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女帝的随身翻译官 > 第17章 狂妄?
    来到大厅的一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古稀老者,另一个则是面带微笑的光头青年,他们的身后正跟着几个年轻男女。

    那古稀老者抚着胡须,晃了晃手中的一沓资料,含笑道:“秦城主猜得没错,我和戚老哥换了一种思路,从九夜家族的习俗出发,想来那几个不明所以的文字,应该也是通假字,又想了一种新的释义,估计八九不离十了。”

    “是吗?那太好了。”秦城主不由得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

    那光头青年也淡笑道:“不过,我们也没有绝对把握,秦城主可以验证一番。”

    “戚大师说的是。”秦城主点点头,随即笑道:“先不说这个,我又请了一位翻译大师与两位大师一起合作,给两位介绍一下。”

    说着,他伸出手对着林安然,微笑道:“这位是林安然先生,林先生在姜国古语上的造诣也很高,也擅长九夜家族和北休门的语言文化,希望三位可以精诚合作。”

    “翻译大师?”那古稀老者看向林安然,眼神闪过一丝狐疑。

    光头青年依然面带微笑,对林安然轻轻地点了点头。

    而其他年轻男女也都好奇地看着林安然。

    “林先生,这位是公孙哲,公孙大师曾经是帝外教授,虽然已经退休了,但还是我苍雪郡翻译协会的理事之一。”秦城主对林安然介绍着那古稀老者。

    “公孙大师,晚辈林安然。”林安然微微点头。

    公孙大师微微颔首,随即疑惑道:“这十几年来,苍雪郡翻译协会每次有新的翻译大师加入,老头子基本上都在场,怎么没见过林先生?难道林先生是其他郡的翻译大师,或者是更早就加入翻译协会了?”

    “公孙大师,我还没加入翻译协会,也没有参加大师评选呢。”林安然摇头道。

    “还不是翻译大师?”公孙老头微微皱眉。

    这时,周围的一个年轻男子忽然出声道:“这位林先生,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在树水街的一家翻译工作室见过面?林先生是负责翻译姜国语言的,对吧?”

    林安然看向那年轻男子,仔细打量了一下,顿时回想起来了,前身的确接过这年轻人的业务,只是那次好像翻译错了?

    “对。”林安然点点头,也不隐瞒。

    年轻男子讪讪一笑,不说话了,这位林先生毕竟是家主大人请来的大师,虽然他心里怀疑,但也不敢当面说出来。

    “翻译工作室?”

    公孙老头的眉头皱得更深,工作室的翻译,不过都是一些大众货色的普通翻译而已。

    哪怕是高级翻译,也无法和翻译大师相比,更别说区区一个工作室的翻译了。

    “秦罗,谁允许你插嘴了?”

    秦城主瞥了那年轻男子一眼,随即对公孙老头笑道:“公孙大师,虽然林先生还未崭露头角,但我可以保证,林先生的学识确实有大师水准。”

    “哦?”公孙老头有些讶异地看了林安然一眼,便没有说什么了。

    秦城主这次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必然不会开这种玩笑,想必是有把握才这么说。

    “林先生,这位是戚林戚大师。”

    秦城主继续笑着介绍那光头青年,“别看戚大师面貌年轻,实际上他比我和公孙大师还要年长,而且是翻译协会的理事长。”

    “晚辈见过戚大师。”林安然对光头青年道。

    难怪公孙老头称呼这光头青年为‘戚老哥’,看来是早就服用了小长生不老药之类的宝物。

    “不用客气,我们翻译界除了师长,没有什么晚辈前辈之分,既然秦城主说你也有大师水准的学识,那就是和我们平辈。”那光头青年戚林对林安然淡笑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我看林先生的年纪应该不大吧?”

    “是,我今年二十。”林安然微微点头。

    “二十?”光头青年诧然看着林安然,他也能看出林安然很年轻,原以为是四五十岁,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

    其他年轻男女们的表情也很精彩。

    他们也是古姜国文化的爱好者,所以才围着两位大师讨教,希望能得到大师的指点。

    原本他们知道这位林大师是出自翻译工作室,就有点难以置信,也有点不服气,现在知道这位林大师居然才二十,就更加不信了。

    “才二十岁能学多少古姜国的文化?”

    公孙老头忍不住问道:“秦城主,你确定他是翻译大师?”

    秦城主微笑道:“我也很惊讶,但林先生的确翻译过一篇姜国古语的资料,近乎完美无缺,这总不能作假吧?而且林先生也亲口说过,他也很擅长九夜家族和北休门的语言文化,至少有七八分把握。”

    “七八分把握?”

    公孙老头狐疑地看了林安然一眼,摇头道:“老头子研究了一百多年的古姜国文化,也不敢说有七八分把握,你就算是从娘胎开始研究古姜国文化,也不过二十年而已,居然敢说有七八分把握?”

    林安然微微皱眉,这老头说话也太直接了吧?

    “戚老哥,你最擅长的古姜国文化,也是源于九夜家族和北休门,你翻译起来,可有七八分把握?”公孙老头又看向那光头青年。

    “如果是生活习俗等方面的文化,我倒是有六七分把握翻译正确,至于礼仪、家法、门规等等方面,恐怕只有三四分的把握。”光头青年微微摇头道。

    “秦城主,你也听到了。”

    公孙老头对秦城主说道:“戚老哥可是研究了两百多年的古姜国文化,就算让他在古姜国生活,估计也会被当成古姜国的本地人,连戚老哥都没有七八分把握,这么一个双十年龄的小子,居然也敢妄言七八分把握?不觉得太狂妄了吗?”

    秦城主微微一怔,不禁也有点怀疑了,但还是笑道:“公孙大师,林先生毕竟是年轻人嘛,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才能,有些傲气也是正常的。”

    “其他事情我不管,但老头子这辈子都在研究古姜国文化,最见不得别人拿这方面来开玩笑。”

    公孙老头摇摇头,随即冷然看向林安然:“年轻人,或许你真的有些才能,但做人也不可太过轻狂,你的老师难道没教你吗?”

    “我没有老师。”林安然淡淡道:“更何况,如果年龄大就一定有学识和能力的话,为什么翻译大师这么罕见?为什么先天强者这么稀少?公孙大师,你难道不知道,每个人的天赋是有差别的吗?”

    他本来对这位公孙大师还是很尊敬的,即便认为这公孙大师的翻译能力远不如他,也愿意以晚辈自居。

    但这位公孙大师一次次怀疑他,以年纪说事,还直言他狂妄、轻狂。

    那么,他干脆就狂妄给这位公孙大师看看好了。

    前世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年轻,需要你指点,但不需要你指指点点!

    “天赋?”

    公孙老头冷冷道:“学识和修炼可不一样,修炼可能一朝顿悟,也可以借助外力,但学识是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区区十几年的学习,你天赋再好,再怎么天才,还抵得过数百年的研究?”

    “这有什么不可能?”林安然神色平静。

    “嘿嘿,老头子也不和你作无用的口舌之争。”公孙老头冷笑一声,将手中的一沓资料递向林安然,冷然道:“正好,这资料是我和戚老哥上次翻译出来的错误版本,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挑出多少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