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女帝的随身翻译官 > 第2章 姜国古语
    “放心吧,我有把握。”林安然对她笑了笑。

    陆潇潇蹙了蹙眉头,没说话了。

    不过,她已经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输了,大不了耍无赖,反正只是私下的约定,不认就行了。

    “陆潇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又想耍赖是吗?”任岩却是嗤笑道:“如果你敢耍赖,我就毁掉你们工作室的名声和信誉,你信吗?”

    “就你?”陆潇潇瞥了任岩一眼。

    “就知道你不信。”

    任岩冷哼道:“那我问你,你这工作室也开了几个月了,难道你不觉得林安然的水平太次,完全不像是帝都外语学院的学生吗?”

    陆潇潇脸色一沉,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林安然则是神色不变。

    “帝外的学生啊。”任岩瞥了林安然一眼,嗤笑道:“如果是姜国古语也就罢了,残缺不全,翻译出现错误很正常,但保存完善的正统姜国语言,对于帝外的毕业生来说,翻译起来应该是小菜一碟,怎么可能频频出错?”

    帝外,也就是帝都外语学院,是西凉国最知名的语言类学府。

    帝外的毕业生,最差也是本专业语言的六级水准,对本专业的语言应该烂熟于心才对。

    “关于这事,我也托人打听了。”任岩冷冷道:“帝都外语学院,根本就查不到林安然这个人!连同名同姓的都没有!”

    陆潇潇微微皱眉,转头看了林安然一眼,却发现他依然平静,不由得一怔。

    “纸包不住火,就算扯着帝外的大旗,没有真材实料也没用。”

    任岩嘲弄一笑,随即冷声道:“陆潇潇,如果你敢耍赖的话,我就把这事散播出去,你应该清楚后果是什么,到时候你们工作室就算不解散,恐怕也没多少信誉了。”

    陆潇潇不由得咬了咬牙。

    “说句实话,陆潇潇,早点解散你这个工作室吧,别浪费时间了,来我的工作室,我们俩联手,生意绝对是源源不断。”任岩笑眯眯地说着,又瞥了林安然一眼,“我的姜国语言已经过了专业四级,可比这种门外汉的要强多了。”

    陆潇潇深吸一口气,冷冷道:“说完了吗?你可以滚了。”

    “哼,不知好歹。”任岩神色一冷,皱眉瞥了林安然一眼,“一个骗子而已,你居然还要维护他?真是可笑,你就等着后悔吧。”

    说完,他就一转身,快步离开了。

    而工作室内却是安静了下来,一片沉默。

    “是我的错。”

    半晌,林安然无奈地摇摇头,开口道:“学姐,是我没说真话,抱歉。”

    他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和感情,自然无法当局外人,也不可能把陆潇潇当成陌生人。

    前身欺骗了陆潇潇,向她道歉也是应该的。

    “算了。”

    陆潇潇摇头道:“你也没什么可道歉的,我早就猜到了,帝都外语学院的学生,再差也是专业六级,怎么会出那种小差错?”

    林安然诧异道:“那你怎么没有揭穿我?”

    “我像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陆潇潇瞪了他一眼,“而且从一个门外汉自学到你这种地步,已经很厉害了,说明你真的是在很努力的学习。”

    “谢了。”林安然露出一丝笑意。

    “别谢我了,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们工作室也要解散了。”陆潇潇无奈道。

    “为什么?”林安然微微皱眉,“我们还不一定输吧?如果我们翻译得更好,不就能赢了吗?”

    “先不说其他,就算我们赢了,又能怎么样?”

    陆潇潇摇头道:“任岩那家伙就算输了,他也会把你是旁听生的真相给揭露出来的,我们工作室信誉和名声必然会大损,迟早会解散,结局已经注定了。”

    林安然微微点头,他已经想到应对这一点的方法了。

    “更何况,单单是赢这个赌局都很难。”

    陆潇潇摇头道:“那个客户章先生,之前修炼了你翻译错误的功法,差点伤到经脉,他已经不信任我们了,到时候,就算你翻译得真的比任岩更准确,章先生也不会信你的。”

    林安然笑了,自信道:“放心吧,我很精通姜国语言。”

    陆潇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以前就是这么说的,你还说自己是姜国语言系的优秀学生呢。”

    “咳咳,我们还是来谈谈,该怎么赢任岩吧。”

    林安然咳嗽一声,拿起了桌上的翻译资料,“虽然这些资料完全打乱了,还掺杂了其他内容,但是很明显,这些资料中藏着一篇古姜国时期的武道秘籍。”

    客户为了防止翻译泄露功法秘籍的内容,基本上都会将内容打乱,每一层心法的句子都改变顺序之后,再交给翻译。

    而且,双方一般都会签订保密协议,一旦泄密,就是违反北凉国的法律。

    “古姜国?”

    陆潇潇微微点头,“章先生应该是无意间得到了古姜国遗留的武道秘籍,所以才找我们翻译。”

    古姜国,即是姜国的古代时期,使用的语言就是姜国的古语,类似于汉语的文言文,晦涩生僻,难以理解。

    而姜国正统语言,相当于白话文,简单易懂,即便国家灭亡,后人也能重新完善。

    从姜国的历史记载来看,这个强大的国度存在了数万年之久,文化更是源远流长,但灭亡后,很多文化结晶都失传了,偶尔有典籍被后人发现,也是正常的。

    “这资料里,包含了后天十层的全部心法。”

    林安然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说道:“不过,只有前五层是姜国的正统语言,应该是姜国在灭亡之前释义出来的,而后五层,就完全是姜国古语了,恐怕还没来得及释义,姜国就灭亡了。”

    “我知道,姜国古语比文言文还复杂,有很多通假字和生僻字。”

    陆潇潇耸耸肩,“所以客户只是要求我们翻译出前五层,后五层尽力而为就行了。”

    “那是自然。”林安然随意道:“哪怕是让帝外的毕业生来,恐怕也只能完美翻译出前五层心法,后五层的古文,就算是帝外的教授来翻译,也很有可能出错。”

    “所以说,我们很难赢啊。”

    陆潇潇叹了口气,“任岩那家伙虽然讨厌,但毕竟是姜国语言专业四级,在语法和句式结构上不会出错,如果对照字典的话,也能近乎完美地翻译出前五层心法。”

    “如果我们翻译出正确的后五层心法,不就能赢他了?”林安然笑了笑,“很不巧,我最精通的,恰好就是姜国的古语。”

    说着,他扫了一眼资料上的姜国古语,一个个古文字如同活了过来一般,瞬间在脑海中诠释出了其真正的意思。

    “你?”

    陆潇潇狐疑地看着林安然,“你连姜国正统语言都没学好,还精通姜国古语?”

    姜国存在的时候,很多姜国的学者在古语方面都要进行研究和争论,如今姜国灭亡,后人就更难学习了,哪怕是帝外的教授也不敢妄言精通。

    而林安然,居然敢说精通姜国古语?

    “你等着看就行了。”

    林安然耸耸肩,拿起桌上的笔,抽出一张空白的资料纸,就开始刷刷地写了起来,下笔如飞,笔尖不断移动着,犹如龙飞凤舞一般。

    “你该不会是在瞎写吧?”陆潇潇翻个白眼。

    后五层心法,全都是晦涩生僻的姜国古文,怎么可能翻译得这么快?

    而林安然几乎是稍微看一眼,就翻译出来了一大段!

    除了瞎写,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但是,她看林安然胸有成竹的样子,又不像是瞎写,不由得有点自我怀疑了,难道是真的在翻译?

    而林安然也不理会陆潇潇,继续奋笔疾书地翻译着,堪称是行云流水,笔走龙蛇。

    有语言解析这个异能在,一切语言文字,无论是文言文还是古文,再怎么生僻难懂都没有用处,因为他可以绕过语言的表达,直接理解本质。

    一时间,安静的工作室内,只能听到笔尖与纸张飞速摩擦的声音。

    仅仅半小时,林安然就放下了手中的笔,松了口气,微笑道:“好了,后五层的心法都翻译完了,前五层也修正了,你交给章先生吧。”

    “这就完了?”

    陆潇潇愣住了,随即没好气道:“林安然,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这都什么时候了?”

    别说是姜国古语了,就算是姜国正统语言,让帝外的毕业生来翻译,也不可能这么快!

    “你试试就知道了。”

    林安然也懒得解释,随意道:“反正你也觉得我们输定了,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

    陆潇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还是没说话,随即拿起他手中的资料,又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工作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