交待,走!”

    “摄政王,你呢?”博洛大惊。

    多尔衮惨笑道:“本王一动,大军立溃,况且豪格~你走吧!”

    见博洛不动,多尔衮顿时怒喝,“走!”

    博洛痛哭流涕,跪地磕头,然后带人匆匆溜走。

    这时,清军主阵的士卒,看见东面魏军骑兵冲来,南面魏军步军驱赶着败军,将要撞上主阵,惊恐、不安、乃至绝望,各种表情在清军士卒脸上浮现。

    “不要乱,稳住!”多尔衮急声呼喊,继续指挥着清军作战。

    正在阵中厮杀,被困住的徐黑虎,察觉到压力一松,听见东面马蹄滚滚,南面杀声震天,熟悉的豫地方言乱飞,顿时激动得他险些窒息。

    只差一点,他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他稳定心神,左右环顾,看见清军大纛旗,不往外突,反而直扑大纛,怒声大喝,“儿郎们,随俺杀!”

    突破阻拦的魏军骑兵,首先撞入清军大阵,骑兵如同滔天巨浪一样,瞬间将清阵砸得凹陷。

    高义欢则指挥着步军,驱赶着败军向前,他看见黄秉忠撞击清军大阵,骑兵向犁地一样,将清军士卒撞飞,顿时让人取来他的宝刀,然后大声怒吼,“全军突击!活捉多尔衮!”

    战场上数百支号角,齐齐吹响,进攻的讯号,响彻战场,魏军士卒受此激励,向清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败军撞上清军主阵,清军士卒立刻被裹挟着溃逃,而主阵的溃败,又影响了刚刚重新聚集的清军骑兵。

    一时间,十余万兵马乱成一团,被魏军屠杀,而多尔衮看着无数的士卒手足无措,四散奔逃,终于彻底绝望~~~

    (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