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222章 离皇手段
    压抑的皇宫,离皇一步步走下阶梯,来到了离爻身前,看着安静躺在那的离爻,面无表情。

    从离皇的脸上,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所有人,却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极致的压抑气息,即便离皇并未释放威压,仅仅是那股气场,便让人无法直起身体。

    皇宫中,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丝的声音。

    这种极致的安静,便是极致的压抑。

    大离国师看向离皇,躬身道:“陛下,殿下之陨,是臣之过,请陛下赐罪。”

    他低头,没有去辩解,铁证如山,辩解也毫无意义。

    在赤龙界千叶城,他既已有了选择,便已经准备好承担这一切,担起所有罪责。

    离皇像是没有听到般,依旧低头看着离爻。

    风拂过,让皇宫诸人都感受到丝丝凉意,仿佛很冷般。

    离皇终于动了,他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摄政王、随后是离臻等一道道身影,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大离国师身上。

    “国师,朕,有何处待你不薄?”离皇开口说道。

    摄政王听到离皇之话,心中便明白。

    属于大离国师的时代,结束了。

    他可以犯很多错,唯独这样的错,是任何一位站在权势之巅的人所无法谅解的。

    这是背叛。

    也许,只要当时国师杀叶伏天,狂战一回,无论胜败,陛下,都还能谅解他。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臣有负陛下厚爱。”国师躬身道。

    “为何因一人,而负大离。”离皇继续开口说道。

    他自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他也明白,国师如此做,皆因一人,叶伏天。

    也即是曾经入大离的剑七,他无法明白,为何国师这样的人物,当初因一贤者境的后辈人物,不顾被他质疑,送叶伏天离开。

    如今,皇子离爻被杀,他依旧不肯动叶伏天。

    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不明白。

    这次他让国师前往赤龙界,便是希望他能够下定决心。

    然而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臣知陛下之期望,只是有些事,虽知,却不可为,但绝没有想过背叛大离皇朝,然事已至此,臣也不想替自己辩解,只是我数位弟子,皆只是服从我之命令,颜渊,他更是不惜身负重伤想要力保九殿下,望陛下能够宽恕,让他们能够选择自己的路,臣立誓,他们绝不会对大离有所怨言。”

    大离国师躬身,随后双膝跪地,道:“罪臣,请死。”

    皇宫上下,无不动容。

    大离皇朝离皇座下第一人大离国师,请死。

    他欲一人,承担一切罪责。

    没有辩解,没有推脱,坦然承担起这一切。

    离皇看着大离国师,眼神中有着极为强烈的失望之意,他看着对方道:“国师,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我想要的。”

    国师依旧双手趴在地上,没有说话。

    他知道离皇想要什么,也知道如何能够活命。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若他做了,便不是他,便也不会在赤龙界放叶伏天。

    “国师,你难道不应该,请求朕赦免于你吗?”离皇见国师无动于衷,目光渐渐变得更为威严严厉,一股更加可怕的压抑的气息笼罩在诸人的头顶上空。

    摄政王匍匐在那,内心却极不平静,甚至,他都隐隐有些嫉妒大离国师了。

    他当然听出了离皇的言外之意,纵然如此。

    陛下,依旧舍不得杀国师,想要给他一个机会。

    但是,国师他不要这机会。

    离皇已经是在暗示他,只要他肯请求宽恕,愿意求离皇赦免,愿意戴罪立功,愿意绝对服从为大离而战,杀叶伏天为离爻复仇。

    离皇,依然可以赦,可以继续用他。

    然而,国师没有。

    他说,有些事虽然知道,却不可为。

    为大离而战,杀叶伏天,是不可为。

    这是,一心求死吗。

    即便是摄政王都想不明白,这大离国师,他究竟在想什么?

    为何如此的执着。

    他甚至有些嫉妒,皇子命陨,国师什么都没有做,离皇都还愿给他机会。

    大离上下,恐唯国师一人。

    找不出第二个。

    他知道,若是对换身份,是他做了国师这样的事情,他这位亲侄儿,会给他机会吗?

    怕是难。

    离皇看到国师依旧无动于衷,他的眼眸终于露出一抹浓浓的失望之意。

    这已经不仅仅是赤龙界的背叛,而是国师,已经不愿为他所用了。

    “摄政王,将你离爻带下去好好安置。”离皇开口说道。

    “是,陛下。”摄政王点头,随后带着离爻的身体躬身离开这边。

    他知道,离皇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大离国师一心求死,不自救,还有谁能救得了他。

    离皇愿给他机会,他依旧不肯要。

    离皇转身,一步步走上阶梯,站在阶梯之上,俯瞰下方诸人,最终,目光落在国师身上。

    “国师,朕可以容许你犯许多错,但你却不该如此辜负朕对你的期望。”离皇看向国师缓缓开口道:“国师,背叛我大离皇朝,但念其这些年对大离所做的一切,朕宽恕其性命,允其自废修为,囚于狱中。”

    离皇的声音并不大,然而他意念笼罩整座离皇城,一道声音,传遍离皇城。

    这一瞬间,离皇城中,无数人心头狂颤不止,掀起惊涛骇浪。

    这一天,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大离国师背叛一事,关注着那座皇宫。

    但如今,离皇亲自传话天下人,宣告大离国师叛逆之罪,纵然那些不愿相信之人,也都面如死灰。

    国师,真的背叛了大离吗?

    他们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有种窒息之感,极为难受,尤其是那些国师的崇拜者。

    多少年来,无数后辈人物,皆以大离国师为标杆,修行奋斗。

    这道声音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天塌了般。

    属于他们心中的那片天,倒下了。

    大离国师他曾在大离皇朝撑起一片天,但如今,将废其修为,下罪入狱。

    此时,在大离国院,无数人抬头看天,甚至有人跪在地上,道:“求陛下宽恕国师。”

    随后,大离国院中,陆续有声音跪在地上叩首,朗声道:“求陛下宽恕国师。”

    不仅如此,离皇城中,无数人同时为大离国师求情,只离皇宫外,便跪下了黑压压的一片。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感慨,大离,也唯有国师能够有此声望了。

    他们虽然看不到离皇,但他们知道,既然离皇意念笼罩整座城池,那么必然是能够听到他们求情的。

    国师府中,颜渊以及菲雪等人听到离皇的声音,只感觉天都塌了。

    对于国师府而言,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

    菲雪脸色瞬间惨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脚步虚浮后退,站立不稳,是颜渊扶住了她。

    她那看不见的眼睛,此刻却有泪水流淌而出,咬着嘴唇,没有哭出声音来。

    父亲,将被废修为,下罪入狱吗?

    颜渊抬头看天,他的眼睛也红了,虽然,当老师决定一人承担之时,他便隐隐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

    国师府弟子没有跪,也没有求饶,离皇声音传遍整座皇城,求饶又有何用?

    离皇,显然已经有了决断,便不可能更改,没有人,能够轻易动摇一位人皇的意志。

    “国师自认罪名,一心求死,非朕不恕,但念及国师这些年对我大离皇朝所做的一切,朕决定,册封三皇子离臻为臻王,封国师之女为臻王妃,国师府依旧保留,国师大弟子颜渊,再入大离国师,封其为大离国院院长,为我大离继续培养栋梁,入涅槃之后,准其继任国师之位。”

    此时,离皇城中,离皇声音再次传来,无数人内心狂颤。

    国师虽背叛大离,将问罪入狱,但陛下,却册封其女为王妃,而且是嫁给最出色的三皇子离臻,如若将来离臻继承大统,那么,国师之女,将母仪天下,这是何等至高无上之荣耀。

    国师之罪,不牵连后人,甚至受封。

    就连国师弟子颜渊,将来也可继承国师之位,真正可谓皇恩浩荡了。

    这便是人皇之气度么。

    皇宫中,摄政王内心也是极不平静,心中感慨陛下之厉害,这样的手段,非他能及。

    他想过很多陛下会如何处理国师府,但却没有想过是这样的方式。

    册封菲雪为离臻之妻,封王妃,离臻可是最受器重的皇子,谁会质疑陛下,只会感叹浩荡皇恩。

    而且,国师府一门皆非凡之人,陛下也都不动,甚至继续重要,将来,甚至让颜渊继承国师之位。

    菲雪入王宫为王妃,颜渊等人不可能有任何异心,而且,颜渊将来入涅槃之后,还能继续制衡大离皇族宗亲。

    这是何等精妙绝伦的棋局,陛下,终究是陛下。

    大离国师抬头看向离皇,他知道他来承担一切罪责的话,陛下暂时是不会迁怒国师府的,不一定是不想,而是不好动。

    而且,他的数位弟子,气运皆盛,和他不一样,他知道,后续发生的事情,不是他所能预知的,顺其自然。

    但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