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女帝的随身翻译官 > 第21章 换张床?
    “化元心符……”

    林安然一边看着小册子上的真气运转路线,一边在体内默默地运转真气,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丝特殊的真气。

    这化元心符的关键,是早已植入护卫体内的特殊药物,只要注入一丝《化元心符》练就的真气,就能立刻在护卫的丹田内形成化元心符。

    而主人注入的真气多寡,将决定化元心符发作的时间。

    一旦主人身死,丹田内的化元心符心符得不到真气补充,其中的主人真气耗尽,化元心符就会完全发作,将护卫丹田内的真气完全化去。

    所以说,护卫不想变成废人的话,就必须好好保护主人。

    当然,如果主人太过分,护卫拼着失去修为的代价,也是有可能弑主的。

    “保镖,手伸出来。”

    林安然将这一丝化元真气逼到指尖,这才看向那冷漠女子‘晏雪’。

    晏雪咬了咬牙,还是伸出了一只素白的纤手。

    她现在中了软筋散,功力全无,浑身无力,也就和普通人差不多,想反抗都做不到。

    “又不是生死心符,担心什么?”

    林安然随意说着,一把扣住了晏雪的脉门,将这一丝化元真气注入了她的体内,而后顺着经脉流了进去。

    几乎不需要他控制,晏雪丹田内的特殊药物就已经吸引着这一丝化元真气进了丹田,而后形成了一丝特殊的感应,这就是化元心符。

    晏雪深吸一口气,明白自己这一生就永远是这年轻人的护卫了。

    哪怕能突破到先天境界,这个结果也不会变。

    “好了。”林安然对章贺点了点头。

    章贺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桌上,笑道:“这是软筋散的解药,这女护卫能跟着林先生,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看她好像不是很情愿呢。”林安然摇头一笑。

    “毕竟是先天强者的学生嘛,林先生多多管教就是了。”章贺微笑道:“这晏雪可是拥有三品资质的,说不定哪天就能突破成为先天强者呢。”

    “章先生就别哄我了。”林安然哑然失笑。

    成为先天三大难关,修为达到后天巅峰圆满算是最简单的,其次是三品资质,真气之中蕴含一丝先天紫气。

    这两个难关还算容易一些,毕竟三品资质是天生的,正常人也不会想着逆天改命,强行拔高资质。

    最难的,是领悟先天意境。

    这晏雪如果不是先天强者的学生,悟性还不好说,但她本来就是先天强者的学生,在先天强者的教导下,这么多年也没领悟先天意境,那几乎可以说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知有多少后天巅峰武者都困在这一关上,晏雪想领悟先天意境?

    基本上不可能了。

    除非是飞雪候这等绝世强者愿意悉心教导,耐心讲道,即便悟性一般,也有可能领悟先天意境。

    “运气这事,谁都说不好。”

    章贺也笑了笑,他也只是开玩笑而已。

    他顿了顿,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木制的小瓶子,放在了林安然的面前,笑道:“这是城主大人送给您的婆娑灵树的汁液,大概有二十八滴,至少能让您的资质拔高到六品,运气好了,说不定能到五品。”

    “哦?”林安然眼睛一亮,立刻接了过来。

    这一滴婆娑灵树的汁液,就价值数千万元币,可以轻易让真气变得更加精纯,从根本上拔高资质。

    一百滴左右,就能让资质从九品提升到四品,拥有毫无杂质的‘至纯真气’。

    “替我谢谢城主大人。”林安然露出一丝笑意。

    这也算是他跨入武道修炼的第一步了,在这个世界,单单有翻译能力可走不长,哪怕有小长生不老药,个人力量太弱的话,还是很危险。

    “林先生帮了城主大人这么大的忙,只是一点心意而已。”章贺笑道。

    晏雪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暗自心惊。

    二十八滴婆娑灵树的汁液?

    这么婆娑灵树的汁液,价值恐怕超过十亿元币了吧,居然是那秦城主送给这年轻人的?

    “林先生,事情办完了,我也该告辞了。”章贺起身道:“新的翻译资料要等到明天早上,到时候您来城主府就行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通知我。”

    林安然站起身,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待章贺走后,王管家也走了进来,恭敬地问道:“林先生,您的房间收拾好了,要不要去看看?如果不满意的话,我现在就安排人重新布置。”

    “行。”林安然点点头。

    王管家又看了一眼晏雪,疑惑道:“这位姑娘要住在府上吗?”

    “她叫晏雪,是我的近身护卫。”林安然随意道。

    “近身护卫?”

    王管家打量了一下晏雪,点头道:“既然晏护卫要近身保护您,那我在您的房间角落摆放一个小床吧。”

    晏雪不由得咬了咬牙,要和男人住在同一个房间?

    林安然摇头道:“不用了,她是女的。”

    “女的?”

    王管家打量了一下清丽美貌的晏雪,随即恍然:“哦,我懂了,那我给您换一张大一点的床?”

    “……”林安然忍不住翻个白眼,你懂个毛啊。

    她可以向天发誓,他刚才的意思是男女有别,让晏雪去他的隔壁房间住。

    这位老管家什么思想,也太给力……咳咳,太下流了吧?

    晏雪也是俏脸色变,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林先生,我只是你的护卫,只负责保护你的安全,请你放尊重点。”

    “这……”王管家微微一怔,难道他会错了意?

    一般,对于那些世家子弟来说,这种年轻貌美的女护卫,不仅是贴身保护的护卫,同样也是照顾生活起居的婢女,而且武功高强的话,服侍人也更有滋味。

    他原以为这位年轻有才的主子,也是这样的打算,但是看这个女护卫的脸色,似乎并非如此?

    王管家连道:“那我在您的隔壁给晏护卫……”

    他还没说完,林安然就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不用了,她要贴身保护我,住隔壁那么远,那还保护什么?万一别人来刺杀我,她住那么远,还怎么保护?”

    晏雪俏脸冰寒,咬着牙道:“但也不用和你睡在一张床上吧?”

    “这样不是最保险吗?”林安然笑了。

    他原本是打算让晏雪住在隔壁的,不过现在又改主意了。

    这姑娘都已经沦为奴隶市场上的商品了,居然还这幅高冷自傲的样子,也有点太不识相了吧?

    他在地球上的思想,也是习惯了自由民主,自然没有这么封建。

    但这晏雪明明是护卫,脾气还这么大,连章贺对他都是以您尊称,这姑娘还你你你的,说话丝毫不客气。

    现在她还中着软筋散,武功还没恢复呢,就这么嚣张了。

    等她恢复武力,那还得了?

    所以林安然打算治一治这姑娘,磨一磨她的脾气。

    “林先生,如果你一定要毁我清白,我宁可玉石俱焚,也不会受此大辱。”晏雪冷冷道。

    “玉石俱焚?”

    一旁的王管家不由得皱起眉头,忍不住出声道:“奴隶市场怎么教的?竟然教出一个这么刚烈的女护卫,林先生,要不然您换个护卫吧?”

    “不用。”

    林安然摇头一笑,对晏雪随意道:“提醒你一句,你的武功还没恢复呢,如果我真的对你有什么企图,现在的你也反抗不了吧?信不信我现在就……什么来着?哦,毁了你的清白,然后再杀了你,重新换个护卫?反正不就几亿元币嘛,换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晏雪不由得一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恐惧地望着林安然。

    她现在半点功力都运转不了,想震断心脉自杀都做不到。

    “现在知道怕了?”

    林安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向晏雪靠近了一步,低笑道:“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还宁可玉石俱焚?你还真是傲气得很呢。”

    晏雪脸色惨白,声音发颤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放心,你不用叫破喉咙。”

    林安然瞥了晏雪一眼,随手把装着软筋散的解药扔给晏雪,随意道:“我只是看你有点蠢,提醒你一句而已,在威胁别人之前,你至少要能做到,不然只会显得你更软弱,知道了吗?”

    “你……”晏雪不由得一怔。

    “我也不在乎什么主仆之分,你别这么一副死人脸对着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林安然淡淡道:“以后你就住在我门口,好好保护我就行了。”

    晏雪本来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有种做梦的感觉,忍不住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

    “吓唬你而已。”林安然撇撇嘴,“你也不看看你长成什么样子,就你这幅尊容,我对你可没有半点兴趣,你就乖乖地当个保镖吧,蒙面最好。”

    晏雪顿时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